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洪水災情 似凸顯習近平“決策疲勞”


中國武漢居民注視著將要淹沒長江岸邊亭子頂部的洪水。 (2020年7月12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58 0:00

中國南方正在經歷罕見洪澇災害,底層百姓憂慮之際,除總理李克強現身貴州視察外,不見總書記習近平人影。有政治學者認為,面對國際國內形勢巨變,習近平可能陷入“決策疲勞”。

災情掠影

“我今天去到我們街道辦事處去了,因為我們家漏雨漏得嚇死人,武漢下大雨,水從我們家(電線)開關盒子裡往外流水,”武漢居民張毅對美國之音說。

他還說,所住樓房供電已停,情況危險,生活不便:“我去找黨媽給我解決,黨媽是我們雷鋒唱的嘛。不過,問題還沒有解決,街道答應解決,然而現在以抗洪為主。然而,水已經從我住的7樓、漏到5樓、6樓、4樓…”

長江日報等武漢當地媒體報導,7月中旬的長江洪峰“悄然抵漢”,並已順利平靜通過武漢至九江江段,武漢有驚無險。

不過,這波洪峰通過武漢時,周邊以及沿江分洪區災情嚴重。江西居民孫良對美國之音說,江西沿江、沿河,低窪地帶,尤其是鄱陽湖地區“糧食已經全部被淹掉了,稻穀都沒有用了,糧食比較嚴重,這樣的情況下使得個人倒霉”。

江西居民邱婷說:“我這個鄉鎮受災嚴重,住在地勢比較低的地方,那裡的莊稼泡在水里,種的辣椒都被泥沙泡住,摘出來也不能吃。很多人家裡一層都進水,一米多的積水。”

有網友發推:國在,家亡,看到心酸。希望有一天,當這批逃難者出現在你面前的時候,給一杯水,或者一碗飯!行個方便!因為我們都有可能是個遇難者!

政府募捐艱難

政府的基層災情救助牽動普通民眾。孫良說:“民間救濟和捐助我是聽到有,政府捐助至今沒有聽說,也沒聽到過,官方都是一些表面東西,幾個鄉鎮,或者幾萬人受災,撥幾萬塊而已,就是這樣的表面,私人捐助都是實打實的。政府要好的一面,宣傳好的影響,不會真正體諒民眾的難處。”

武漢的張毅則說,今年當局對災區民眾的救濟杯水車薪:“目前我們看到,當局要讓受災民眾自己投親靠友。網上的段子說,'上半年不許走親訪友,下半年要你投親靠友'。我是沒有看到網上發出救助,紅十字會發下來的救助,平均就是每人一兩塊錢吧。”

對比往年中國社會以及海內外對中國災區的捐助,張毅說:“以前大陸只要發水災,香港同胞是捐得最多的,台灣同胞也捐。但是現在啊,香港搞成這樣,說好五十年不變的…”

有網民再度提起中國紅十字會過去醜聞,稱“中國紅十字會不是救苦救難的機構,而是中共貪污腐敗機構”,因此,洪災發生後中國紅十字會等機構發起多個捐款項目的籌款所得金額很少。還有很多人表示,一方面真的沒錢捐,另一方面,中共對外大撒錢、對內則要錢,捐款用途無保障,還可能進了貪官腰包,誰會捐呢?

說不清的三峽大壩

楚天都市報說,此次洪峰過後,7月下旬至8月上旬長江可能還會迎來高水位洪水,也就是所謂“七下八上”。水利當局表示,武漢水位至此會“進入下行區間”,然而並不排除還有大洪水的可能性,因為“洪水形成的因素很多”,而且“很難進行準確預測”。

今年汛期三峽大壩又備受矚目。湖北荊州居民蕭守義對美國之音說:“老百姓都不懂,有幾個老百姓知道三峽大壩啊?三峽發電,防洪功效很多老百姓都不知道,不知道具體情況,不知道三峽大壩有多危險。”

張毅說:“三峽大壩就是一個水力發電站而已,原來做它的時候把它吹到天上,做完後從萬年一慮、百年一慮、七十年一慮、十年一慮、不停地降、降、降,其實,它的防洪效率說不清楚。”

山東日照嵐山區電視節目主持人姜騰在節目中的話廣泛傳播:“為甚麼建了這麼多水壩,洪澇卻愈來愈嚴重,這是因為網絡變好了,互聯網讓洪災信息源源不斷傳遞到你手機裡,造成了洪澇越發嚴重的錯覺。”

關於三峽大壩,姜騰說,沒有出現全國馳援武漢,解放軍上堤組成“悲壯的血肉長城”,“沒有鋼管、沙袋、彩條布”,那是因為有“大國重器”-“削峰蓄洪能力極強,宛如定海神針一般的三峽大壩”。

習近平“決策疲勞”

面對中國目前的嚴重洪水災情,中國官媒報導“少得可憐”。同時,似乎只是總理李克強現身貴州災區。香港蘋果日報援引政治學者的話說,“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因為要應付疫情、中美關係等諸多問題,目前已陷入‘決策疲勞’狀態,面對水災產生了‘逃避’心態”。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對美國之音說,中共前任領導人江澤民、胡錦濤、溫家寶等都在水災中前往視察,而習近平還沒有露面,因為他正陷入“執政困難期”,武漢疫情他就遲遲沒有到場,只是疫情基本控制後才去做了個表演。

夏明說:“中國政府過去40年基本上順風順水,過去五年的'國運',也就是習近平的'運勢'則在衰退,很多事情接連爆發,擋都擋不住,大勢所趨,而習近平恰好沒有這個能力,沒有能力逃過中等收入陷阱,相反,他做的很多事情更壞。”

夏明還說,中國內外面臨的危機,有的是結構性的,習近平做和不做都要爆發,例如,人口老化、環境污染,可耕地縮小等,而他和這代領導人畢竟缺乏管理發達和複雜社會的精細能力,洪水面前“無所作為”,某種程度上也是“癱瘓和恐懼”的表象。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