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俄羅斯繼續加強檢查中國遊客


莫斯科市中心的一處購物街,武漢肺炎或減少去當地的中國訪客數量。(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11 0:00

俄羅斯繼續加強檢查中國遊客,並採取其他措施應對新型冠狀病毒傳播。當地許多評論認為,在中國極力擴充軍備,打造“強國盛世”之際,中國應拿出更多資源關注民眾健康。而中共最初處理武漢肺炎的手法更讓人聯想到推動蘇共垮台的切爾諾貝利核事故。

俄羅斯旅遊業者協會宣布,從1月28日起,俄羅斯開始不接待團組中國遊客。當地旅遊界認為,來俄中國遊客能佔俄羅斯旅遊市場大約18%的份額,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和擴大,無疑將嚴重打擊俄羅斯旅遊市場,許多餐館,酒店,特別是莫斯科和聖彼得堡兩地的博物館,以及高檔商店的收入今年都將大幅減少。
俄羅斯健康衛生部門說,現已開始對每一位來自中國的入境旅客實施檢查。

濱海邊疆區首府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原計劃今年輸入500名中國工人參加當地兩處酒店大樓施工,但主管遠東事務的副總理特魯特涅夫星期三表示,在武漢肺炎疫情沒有穩定之前,暫時不會批准配額,讓這些中國工人入境。
俄羅斯移民部門負責人卡扎科娃說,可能會要求對入境俄羅斯的外國人實施醫療檢查,並要求提供相應醫療證明文件。

幾家俄羅斯大型旅行社已開始從海南撤走俄羅斯遊客。俄羅斯外交機構正與中國商討從湖北撤走170多名俄羅斯僑民的可能,多數人是留學生。

俄羅斯總理米舒斯金27日專門召開內閣會議討論應對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同時決定組建相應的行動指揮部,成員包括副總理,以及衛生健康,安全,交通,外交和民航等部門的負責人。總統普京29日也會晤了相關部門負責人,討論了應對措施。

中國遊客較多,以及與中國相接壤的許多俄羅斯地區也紛紛成立應對新型冠狀病毒的行動指揮部。莫斯科市長下令藥店和醫院準備更多的設備和物資,讓專門醫療小組隨時待命,並加強檢查遊客集中的酒店等設施。

在法國和德國發現感染病例後,俄羅斯主要航空公司,烏拉爾航空公司29日宣布取消烏拉爾地區幾個主要城市與巴黎、慕尼黑等歐洲一些大城市之間的直飛航班。

莫斯科一家專門針對中國東正教信徒的教堂決定,從28日起,每星期祈禱一次,為武漢疫情肆虐下的民眾保佑平安。

俄羅斯韃靼斯坦共和國首府的喀山機場新聞處說,一架29日飛往三亞的空中巴士客機向中國運去了5噸醫療口罩等援助物資。

俄羅斯衛生健康領域的官員說,目前正與中國在相關領域密切合作。俄羅斯駐廣州總領事館29日發表的一份聲明說,兩國已開始合作,研究針對新型冠狀病毒的疫苗。中國已經把病毒的基因排列圖轉交給了俄羅斯方面,這可讓俄羅斯完善測試手段,檢測病毒的時間會大大縮短。

俄羅斯目前尚未發現任何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病例。但許多俄羅斯民眾已經減少在阿里巴巴等電商平台上採購中國商品。俄羅斯有關部門同時也加強了來自中國貨物,尤其是食品的檢查。

武漢等地“封城”後,當地醫院醫生情緒崩潰,病人排長隊等候治療,醫院中的混亂無語和交叉感染,以及民眾的無助和官員的無能,相關視頻、照片以及許多評論在俄羅斯社交媒體上都被廣泛傳播。

當地許多評論認為,武漢肺炎也暴露了沒有獨立新聞媒體和中國中央集權機制,以及中國公共衛生和健康領域的嚴重缺陷。商務諮詢網說,這非常好地顯示了中國管理體制的問題。

著名媒體人和歷史學家穆列欽說,與17年前發生SARS病毒時相比,中國現在更加強大也更富裕,但中國卻把大量資源都用在擴充軍備,打造遠洋海軍等領域。中國真應該投入更多資源改善自己的公共衛生和健康體系。

對比武漢肺炎,另一位著名媒體人加納波里斯基在他所主持的電台節目中說,他能感受到那種恐慌和無助情緒,因為他記得切爾諾貝利核事故發生時情況,他親眼見到人們當時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該怎樣和逃向哪裡避難。

1986年4月26日,位於烏克蘭的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發生爆炸,造成嚴重發射性污染,但蘇共當局極力掩藏真相,直到36小時後才發布簡短事故報導,根本不提對民眾健康的威脅。

當時五一節鄰近,為了營造盛世場景,蘇共當局不顧民眾生命安全,甚至組織污染嚴重的附近地區,以及基輔和明斯克等地居民上街遊行慶祝。後來北歐等國監測到來自切爾諾貝利的放射性污染後,蘇共當局才被迫逐步公開真相,但喪失了最初的寶貴時間。蘇聯宣傳機器當時還攻擊西方媒體詆毀和抹黑蘇聯。
切爾諾貝利核事故被認為間接推動了後來蘇共垮台和蘇聯解體,以及烏克蘭全民公決支持獨立。

時事評論人士尼科里斯基說,看一下近一個星期前中國官媒的主要新聞,當時對武漢肺炎的提及不多,如此危機時刻,報導還都圍繞著習近平的活動和講話,傳統的電視“春晚”上,同樣是一片歌舞昇平。中共的處理手法同當年蘇共處理切爾諾貝利非常相似。

尼科里斯基:“切爾諾貝利核事故後,附近污染地區的民眾唱著歌,呼喊口號參加五一節遊行,人們不知道自己的健康受到威脅,因為當局對他們什麼都沒講。後來他們被突然撤離,那簡直是災難。但也正是切爾諾貝利之後,蘇共完全喪失了權威,形象掃地,共產黨機制一步一步走向垮台。”

尼科里斯基說,俄羅斯與中國密切合作,加強控制媒體和互聯網。但越是缺乏新聞自由,沒有監督,就越容易發生像武漢肺炎,切爾諾貝利那樣的悲劇和災難。

莫斯科卡內基基金會的文章認為,應對武漢肺炎疫情,更是對大權空前集中的習近平體制的一次挑戰和考驗。這次事件或是能讓這個體制陷入危機,但也可能使這個體制贏得更多支持。

也有評論人士注意到,與17年前相比,中國最近幾天對武漢肺炎非常開放透明,但也讓人質疑,應該多大程度相信中國官方的說法。一家俄羅斯主要電台說,目前主要信息都出自中國官方之口,中國正在主導和控制有關武漢肺炎疫情的輿論和風向。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