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世界愛滋日:回顧醫療進展為帶原者去污名化

  • 美國之音

world AIDS Day

12月1號星期五是世界愛滋日。世界衛生組織提倡普世健康保險,希望能幫助全球3千6百70萬愛滋病帶原人口。

惠特曼·瓦克中心病患與同儕導師托尼·伯恩斯說:“ 在美國華盛頓身為黑人愛滋病帶原者並不容易。我的故事起源於惠特曼·瓦克這裡。我在1990年7月13日被診斷帶有人類免疫缺乏病毒(HIV)。我記得我的醫生告訴我,也許你可以活到50歲,但你活不到60歲。很多我愛我關心的朋友們,大多數也都死了。我籌備了兩次我的葬禮。我選好了自己的墳墓。所以我看過HIV的好、壞、醜陋與絕望。我知道我可以相對感到自在地來這裡。我不會因為我是一位愛同性的男人而被污名化。”

惠特曼·瓦克中心社區研究主任梅根·寇曼 說:“惠特曼·瓦克診所原本是一個設在教堂地下室的性病診所,這家診所應對HIV危機,而且真的能夠在帶原者的親友和其他人拒絕他們的時候不離不棄。緬懷那些已經離我們而去的人是現在我們所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

惠特曼·瓦克中心病人與志願者德里克·“草莓” ·庫克斯 說: “我大概從兩年前開始來到惠特曼·瓦克中心,因為我想要到一個年輕的LGBT人士感到自在的地方。我已經確診攜帶HIV六年了,也有六年測不到。”

惠特曼·瓦克中心社區研究主任梅根·寇曼 說:“在照護HIV陽性的病人方面有著驚人的醫療進展。二、三十年前,相關藥物比較少,所以說,研究以及聯邦政府與學術機構支持開發新藥品真的很重要。現在我們有一天一顆藥的療程,毒性和副作用都非常小,帶原者能夠活得健康、快樂而且過上完全常態、跟其他人一樣的日常生活。”

惠特曼·瓦克中心病人與志願者德里克·“草莓” ·庫克斯說:“我服用一種叫做捷扶康(Genvoya)的藥。每天睡覺前吃一顆。對我就像是吃維他命一樣。”

惠特曼·瓦克中心病患與同儕導師托尼·伯恩斯說:“我用過HIV第一代用藥AZT,效果不太好,很多人,包括我自己也是,因為受不了藥物的作用而生病。現在好多了。年輕人一天一顆藥。那是個奇跡!現在還有預防性投藥(PrEP),我們真的在往根除HIV的方向邁進,我相信這會成真。”

惠特曼·瓦克中心病人與志願者德里克·“草莓” ·庫克斯說:“這不再是一個那麼糟的疾病,你患了病也可以生活。如果我們不管是有沒有帶原都能站在一起,我們可以去除污名,更多人能作檢測,我們也真的能夠消滅整個疫情。”

惠特曼·瓦克中心社區研究主任梅根·寇曼 說:“我認為,尤其對世界愛滋日以及今年12月1號的意義來說,最重要的是人們必須要瞭解HIV還是存在的,它需要關注,需要資源和支援。我們可以改變這個論述,我們可以改變談論HIV的方式,我們可以說那是你一天吃一顆藥的事。“測不到”(undetectable)的意思是你不會傳播病毒。我們可以說我們在預防和參與方面做出了改變,怎樣看起來是陽性或陰性。以及愛、關係、性以及親密在2017年該是什麼樣子。我們需要談論這個話題。12月1號的重要性在於我們要談這個話題,公開地、誠實地談。你談得越多,就越能減少污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