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 習近平已安然過關?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視察北京安華里居民區的新冠病毒防控工作。(2020年2月10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54 0:00

自中國官方1月20日承認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嚴重並存在人際傳播以來,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曾連續七天沒有在央視的《新聞聯播》中露面,一度引發各界廣泛猜測,直到2月5日他在人民大會堂會見到訪的柬埔寨首相洪森。但在那之後,習近平的各種報導和他的講話再度高調回到各大官媒頭條位置,顯示新冠疫情雖然使習近平面臨嚴峻挑戰,但到目前為止這些挑戰似乎未能撼動習近平在中共的絕對領導地位。

2月10日,習近平前往北京安華里社區以及地壇醫院,並通過遠程視頻聽取來自武漢的抗擊疫情工作報告。這是自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爆發以來,習近平首度前往一線視察。在此之前,前往此次疫情“風暴中心”—武漢的最高級別中共官員是總理李克強。習近平本人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前往過武漢。

在此次疫情應對過程中,習近平面臨的最大批評之一就是反應遲緩。知名中國問題專家、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教授裴敏欣在《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 Review)上發表的評論文章說,習近平直到1月20日才做出了全力控制疫情的決定。他在危機的前兩個星期沒有出現在第一線,特別是他決定派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前往疫情爆發的中心武漢,而不是親自前往那裡。這讓人對他的領導力產生了懷疑。中國總理李克強在視察武漢新建醫院工地時講話。(2020年1月27日)


2月15日,中共黨刊《求是》雜誌發表了習近平2月3日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關於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會議上的講話全文。講話的內容顯示,習近平至少在1月初、甚至更早就已經了解到了武漢疫情的嚴重性,比當局公開提醒民眾新型冠狀病毒存在人際傳播要早至少兩個多星期。習近平說,“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發生後,1月7日,我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時,就對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1月20日,我專門就疫情防控工作作出批示,提出必須高度重視疫情,全力做好防控工作”。

這一披露並未引起中國輿論和公眾的強烈反彈,與武漢疫情八位“吹哨人”李文亮醫生因感染新冠病毒不幸去世在民間所引發的反響和共鳴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費和中國項目主任裘德·布蘭切特(Jude Blanchette)對紐約時報說,這篇講話裡用了很多“我”,“顯然是習近平將自己置於北京對此次疫情回應的中心,同時也用回了老一套藉口,把中國政治體制長期存在的弊端歸咎於乾部。”

就在《求是》發表習近平講話前,習近平雙雙撤換了湖北省委書記和武漢市委書記。前上海市長、新任湖北省委書記應勇(資料照片)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政治與國際事務助理教授楚克斯(Rory Truex)對美國之音表示,北京顯然是要把疫情失控的責任歸咎於地方政府。他說:“我認為政府已經統一了說法,就是要為此次疫情負責的人是地方官員,而不是中央政府,也不是習近平。”

新調任湖北省委和武漢市委擔任一把手的分別應勇和王忠林都是習近平的親信。應勇在調任湖北前是上海市長,而王忠林則是濟南市委書記。兩人都出自政法系統。

旅居美國的政治評論員、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雜誌共同主編鄧聿文發表的一篇評論文章認為,習近平在這兩個位子上換上自己的舊部顯示他牢牢掌控著共產黨的人事權。這篇發表在德國之聲中文網的評論文章說,“在度過此最艱難時刻後,疫情帶給習近平的政治壓力隨著抗疫的展開和推進得以緩解,使他能夠騰出手收拾'亂局',作出一系列鞏固權力的部署,至少在2月3日第二次政治局常務會前後,他重新掌控了大局”。

普林斯頓大學教授楚克斯在《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上發表的“中國的切爾諾貝利或許永遠不會出現”的評論文章說,共產黨早有一個明晰的劇本來處理各類致命危機,而第一步就是把責任歸咎到地方官員頭上。

現在看來,習近平的危機已暫時得到了解除。上個週末,中共在北京召開“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部署會議”,不僅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委員全數出席,還有總計17萬各級官員幹部通過視頻參加了會議,規模前所未見。習近平在會議上說,黨中央對疫情判斷準確,工作部署及時,採取措施有效。這再次顯示習近平對權力和局勢的牢牢掌控。

獨立政治評論員鄧聿文認為,雖然新冠病毒疫情是習近平上台以來面臨的最大危機,但疫情並未產生足夠的殺傷力,“黨內高層特別是習的反對者不敢和不能有效利用社會不滿,呼應反習聲音,向習發難,可謂黨內無一人是男兒。”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通過電視電話會議對十七萬中共幹部發表講話。

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研究員宋魯鄭2月25日在美國之音節目上表示,在習近平定於一尊的情況下,中共黨內權力鬥爭已無可能。“以修憲為標誌,黨內不可能再有人發起權力鬥爭,”他說,“體制內和體制外肯定有問責的聲音……但問責不會指向中央,畢竟疫情出現在地方。民眾的矛頭也是指向了地方的官員。”不過宋魯鄭也承認,在中國的體制下,地方上出現任何問題,最後埋單的還是中央。

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的裴敏欣認為,即便是習近平在黨內沒有明確的挑戰者,但自2019年以來一系列的壞消息也對他謀求第三個任期不利。這包括圍繞美中貿易戰所導致的美中關係惡化,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和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他寫道,在2022年秋季中共二十大召開之前,習需要他所能得到的所有好消息來為延長他的任期提供強有力的理由。但新冠病毒疫情的爆發讓他更難做到這一點。拿地方官員當替罪羊不會平息民眾的憤怒。

普林斯頓大學教授楚克斯對美國之音表示,習近平或許能夠安然度過此次危機,但他的一尊地位和強勢作風已為下一次的危機埋下伏筆。“習近平管理中國的方法加劇了新冠病毒疫情這類的危機,”他說,“我認為對問題的不當處理,我們在習近平時代看到的'是,長官'政治,沒有人願意報告壞消息,也沒有人願意質疑國家的方向。在公共衛生危機發生時,這些不是你所需要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