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紀念美國女性選舉權一百週年


紀念美國女性選舉權一百週年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33 0:00

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女權主義者在美國通過組織、請願和糾察活動,為女性獲得選舉權而積極奔走呼相告。

一百年前的這個月,美國通過憲法第19修正案,女性終於獲得了投票權。

自1878年提交國會,這項修正案花了40多年的時間才被通過,然後得到四分之三個州的批准。

這場爭取投票權的鬥爭可以追溯到1848年在紐約州塞內卡福爾斯(Seneca Falls)舉行的第一屆婦女權利大會。該大會在衛斯理衛理公會教堂舉行,據估算有300人參加,其中包括廢奴主義者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Frederick Douglass)。沒有有色人種女性與會。

塞內卡福爾斯的這所教堂現在是“女性權利國家歷史公園”的一部分,用以紀念女性權利運動的發源地。

代表中包括伊麗莎白·卡迪·斯坦頓(Elizabeth Cady Stanton),她是《感情宣言》的主要撰稿人。在大會上宣讀的這份宣言要求男女平等,包括女性的投票權。

該歷史公園的負責人安德里亞·德科特(Andrea DeKoter)告訴“美國之音”,《感情宣言》模仿了美國的《獨立宣言》,但“人人生而平等”被改為了“男女生而平等”。

德科特指出,1870年通過的第15修正案僅賦予非裔美國男性投票權。但是,當女性為他們自己的選舉權奮鬥時,由於白人選舉權主義者將黑人女性排除在外,“女性權利運動中存在著巨大的分裂和種族主義”。

“因此,在過去200年的時間裡,黑人女性在自己的組織內部組成了一個平行運動。”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歷史教授瑪莎·瓊斯說道,她著有《先鋒隊:黑人女性如何打破壁壘,贏得了投票並堅持全民平等》一書。瓊斯還說,這些運動包括“教堂會議、民權組織和反奴隸制協會”。

一些州已通過他們的婦女選舉權立法,但女性權利活動人士爭取的是一項全國性的修正案。他們認為:“美利堅合眾國或任何州都不能因性別而拒絕或剝奪美國公民的權利。”

新活動人士

20世紀初期以來,隨著女性角色的變化,新一代年輕、意志堅定的女性在繼續這種抗爭。

“她們是大學畢業生,佔勞動力的四分之一。”女性選舉權歷史學家、《選舉權:女性爭取投票權的長期鬥爭》一書的作者艾倫·杜波依斯(Ellen DuBois)說。

“她們是獲獎的作家、詩人和藝術家,”杜波依斯補充說。

到1916年,這些選舉權主義者加強了他們的抗議活動——組織遊行、靜默守夜和絕食抗議。同時,他們也受到騷擾和嘲笑。

杜博伊斯說:“他們公開發表關於女性選舉權的演講,以凝聚男性觀眾,並在午餐時間,走進工廠門口的男性群體中,而且他們經常能贏得男性的支持。”

運動的勢頭在壯大,伍德羅·威爾遜總統(Woodrow Wilson)也改變了他的立場,在1918年支持該修正案,這最終使該修正案兩年後獲得通過。

女性選民聯盟表示,一個世紀後,許多女性仍然面臨選民壓制,包括“對合格選民施加歧視性的選民身份證和公民身份證明限制,減少有色人種投票站的時間,並非法從選民名冊中清除選民。”

女性選舉權的支持者們說,上述和其它不平等現象可以通過《平等權利修正案》加以解決,該修正案是在女性獲得投票權三年後於1923年在國會提出。 《平等權利修正案》於1971年獲得眾議院批准,並於1972年獲得參議院批准。在截止日期之後數年,2020年1月,四分之三的州批准了該修正案。

女權多數基金會主席埃莉諾·史密爾(Eleanor Smeal)聲稱,如果移除截止日期,規定“美利堅合眾國或任何州不得以性別為由拒絕或剝奪法律規定的平等權利”的修正案則有望成為憲法的一部分。

斯邁爾說,就像為爭取投票權而抗爭的女性一樣,“《平等權利修正案》非常重要,因為它確立了憲法之下,所有女性有平等權利的原則。”

她解釋說,除平等權利以外,該修正案還將消除報酬、教育和保險方面的歧視,並有助於防止對女性施暴的行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