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吾爾開希:西方若不能予以痛擊中共政權就可能撐下去


2021年10月1日,哈德遜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努里·圖凱爾(左)主持與人權活動人士吾爾開希(右)的座談(視頻截圖)
吾爾開希:西方若不能予以痛擊中共政權就可能撐下去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40 0:00

在中國慶祝十一國慶之際,中國異議人士吾爾開希星期五(10月1日)呼籲美國領導的西方國家要在人權、民主等普世價值問題上突破中國所謂“不干涉內政”的外交設限。他還警告,西方國家如果不能在外交、經濟等問題上打擊北京痛處,中共政權就有可能撐過國際間的反彈。

“六四”天安門運動學運領袖吾爾開希在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的的座談上說,希望通過與中國接觸、將中國帶向民主是西方國家犯下的錯誤。他說,這個錯誤基於西方國家在天安門事件後作出的兩個假設:第一個假設是,認為經濟上接納中國將催生龐大的中國中產階級、促使公民社會的建立、進而最終將中國推向民主。

吾爾開希接著說,第二個假設是,即便助長了專制獨裁政權,其不良後果也只會限制在中國境內。他說,如果說第一個假設是天真的,第二個假設是非常自私的。

吾爾開希說:“不幸的是,世界目睹了這兩個假設的錯誤,無論天真與否,它們都錯了:中國沒有從經濟增長中誕生公民社會,更不用說民主、法治、開放社會、開放媒體、自由集會……所有這些我們曾經期望會催生民主的東西都沒有在中國發生。”

他說:“然後隨著經濟的增長,中國、中共政權成為了對世界的直接威脅。當然,我們知道,因為科技、互聯網科技進步和世界金融體系(的影響),你不能再把一個國家限制在自己的邊界之內。因此,中國的影響力超越了國界。他們還想把他們的價值觀注入到我們的日常生活。”

他說,當世界開始依賴一個無視普世價值的專制政權時,這個政權就會獲得極大權力,並利用其地位進行“掠奪”。

“我們看到了一個可怕的政權,它不僅鎮壓自己的人民,還拒絕公民社會提出的任何對話要求……他們監禁人權律師;當香港人在七年前、甚至更早之前走上街頭,要求對話時,中國政權拒絕了他們;當達賴喇嘛尊者和西藏人民要求對話時,中國政權也拒絕了。”吾爾開希說。

吾爾開希說,即便是像伊力哈木·土赫提那樣的溫和派的維吾爾人提出與中國政府就“如何以最文明的方式進行統治”進行對話時,也被中共拒絕。

他說:“當國際社會和美國領導的西方民主國家能夠與中國展開對話的時候——因為中國經濟畢竟需要世界——國際社會非常不幸地錯過了這個機會。現在,當國際社會說不行、你不能如此對待香港人和維吾爾人,中國政府說,我們不再需要聽你們的意見,也不再需要進行我們一開始就從未想要的對話。”

美國等西方國家正在團結對抗中共政權國際作為問題上逐漸達成共識。皮尤研究所今年三月的民意調查顯示,70%的美國人支持,即便有損美國經濟,美國需要在中國人權問題上拿出更強硬姿態。

“但是,我們不要忘記中國共產黨的本色,或者說其最真正的本質。”吾爾開希說:“他們基本上是一個犯罪集團,我一直用搶劫這個詞(來形容)。他們是土匪,所以他們有一種土匪的心態。說到其核心,那就是貪婪。他們無法停止自己的貪婪。”

“(中共的作為在國際)起到了反作用。但對於他們來說,緊接著下一個問題是:'我們能撐過去嗎?'”

他說:“直到全世界意識到,世界正在與一個強盜政權打交道,然後真的以此對待他們,用他們(中共)懂的語言,真的去打擊其要害。在那之前,對於中共能不能撐過國際反彈的問題,也許答案是肯定的。

吾爾開希還為美國如何應對中國“戰狼外交”提出建言。

“我認為美國政府和美國領導的西方民主國家必須學會一件事:不要用中國那套言辭與中國政權進行辯論。比如,當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的發言人——他們很枯燥,他們的聲明很重複——一直說你不能干涉中國的內政。當他們這樣表示的時候,美國政府要說:我們要干涉……當你的國內事務影響我們的生活時,我們就有權干涉。”

目前擔任台灣立法院人權促進會秘書長的吾爾開希本週三在華盛頓拜會了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

吾爾開希在其臉書上表示,他與佩洛西的會談持續了約40分鐘。他說,佩洛西向他表示,人權是美國的一個跨黨派議題,是她“心中最在意並希望留下的傳承”,並表示台灣是她“心中極為特別的地方”。

近年來,中國當局除了強調中國是“和平崛起”,不會威脅世界;也多次將矛頭對準美國。這個月初,中國外長王毅在與美國氣候特使克里對話時,指責美方對中國做出重大戰略誤判,要求美方“停止滿世界圍堵打壓中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