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時事大家談: 中國官媒集體嗨翻,美式民主當真破產?


时事大家谈: 中国官媒集体嗨翻,美式民主当真破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30:00 0:00

時事大家談: 中國官媒集體嗨翻,美式民主當真破產?

時事大家談: 中國官媒集體嗨翻,美式民主當真破產?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32 0:00

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支持者衝擊國會大廈的暴力事件震驚全世界,中國官媒反應尤其強烈,大小媒體一齊動員,集體嗨翻,歡呼“世界正在見證美式民主的製度性危機”,“美式民主正在全世界面前丟醜、破產”,“美國大選扯下美式民主的最後遮羞布”。

國際觀察人士評論,國會山的流血事件給了習近平一個難得的機會,希望讓中國人相信,他的專制極權制度更為優越。

美式民主究竟有沒有陷入危機?延續200多年的美國民主體製過去如何應對混亂與分裂?美國民主制度的韌性和修復能力體現在哪些地方?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認為,2020年的美國總統大選雖然存在一些爭議,但根據現在已經披露出的證據、法庭訴訟以及媒體廣泛的報導,應該可以基本上排除這次大選存在所謂大規模“舞弊”的情況,而且在各種紛爭、謠言、假消息和司法挑戰下,美國的選舉反而體現了它的韌性。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表示,以法治原則為保障的美國民主體制在這次風暴中彰顯其優勢,而且美國司法和選舉制度的健全可以確保選舉可以公平、公正地進行。

他說:“本身美國三千多個縣市獨立的、各自的、有兩黨建立的中立的選舉委員會在進行這些運作,這就保證沒有任何一個政黨可以控制它。另外可以看到整個選舉程序,因為是在全國各地多元地進行,最後把它匯總上去。這樣的話有輿論監督,有媒體、各種法院,包括司法部都可以去核證。所以有人要去作弊,風險是非常大的。我們參加過投票,這種投票過程在美國基本上都是性格簽名,跟蓋章比風險反而更小。最後一個就是司法制度,因為美國的司法制度不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所以美國的法院不是由一個總統,也就是說不是由現任的川普總統全部任命的。它是由不同年代,甚至有的人可能已經任職幾十年了,在不同的總統任期下,也有民主黨也有共和黨。所以在這種司法論證的程序過程中就沒有一黨可以一手遮天。再加上在美國,民主的最終體現就是選票。到底是要點人頭還是殺人頭,是要用子彈還是要用選票來決定。美國的選舉最基本的就是點人頭、用選票,而不是殺人頭,槍桿子裡面出政權。它的民主的基本保障就是法治原則,而整個法治原則形成一個獨立的體系,包括法學院和法學系統都形成了一個獨立的忠誠憲法的體系。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今天的美國的法院行使的權力最終是忠誠於美國憲法。而美國憲法是兩百多年前由國父花了幾個月的時間最後把它推敲出來的,當時做為世界上第一部民主自由的憲法,它最重要的目標就是防止由專制者、暴君復闢把美國第一個民主自由的憲法毀掉。所以我覺得這些這次都起了作用,彰顯了美國民主在這次風暴中存活下來,而且能夠顯示它的優勢。”

本次美國總統大選最讓中共官媒興高采烈、幸災樂禍的莫過於嘲笑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希的“美麗風景線”一說。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等人以極具嘲諷性的語言批評美國對本國和香港暴力事件的所謂“雙重標準”。

但《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表示,中國官方和官媒借“美麗風景線”來諷喻美國國會大廈被沖擊事件是移花接木、栽贓造謠。

他說:“華春瑩、胡錫進純粹是移花接木、栽贓造謠。在前年'反送中'運動中,佩洛西確實兩次講到'一道亮麗的風景線'。第一次是在六四,她是在讚揚香港維園六四燭光晚會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線'。另外一次是在前年6月19號,她看到6月16號香港200萬人和平大遊行之後很感動。她在一次早餐會上又談到,把這件事稱為'一道亮麗的風景線'。她一直堅定地支持港人的和平抗爭。同時一再告誡一定要堅持非暴力,要記住甘地、馬丁路德·金的成功的經驗、成功的典範。除了她之外,美國駐港澳總領事唐偉康在7月1號那天,因為香港出現勇武派衝擊立法會,在當天唐偉康就表示對這種行為非常失望。然後包括美國副總統彭斯、蓬佩奧都多次講話一再強調我們支持港人的非暴力和平抗爭。而且說,對任何一方的暴力,我們都不能接受。一直到最後,前年11月,美國國會要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時候,還通過了一個《香港關係法》的修正案。其中有一句本來講的就是'支持港人自由集會和抗議的權力',特地再加了'和平'兩個字。其實本來這話的意思就是支持和平。但是它為了提醒大家,特地把它改成了'支持港人自由集會和和平抗議的權力'。可見美國方面一直是堅持這個態度,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認為,美國華文媒體上出現的各種有關這次美國大選的亂象,包括對美國民主制度和候選人的抹黑、造謠或許都與中共在背後的操作有關。

他說:“必須指出,在這次整個大的媒體的操作過程中,有一個中共掌控的'紅磨坊'在裡面不斷地運作。它們磨得慢、磨得細、磨得精,它們不斷在裡面添油加醋,各種填料。所以我們看到很多假新聞,很多謊言,很多非常下流的對美國,尤其是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現在當選總統和副總統候選人現在當選副總統進行人身的、惡意的、下流的攻擊,我認為這是中共在整個美國選舉中押的第三個寶。第一個寶,他們以為如果特朗普贏,他們也可以跟特朗普搞定。只要是特朗普需要錢,他的家族需要錢。第二如果拜登贏,拜登也容易搞定。拜登是老政客,比較可以預測。而且有特朗普做為備用在那兒攪局,總歸讓美國難有有效的政策。兩個人不管誰贏,一定不要讓這個贏的過程非常輕鬆順利。所以中共就在不斷在美國投票選舉和最終總統就任的50來天,不斷攪局,散步各種流言蜚語。最終是想把美國的民主和西方的民主抹黑,搗毀。所以我認為這裡面有中共大磨坊在高速運轉。”

==========================================

嘉賓和觀眾聽眾發表的都是個人觀點,並不代表美國之音。
==========================================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