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逃離疫區武漢,是對還是錯?


武漢封城後漢口車站關閉。(2020年1月23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36 0:00

繼中國武漢市政府做出了史無前例的封城決定後,更多武漢周邊的城市也開始封城。有的人在逃離還是堅守之間難以抉擇,有的人在封城前毅然逃離武漢。這種出逃的做法引發了一些網民的質疑、指責甚至是詛咒,但也有不少人對此表示理解,並為武漢人打抱不平。有網民擔心,被封的武漢會出現人道主義危機。

一作家形容連夜逃出武漢是“一夜驚魂”

在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出現急速擴散的趨勢之際,武漢疫情防控指揮部在1月23日凌晨做出了自1月23日10時起封城的決定。很多人趕在封城之前逃離這個城市。

一位在推特上署名為思文的中國獨立作家在封城前帶著外婆和岳父母乘飛機逃離了武漢。他在推文中把自己逃出武漢的這個經歷形容為“一夜驚魂”,說他經歷了從所未有的緊張,緊張的程度遠超他前年海祭時的逃難。

思文對武漢市政府深夜發布封城的消息感到很憤怒。

他說,“政腐,深夜發布封城消息,無恥,混蛋,去死!”

一條推文引發熱議,有人表示理解和支持,有的責備甚至詛咒

思文帶著家人逃離武漢的做法在推特上引起了很多討論。

一位網友出於關心的問道:“有否想過逃出去未必等於安全?在家也許更安全?路上啊,人多、辛苦。”

不少推友對他表示支持。一位推友說,“換作是我也會這麼做。”

網友“夢中人”說,“逃離是對的,沒人認為你是自私的,為這個邪惡的政權賣命不值得!”

一位叫Mstar的推友也對武漢人出逃明確表示支持,原因是“目前為止看不到任何應對封城後的物資供應和隔離消毒計劃”。

網名“獨行俠”更是單刀直入:“在武漢等死?武漢即將面臨人道主義危機。”

有的網民對這種出逃的行為表示理解。

一位叫李鳴濤的推友說,“因為政府防疫失敗,所以,健康的武漢人有權利出逃;因為在當地不能得到恰當的救治,即便得病的人出逃,從人性的角度設身處地地想,也是可以理解的。”

這位推友對外地人懼怕武漢人逃離也表示理解,認為全部的錯都在政府。

但是思文出逃武漢的做法引發了不少人的質疑與責備。

一位網友在留言中說,“你這樣做也有問題吧!”

另一位質疑說,“你沒攜帶病毒出逃吧!目的地哪裡?你要為疫情擴散做貢獻?”

還有一位網友發出了這樣的感慨:“不知會有多少人通過各種關係、各種渠道、各種手段逃離……”

有一位推友不光是責備,而是進行詛咒:“民智未開自私的帶菌者,鬼門關將為你們大開。祝你們死的快,不要到處傳染別人。”

思文:出逃後在郊區自我隔離兩週,不高尚也不猥瑣

針對這些質疑與指責,思文表示,他們已經通過嚴格檢測沒異常症狀才落地外省,並主動和家人一起在郊區隔離兩週,防止意外出現。

他在推文中說,“我認為為了年邁的親人不被感染,逃離和隔離這是人性且負責任的公民做法。我不高尚也不猥瑣。”

即使採取自我隔離措施,有一位網民仍然是不依不饒,認為從目前看到的信息來看,在疫區裡,誰也不知道誰是健康的,而且還存在另一種更大的可能,即即使沒有任何病症,也會成為病毒的宿主並成為傳播源。這位網友說,“因此在現在這個時候離開,其實真的是很自私。”

一位推友認為,逃還是不逃,的確是一個兩難的問題。

這位網友在推文中說,如果“出逃”的人中混有感染者,這會導致感染的地區和人群加大。但是另一方面,由於武漢的醫療資源難以容納全市的確診患者和疑似患者,在一定的隔離環境下轉移出去,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緩解武漢市的醫療資源的緊張,所以特別兩難。

王丹:責罵武漢人是不講理

1989年天安門學生運動領袖王丹也加入了這場辯論。他認為,不少人在武漢封城之際連夜逃離武漢,增加了疫情擴散的機會。但他同時也認為,網民因此責罵武漢人也是“不講理”。

他在推文中說,“中國這麼大,難道就武漢人特別自私?我們應當將心比心,如果同樣情況發生在你所在的城市,你會不會做出同樣選擇?”

在他看來,這恐怕才是比肺炎更嚴重的挑戰。

封城的做法引發不同反應

在武漢市政府為防止疫情擴散做出封城決定後,有人為這個決定叫好,但是也有人對這種做法提出質疑,認為武漢官方封城的做法“更像恐慌式應急反應,很多危機應對措施以及全國性醫療資源都沒有有效導入”。

一位網民說無法為封城的措施叫好,因為“難以想像被病毒威脅的千萬武漢市民被圍城後的恐慌、沮喪和憤懣”。

異議人士王愛忠也為武漢市民打抱不平。

他發推說,“從開始時的嚴密封鎖消息,到十幾天前的掉以輕心,認為病毒只是有限的人傳人,可防可控,再到今天驚慌失措的封城,短短只是半個月的時間。現在卻要武漢一千多萬市民為專制政權的自私和無能承擔後果,這對武漢市民來說實在不公平。”

在武漢封城後,網上出現了要關注封在武漢城裡的人的安危的呼籲。武漢市裡的物價已經開始飛漲。

世界衛生組織駐華代表高力醫生表示,封鎖1100萬人是公共衛生歷史上沒有先例的。這次封城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以來的首次。有網友說,武漢市上一次封城是1911年10月10日的辛亥革命武昌起義。

更多的城市加入封城的行列

除了武漢、鄂州、黃岡以外,赤壁、仙桃、枝江和溫泉等城市也相繼採取了封城的舉措,導致一些人逃離了武漢後被封在自己家鄉之外的城市,進退不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