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拜登提名台裔律師任貿易代表 對華貿易鷹派風格會否延續?


拜登提名華裔律師戴琦(Katherine Tai)任美國貿易代表。(戴琦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00 0:00

美國當選總統喬·拜登12月10日提名台裔貿易律師戴琦(Katherine Tai)出任美國貿易代表。分析人士認為,在處理美中貿易糾紛的問題上經驗豐富、戰績頗佳的戴琦如若上任,會將與中國的貿易問題作為重中之重,並在一定程度上延續特朗普政府的對華強硬立場。

出生於美國康涅狄格州並在首都華盛頓特區長大的戴琦是台裔美國人,父母為台灣移民。如果她的提名獲得參議院確認,她將成為美國歷史上首位擔此要職的亞裔女性。

戴琦本科畢業於耶魯大學,後於哈佛大學取得法學博士學位。早年間,她曾在華盛頓多家律師事務所的貿易辦公室工作。 2007年至2014年間,戴琦效力於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並自2011年起擔任對華貿易執法首席法律顧問。 2014年,她進入美國眾議院籌款委員會,並於2017年被任命為該委員會的首席貿易法律顧問。

善於團結各方的務實的問題解決者

美聯社稱戴琦是一名能夠彌合自由貿易者與保護主義者在意識形態上的分歧的“務實的問題解決者”。 《紐約時報》也稱讚戴琦調和各利益團體之間的分歧的能力。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戴琦擔任眾議院籌款委員會首席貿易法律顧問時,在國會與特朗普政府就《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定》(USMCA)的談判中發揮了關鍵作用。當時,在國會民主黨與特朗普劍拔弩張的情況下,她不僅有效調和了各方分歧,促成了這份貿易協議的通過,還成功在該協議中加入了民主黨所主張的、更強有力的勞工權益條款。她的表現給兩黨議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並收穫了來自工商業界和工會的支持。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貿易政策專家威廉·萊因施(William Reinsch)認為,拜登之所以選擇戴琦擔任美國貿易代表,是因為“有很多人告訴他應該這麼做”。

他對美國之音說:“戴琦擁有很多支持。她在貿易領域具有非常高的聲望,因為她很專業,而且能夠和兩黨內的幾乎所有人保持很好的關係”。

萊因施還認為,由於美國與別國商定的貿易協定需要美國國會的通過才能生效,所以戴琦在國會的經驗對拜登尤為重要。

他對美國之音說:“我認為她最大的附加價值是她能夠告訴總統,哪些是可行的,哪些是不可行的,哪些是國會會支持的,哪些是國會不會支持的。”

與拜登的對華策略相契合的中國通

戴琦的另一大優勢在於她比較了解中國,且具有處理與中國的貿易爭端的經驗。

作為台灣移民二代的戴琦會說流利的中文,她曾在1996年至1998年間參與了耶魯大學的一個項目,來到中國廣州,在中山大學教授英語。

在擔任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對華貿易執法首席法律顧問時,戴琦主要負責在世界貿易組織(WTO)中對中國的一些貿易行為提起訴訟。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萊因施對美國之音說:“她最大的資產是她在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從事對華貿易執法的經歷。她很了解中國人如何行事,也很了解他們的經濟如何運行。”

更重要的是,戴琦在美中貿易問題上的經驗非常適用於拜登目前所傾向的對華貿易策略:首先是團結其他國家,形成應對中國的聯盟。 2012年,針對中國限制稀土出口,美國向WTO提起訴訟。主導這項訴訟的戴琦爭取到包括澳大利亞、歐盟、日本、韓國在內的18個國家加入了集體訴訟。最終WTO判決中國敗訴,迫使中國在2015年取消了稀土出口配額。俄亥俄州民主黨參議員謝羅德·布朗 (Sherrod Brown)對《華爾街日報》表示,戴琦“非常知道如何與我們的盟友合作來實現美國利益”。

其次是在貿易談判中加強勞工問題的權重,執行更高的人權保護標準。戴琦在國會工作期間,不僅促成《美墨加貿易協定》中加入了更強有力的勞工權益條款,還推動了《防止強迫維吾爾勞動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的通過。該法案禁止進口由中國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的強迫勞力生產的產品。分析人士指出,戴琦若出任美國貿易代表,會繼續對強迫勞動以及勞工權益問題採取強硬立場。

再次,就是讓美中貿易競爭立足於美國自身競爭力的提升。戴琦認為,美國的貿易政策必須與自己的國內產業戰略協同工作。今年8月,她在華盛頓智庫美國進步中心的討論會上表示,特朗普政府的對華貿易政策主要是“防禦性的”,而美國需要更具“進攻性”的戰略。至於什麼是“進攻性的戰略”,戴琦舉例說,比如透過激勵措施,幫助美國產業擺脫對中國的過度依賴。

她說:“進攻性(戰略)必須源自我們如何能確保美國、美國工人、產業及美國的朋友,能更快更靈活地跳得更高,更有競爭力,最終能保衛我們開放的民主生活方式。”

下一個對華貿易鷹派?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戴琦在出任美國貿易代表後,會在一定程度上延續現任貿易代表萊特希澤的對華“鷹派”作風。

戴琦今年8月在美國國際法學會舉辦的一個討論會上表示,特朗普政府的貿易政策“並不是完全錯誤的”。她認為,特朗普政府推動了一些“我們需要認真對待和認真思考的實質性問題”,而且特朗普所提出的問題在本質上是“具有兩黨共識的”。

她還曾表示,美國應該在對華戰略上更加強勢。她說:“我認為,在如何與中國競爭的議題上,採取積極、大膽的措施,將得到真正強大的政治支持。”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高級貿易專家傑夫·肖特(Jeff Schott)對美國之音說:“毫無疑問,中國將是戴琦優先考慮的問題,我想她會強調執行中國現有的承諾。”

在上任美國貿易代表之後,戴琦首先要面臨的問題,就是如何處理特朗普時期留下的對華關稅和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萊因施認為,戴琦在這個問題上的態度和國會裡的民主黨一致:一方面認為特朗普政府正確地指出了美中經貿關係中存在的問題,但另一方面又認為特朗普所採取的關稅手段並非解決這些問題的有效辦法。不過拜登政府並不會馬上取消這些關稅。

事實上,拜登此前表示,他不會在上任後立刻取消特朗普的關稅或是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而是要對其進行重新評估。

萊因施說:“我不認為他們已經在這個問題上有所決定。”

另一個問題在於是否要重返特朗普政府所退出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也就是現在所稱的《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

戴琦在眾議院籌款委員會供職期間曾擔任TPP談判的法律顧問。這份經驗使得她能夠在拜登一旦決定重返CPTPP的情況下,快速上手,展開協議的重新談判,並且更清楚什麼樣的協議更能夠獲得美國國會的通過。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高級貿易專家傑夫·肖特認為,是否重返CPTPP不僅僅是貿易問題,更涉及到外交政策的問題。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萊因施也認為,重返CPTPP的壓力並不會來自戴琦等貿易顧問,而是會來自拜登的外交和國家安全顧問。他說:“他的國安顧問會告訴他,重返CPTPP很重要,因為這對於重申美國對亞太地區的承諾而言很重要。我認為,他的貿易顧問們會站出來說,不要這麼快加入,這是一個很有爭議的事情。而最後將有總統來做決定。”

萊因施預計,拜登政府會採取民主黨政府一貫的策略——先表示對現有貿易協定的不滿,並承諾要改進它,然後展開談判,之後宣布可以重新加入了,因為協議已經得到了改善。

他說:“他們會表達重新加入CPTPP的興趣,然後由戴琦來考慮如何改善現有條款,以達到讓拜登感覺可以重新加入了。”

此外,戴琦在上任美國貿易代表之後會對WTO採取怎樣的態度也是外界關注的重點。有分析人士認為,由於戴琦具有在WTO的框架內解決美中貿易糾紛的成功經驗,她會更傾向於借助這個多邊平台達成美國的訴求。而且她非常熟悉WTO的運作,並深諳其優劣之處,能夠有效推動該組織向著符合美國利益的方向改革。不過,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萊因施認為,雖然戴琦會很樂於在WTO向中國提起訴訟,但這還要取決於美國的企業能否提供有力的案子。此外,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肖特認為,由於目前美國對中國貿易政策的很多擔憂並不在WTO的職責範圍內,WTO在爭端解決中的作用將是有限的。

和拜登所提名的國務卿布林肯以及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等人不同,戴琦並沒有長期與拜登共事的深厚交情,不屬於拜登身邊的“小圈子”,她未來能夠對拜登的決策產生多大影響還有待觀察。不過對於貿易代表而言,比制定政策更重要的,是執行總統所作出的政策決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