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連判兩加拿大人 北京“人質外交” 能換回孟晚舟嗎?


加拿大駐華副大使倪傑民就加拿大公民斯帕弗被中國法庭定罪判刑一事發表講話。 (2021年8月11日)
連判兩加拿大人 北京“人質外交” 能換回孟晚舟嗎?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08 0:00

在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的引渡案進入最後庭審階段之際,中國法院接連宣判兩名加拿大人。遼寧高級人民法院8月10日維持了對被判走私毒品罪的加拿大公民謝倫伯格的死刑判決。一天後,丹東中級人民法院以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判處另一名加拿大人邁克爾·斯帕弗(Michael Spavor)有期徒刑11年並驅逐出境。他是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後,中國當局逮捕的“兩名邁克”(Two Michaels)之一。另外一名“邁克”是前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

-中國當局對兩名邁克的拘押和審判以及謝倫伯格從重判處死刑被國際社會廣泛認為是一場“人質外交”。中國當局維持對謝倫伯格的死刑原判並判處斯帕弗11年徒刑想要釋放什麼信號,是想藉此繼續給加方施壓,還是“人質外交”不成想“撕票”?

法律學者、獨立時評人虞平認為,中國當局在孟晚舟引渡案進入最後關鍵時刻審判三名加拿大人是在為孟晚舟的案子製造談判籌碼,是把事件政治化的起點。

他說:“中國對加拿大三名被告的審判,特別是對謝倫伯格的死刑審判,是把孟晚舟引渡案政治化的一個法律上的起點。中國一直指控西方政治化這個案件,中國其實在這個問題上是始作俑者,這是第一點。第二點,你可以看到非常有意思,第一審完了之後,按照中國的法律程序應該是二審終審制,所以才有第二審。所以中國在謝倫伯格的案子製造了一個談判的籌碼。這個籌碼可以用兩次,第一次就是現在這個關鍵時候,也就是二審。二審可以對死刑進行firm(批准),可以駁回上訴。但是中國死刑有個特別程序,就是複核程序。那是第二次籌碼的使用。即到最高法院,謝倫伯格的案子,可能死刑是不復核的。所以說它是籌碼可以被用兩次,在法律意義上就是這個意思。昨天斯帕弗被審理判了11年,是另外一個籌碼的出現。因為他沒有被審理之前,一切都是可能的,包括直接驅逐出境都是可能的。現在進入法律程序,並且被叛重刑11年,也是以非法搜取情報罪,所以目前它又製造了第二個籌碼。從法律上講,中國沒有明顯違反法律,但是在法律的操作過程上,是個非常罕見,而且沒有任何正當化理由,在這點上講,我們說它就是一個政治上的操弄,這個操弄就是製造談判的籌碼。”

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在得到斯帕弗被判刑11年這一消息後隨即發表聲明,稱“中國對斯帕弗的定罪和判刑不公正,絕對無法接受。”他說,中國當局“對斯帕弗實施了兩年半的任意拘押,其司法程序不透明,法庭審判達不到國際法規定的最低標準。”

加拿大外長加諾對記者說,“這個判決不會削弱我們爭取立即釋放斯帕弗和康明凱的決心。”他還表示,加拿大依然在與美國和中國進行緊張的談判,爭取釋放斯帕弗和康明凱。一位了解與美國談判的消息人士透露說,談判完全是為了爭取釋放兩名加拿大人,與孟晚舟的案件沒有任何關係。

美國資深媒體人魏碧洲認為,從司法角度來看,不管孟晚舟怎麼辯解,證據已經相當明確,她就是通過星通公司跟伊朗進行交易,違反美國對伊朗的製裁,從加拿大角度來講,她當然會被引渡到美國。

他說:“孟晚舟如果要離開或雙方之間有任何實際的談判行動,孟晚舟必須要認罪。至少在加拿大她必須承認,或者放棄抗告,直接被引渡到美國。否則她不可能在加拿大被放走。這是一個絕對的情況,因為主要的權力不在加拿大。現在中共所做的事情就是陸續把這三個人的罪名定下來了,下一步就是跟美國最後來談。如果孟晚舟達成認罪協議,可能明年以後,這樣會產生所謂雙方交換的可能性。”

法律學者虞平認為,孟晚舟被判引渡到美國已經沒有懸念,而導致出現這一局面的根本原因在於中國的犯下的戰略錯誤。

他說:“孟晚舟案已經沒有懸念了,就是要引渡回來(美國)了。背後的問題在於,西方整個法律體制受到了極大挑戰。我覺得中國犯了一個最大的戰略錯誤,就是把這樣一個很簡單,可以從法律層面解決的問題,上升為國家戰略來進行對抗,而且導致自己無法下台。這是一個非常重大的失誤。其實兩年前我建議過,雙方要進行辯訴交易,最快地解決,把這個問題的損失縮小到最低。不光是對華為,也是對兩國關係。可是這個事情被不斷擴大,我覺得跟當前中國的民族主義和政府要操弄民族主義,增加它的合法性有關,導致現在沒有辦法下台。華為其實在科技領先方面已經被打壓了,實際上目前它很難再有突破。所以對美國或西方國家來講,它的戰略用意已經達到了,它不會再進一步去為這些小事去做。但是由於中方把這個問題抬到一個層面上來挑戰整個司法體制,整個法律體制,整個西方的信譽。所以美國、加拿大沒有直接下台的機會,只有把這個問題進行到底。”

資深媒體人魏碧洲認為,最終美中加三方應該還是能夠就孟晚舟和三名加拿大人、特別是“兩名邁克”達成協議,但前提必須是孟晚舟至少承認部分罪名。

他說:“打擊華為的這個戰略意義基本上已經達到了,現在的情況是,如果孟晚舟現在回來,美方現在要做的是達成某種程度的妥協。因為西方國家特別是加拿大,包括美國,絕對不忍心看到康明凱、斯帕弗、謝倫伯格,一個被槍斃,另外一個在監獄坐牢十幾年,從它們對人性的尊重來講,它們知道這個事情是沒有辦法容忍的。所以基於人道的原因,在司法尊嚴完整的情況下,我覺得會做出妥協。這也是為什麼說引渡會成功會過來,過來到紐約東區法院後,在實際開審之前會有很多pretrial,motion等各種不同東西發生。在這個過程中,我覺得會達成某種程度的妥協。但是最大的基本要件還是孟晚舟要認罪。從認罪的角度,檢方可以把譬如原來的二級認罪變成減罪,最後用罰款的方式讓雙方能夠下台。重點是把加拿大的三個人都成功地救回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