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竊取美商業秘密中國公民被依經濟間諜罪判29個月徒刑


2006年在美國密蘇里州的孟山都公司總部標示,孟山都於2018年被拜耳收購。
2006年在美國密蘇里州的孟山都公司總部標示,孟山都於2018年被拜耳收購。

美國聯邦法院星期四(4月7日)以共謀經濟間諜罪判處中國公民向海濤29個月徒刑和15萬美元罰款,他被控竊取美國商業秘密並試圖將其帶到中國。專家稱,此案充分證明中國在有系統地資助對美國的商業盜竊和間諜活動。

竊取美商業秘密中國公民被依經濟間諜罪判29個月徒刑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59 0:00

向海濤竊取美國技術投效中國

44歲的向海濤於2008年至2017年6月在孟山都及其子公司“氣候公司”(Climate Corporation)擔任高級研究工程師和高級影像科學家。

期間,他將一個專有算法下載到自己的工作筆記本電腦上,然後復製到Micro SD卡中。這個算法是名為“營養優化器”(The Nutrient Optimizer)的在線平台專有,由孟山都公司研發,作用是幫助農民提高莊稼產量。

2016年,向海濤在備受爭議的中國百人計劃中被選為技術人才。2017年6月10日,他持著飛往中國的單程機票,在航班起飛前被海關和邊境人員攔截,他們在SD卡上發現了這個專有算法。

向海濤後來獲准出境,先後在中國科學院南京土壤研究所和百人計劃工作。

2019年11月17日向海濤在返回美國聖路易斯市郊的家後被捕。11月21日,向海濤被聯邦大陪審團以一項共謀經濟間諜罪、三項經濟間諜罪、一項共謀盜竊商業秘密罪和三項竊取商業秘密罪起訴。

在被起訴後,向海濤曾表示,他不認為自己做錯任何事。

不過,今年一月,向海濤在密蘇里州聯邦法庭認罪,承認自己為了圖利,犯下經濟間諜罪。美國助理檢察官馬特·德雷克(Matt Drake) 在認罪聽證會上表示,向海濤知道該算法是商業秘密。

美官員:中國政府竊取秘密毫不手軟

針對星期四的判決,美國司法部國家安全司助理總檢察長馬修·奧爾森(Matthew G. Olsen) 表示:“向海濤密謀竊取了一個重要的商業秘密,為自己和中國獲取不公平的優勢。”

司法部刑事司助理檢察長小肯尼斯·A·波利特(Kenneth A. Polite, Jr.) 說:“被告利用在美國生活和工作的機會,為中國實體的利益竊取了一項有價值的商業秘密。這種類型的盜竊威脅到每個州大大小小的雇主,並危及我們作為一個國家的經濟競爭力。”

美國聯邦調查局反情報部門助理局長小艾倫·科勒(Alan E. Kohler Jr.) 也表示:“中國政府毫不手軟地設法得到驅動我們經濟發展的獨創性,竊取我們備受推崇的技術,這可能導緻美國失去高薪工作,影響家庭,有時甚至影響整個社區。”

聯邦調查局聖路易斯外地辦事處代理特別探員阿基爾·戴維斯說:“這是密蘇里東區法院史上第一起經濟間諜案定罪,全國祇有20多起這樣的定罪。經濟間諜定罪很少見,因為要證明由國家資助的盜竊所需的要素極其困難。”

哈里斯:美國公司應提高警惕,配合起訴

熟悉美中商業環境運作的美國律師丹.哈里斯(Dan Harris)對美國之音說,他很高興看到法院重視這起案件,並且判處向海濤數年徒刑。

他說:“中國政府對美國公司和大學的間諜活動猖獗,當美國公司發現這類事情時,他們往往沒有提醒政府,更不用說配合起訴。我希望這次起訴、定罪和判決能夠向美國公司傳遞這樣一個信息,即中國一直在試圖竊取他們的知識產權,他們需要盡其所能防止此類知識產權盜竊,如果這樣的盜竊發生時,他們應該通報FBI ,然後配合起訴。”

向海濤的辯護律師格洛茲曼(Vadim Alex Glozman)表示,向海濤回國是為了服從他父親的要求,他從未打算傷害孟山都。

哈里斯對美國之音說:“不幸的是,甚至有些可悲的是,大多數代表中國政府竊取美國公司秘密的人別無選擇; 如果他們不竊取中共要求他們竊取的秘密,他們或他們在中國的家人將面臨巨大風險。”

何天睦:中國在有系統地竊取他國技術

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高級研究員何天睦(Timothy Heath)對美國之音表示:

“向海濤案提供了中國政府支持工業間諜活動的明確證據。在向海濤帶著孟山都的技術逃離美國後不久,他承認竊取了機密並被中國一所專門從事農業工作的學院所聘用,他的單程機票明確中國官員試圖從向海濤獲得的技術中獲利。儘管中國政府否認了有關贊助工業間諜活動的指控,但像向海濤這樣的案件提供了令人信服的證據,證明中國政府實際上正在有系統地竊取其他國家的技術。”

“向海濤和其他工業間諜案的糾紛也顯示了美中競爭的重要發展。與冷戰時期的美蘇間諜活動主要集中在政治和軍事機密不同,美中之間的競爭也出現了涉及技術問題的間諜案件。這表明技術對兩國經濟和競爭本身的重要性。” 何天睦說。

《聖路易斯郵報》(St. Louis Post-Dispatch)星期四報導,向海濤道歉說,自被捕以來,他一直生活在愧疚和羞恥中,並多次懺悔。

向海濤自2019 年被捕後一直在監獄中,由於這段時間也被算在刑期之內,這意味著他可能很快就會獲釋,也可能在刑滿釋放後被驅逐出境。但向海濤的律師格洛茲曼表示,中國不再希望他回去(China no longer wants him back)。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