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專訪易思安:北京對台威脅正迫使美國準備應付最壞的局面


資料照:台灣金門島一座繪有中華民國國旗與台灣士兵的牆壁。 (2020年10月21日)
專訪易思安:北京對台威脅正迫使美國準備應付最壞的局面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43 0:00


8月12日星期四,在經過兩個月的相對平靜之後,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戰鬥機集群再度入侵台灣的防空識別區。隨著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國共產黨當局加強對台灣的軍事威脅,美國行政當局和國會對台灣的支持態度也益發明顯。與此同時,對中共政權攻打台灣的計劃和部署也成為美國軍事戰略研究者越來越深入具體的研究課題。

8月6日,北京對華盛頓早些時候宣布計劃向台灣出售價值7.5億美元軍售一事做出強烈反應,並聲言要採取報復措施。美國上個星期宣布的對台最新軍售是拜登政府今年上任以來的首筆對台軍售。北京稱這是美國方面的“惡意挑釁”。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小報《環球時報》英文版發表文章稱,這筆軍售是跟“美國在亞太地區給中國製造麻煩的戰略”一致的,這筆軍售“不會改變台灣海峽兩岸之間的軍事能力的差距。”

近年來,中共當局加強了對台灣的文宣威脅,其中包括縱容在它所控制的中國國內互聯網上廣泛傳播不惜滅掉台灣人口奪取台灣、“留土不留人”的威脅。與此同時,中共當局不斷派遣軍艦包括航空母艦穿越台灣海峽、派遣大批軍機越過台灣海峽中線抵近台灣,以赤裸的武力威脅台灣。

對中共當局近來加強對台灣的武力威脅一事,各方的分析家有不同的看法。一些分析家認為,中共對台灣的武力威脅跟它在國際間四處樹敵一樣基本上都是為了轉移國內民眾的視線,煽動民族主義情緒,分化和壓制民眾對習近平政權倒行逆施的強烈不滿或憤怒,因此中共政權對台灣的威脅基本上只是擺姿態,耍花槍,不會真攻打台灣。

與此同時,另一些分析家則認為,中共政權對台灣的武力威脅並不僅僅是為了宣傳的目的而擺姿態,中共政權在過去的幾年裡實際上已經在逐步推進和落實攻打台灣的戰略部署,而且,這種戰略部署實際上已經落實到了台灣本土。

中共謀劃攻打台灣 奪取控制港口是關鍵

资料照:2049项目研究所研究员易思安(Ian Easton)
资料照:2049项目研究所研究员易思安(Ian Easton)

美國研究對亞洲政策的民間智庫2049項目研究所(Project 2049 Institute)的資深研究員易思安(Ian Easton)就屬於後一種分析家。

多年研究台灣海峽兩岸軍事力量對比的易思安日前在2049項目研究所網站發表研究論文,標題是《敵對的港口:台灣的港口和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入侵計劃》(Hostile Harbors: Taiwan’s Ports and PLA Invasion Plans)。易思安援引來自中國軍隊的研究人員公開發表的研究論文和專著指出,中國當局多年來已經在具體謀劃如何奪取、控制、運作台灣港口以運送大量兵員和武器佔領台灣。

2016年2月,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成員的參與下,國營的中國遠洋運輸公司與中國海運集團總公司整合組成中國遠洋海運集團。這個以隨時聽命於中共的軍需調遣的海運集團掌控著一千多艘輪船,46個集裝箱碼頭,190個泊位,分支機構遍布世界各地,其中四個在台灣。

2017年1月1日,中國的國防運輸法實施,該法規定中國包括海運在內的交通運輸都要服從軍事需要,戰爭需要。同年6月,中國的國家情報法實施。該法規定中國公司必須為國家蒐集情報。

易思安指出,中國軍方多年來所發表的有關攻打台灣的論文和專著顯示,中國軍方一直在認真研究奪取台灣的港口問題,並對攻取台灣各個港口的重要性和可能面臨的困難(即台灣方面可能採取的抵抗和反擊)做出了現實的、認真的評估。

他指出,中國軍方之所以對奪取台灣港口孜孜以求是因為它預估到攻打台灣會引起台灣的激烈抵抗。台灣有常備軍19萬人,台灣也有自己的防禦性和進攻性的先進武器,其中包括各種導彈。在必要的時候,台灣可以迅速動員起45萬守軍;而軍事指揮官通常需要三倍於守衛方的兵力壓倒守衛方;假如地形不利,則需要五倍的兵力,也就是說,中國需要至少135萬武裝人員,但也可能需要225萬武裝人員攻打並控制易守難攻的有堡壘之稱的台灣。

如何應對中共奪取台灣港口的企圖

易思安在他的研究報告中寫道,中共當局策劃跨越最窄處也有130公里的台灣海峽攻打台灣的行動將是人類歷史上規模空前的超大規模軍事行動,其複雜性超乎人們的想像,與這樣的行動相比,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盟軍在大反攻日進行的諾曼底登陸行動和美軍開始攻打日本本土時的沖繩島爭奪戰都相對簡單輕鬆多了。

中國軍隊跨越時常有驚濤駭浪的台灣海峽攻打台灣的作戰牽涉太多的不確定因素,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因素是否能在短時間內將足夠多的武裝力量、武器裝備和各種給養運到台灣以便迅速展開軍事戰役,壓倒台灣的守軍抵抗,達成奪取和控制台灣的目標。而做到這一點就必須首先控制台灣的港口,使來自中國大陸的大噸位運輸船可以停泊從而可以在短時間內卸載大批軍人、裝備和給養。

在他的研究報告中,易思安建議台灣關閉中國大陸在台灣設立的可以給中共當局蒐集港口及周圍情報的中國航運代表處,更換在台灣海港運行的由中國跟軍方有聯繫的廠商製造的可以隨時監控港口貨物吞吐情況的智能重型吊車,加強對台灣港口的守衛,同時為最壞的情況準備,其中包括炸毀港口及其設施,使中國軍隊無法使用台灣港口大規模運送兵員和裝備給養;另外,美國也可以跟台灣軍方演練如何守衛台灣港口。

在研究報告的結尾,易思安援引其他一些專家學者的研究文獻寫道,截至目前北京推遲入侵台灣,並選擇對台灣使用非致命性的恫嚇,北京之所以這麼做有很多理由,其中台灣的政治強韌和軍事力量不太可能是阻遏北京的主要因素,美國跟台灣的安全關係才是台灣海峽雙方領導人進行決策時所考量的最重要的變量。

稍早些時候,易思安發表文章指出,從1950年代初到1990年代中,台灣海峽多次出現危機,鑑於美國在每次危機出現時都力挺台灣,因此,在最新的台海危機到來時大概率可能是美國還是會力挺台灣。

中國官方媒體攻擊易思安及其研究報告

由於美國跟中國和台灣的特殊關係,美國專家每年撰寫的有關中國軍事問題、其中包括中國軍隊計劃攻打台灣問題的研究報告成百上千。但美國民間智庫2049項目研究所的資深研究員易思安發表題為的《敵對的港口:台灣的港口和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入侵計劃》的研究報告受到了中共黨國的國家級註意。中共權威新聞宣傳機構新華社發表文章,對他的研究報告進行了攻擊,其中包括對易思安的人身攻擊。

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小報《環球時報》7月28日轉發新華社攻擊易思安研究報告的文章並附加這樣的標題:“美智庫妄稱解放軍攻台要動員200萬人 台網友:又是那個白痴”。該文章充斥著對易思安的謾罵,但沒有反駁易思安所提出的中國軍方可能需要向台灣運輸多達二百多萬武裝人員攻占並控制台灣的理由,以及他所指出的中國軍方一直在策劃攻取和控制台灣港口的事實。

易思安通過推特對新華社的這種個人攻擊做出回應說:“我感受到極大的恭維。新華是中國共產黨喉舌。”

美國之音最近就中共政權謀劃攻打台灣和美台關係等敏感問題採訪了易思安。以下是美國之音書面採訪易思安記錄的翻譯。易思安所表達的是他的個人觀點。

需要嚴肅對待中共的武力威脅

金哲問:如今有越來越多的人在談論北京可能或很可能武力攻打並奪取台灣。而且,現在看來中國共產黨政權正在竭力鼓勵這種談論。在你看來,這種可能性到底有多少是虛張聲勢或心理戰,有多少是有實質內容?

易思安答:心理戰總是先行於拳頭戰。對(中國共產黨的黨衛軍)中國人民解放軍來說,政治戰是它涉及範圍更廣的戰役中的一個組成部分,其重要性高得令人難以置信。假如中國軍方可以在這條戰線獲勝,做到其他的事情就容易多了。就眼下的情況而言,中國軍方正在發出威脅要摧毀台灣的自由民主。鑑於中共以往的好戰以及有時候發瘋的行為記錄,需要嚴肅對待這種情況。

問:在談論中國和美國有可能就台灣問題發生戰爭的時候,很多軍事問題和政治問題分析家認為,關鍵的問題是美國是否願意承擔一場核戰爭的風險。很多分析家的想法是,美國沒有興趣跟中國打一場核戰爭或常規戰爭,因為這樣的戰爭可能代價極其高昂,而且可能曠日持久。一些分析家說,畢竟美國剛剛從阿富汗抽身出來,而且就要從伊拉克抽身;這種微妙的局面等於是給北京一種鼓勵,甚至使北京變得更為大膽,於是北京近年來就採取越來越冒險的行動挑戰華盛頓。在你看來,華盛頓可以或應當做什麼應對這種局面?

答:在華盛頓、北京或任何地方,任何一個有理性的人都不希望發生一場大國戰爭,就像是人們不希望一顆巨大的彗星撞擊地球把人類的文明打回到原始原始狀態。這裡的關鍵問題是如何防止戰爭發生並維持現狀,或改善現狀。

不幸的是,中國是一個共產黨統治的國家。所有的共產黨政權都有一個共同特性,這就是,它們都把其統治下的人民視為可以用來給黨國增光的東西。習近平和中共上層正在採取種種冒險行動,而這些冒險行動也增加了它們自己的危險,增加了中國的人民、台灣的公民以及包括美國人在內的很多其他人所面臨的危險。北京的行為正在迫使美國面對並準備應付最壞的局面。

如何看美國在台灣問題上的戰略模糊

問:就中國軍方攻打和奪取台灣的能力以及美國軍方阻止中國達到這樣的目標而言,有不少人提出了似乎有根有據的猜測。一些人說,中國軍隊沒有能力攻打和奪取台灣,至少是沒有能力打下台灣。另一些人說,美國軍隊沒有能力擋住中國軍隊,至少是沒有能力阻擋中國軍隊發動攻擊。就中國或美國攻打或保衛台灣的能力而言,你的直率的估計是什麼?

答:台灣高度易守難攻,假如美國和台灣可以克服彼此間的外交障礙的話。坦率地說,今天我不認為有可能被捲入這樣一場人為製造的災難中的任何國家已經真正準備好了應對這樣的災難。這樣的國家包括中國。這樣的戰爭將是災難性的。

問:幾十年來,美國奉行所謂戰略性模糊的方針。美國的《與台灣關係法》規定,“任何企圖以非和平方式來決定台灣的前途之舉 -- 包括使用經濟抵制及禁運手段在內,將被視為對西太平洋地區和平及安定的威脅,而為美國所嚴重關切”。至於美國的“嚴重關切”究竟是什麼意思,美國沒有做出明確說明。美國的戰略性模糊的方針被認為是幫助維持了台灣海峽的和平。現在一些分析家認為,這種戰略性模糊的方針已經過時,而且已經變得適得其反,實際上是引誘北京發動進攻。其他一些分析家則認為,美國放棄戰略性模糊力挺台灣將危及和平,導緻美國不願意看到的嚴重後果。你如何看美國在台灣問題上的戰略性模糊?

答:我最近為2049項目研究所撰寫了一份研究報告,討論了中國可能入侵台灣的情況。我在報告中寫道,美國目前圍繞台灣問題的模糊政策方針從長遠來看有可能具有結構性的不穩定,因為這種政策孤立台灣,使北京變得膽大妄為,並誘使各方做出錯誤的盤算;美國應當繼續脫離以往的那種孤立台灣的政策,不再為了向北京讓步而使台灣處於一種虛弱被動的狀態;美國應當找到一種創新性的方式對待台灣,把台灣視為具有重要國際地位的獨立國家,而台灣現在實際上就是這樣的一個國家。

台北政府要比北京政府合法得多

問:隨著華盛頓和北京之間的緊張氣氛因台灣問題而加劇,美國總統拜登的亞洲問題主管人庫爾特·坎貝爾(Kurt Campbell)公開宣言,“美國不支持台灣獨立。” 我這裡有兩個問題要問。第一個問題是,人們認為坎貝爾是在試圖安撫北京,要北京安心,美國沒有正在改變它的“一個中國” 的政策。作為一個有經驗的中國問題觀察家,你如何看坎貝爾的這番努力?或者說,你認為坎貝爾的這番努力究竟有多麼成功?

答:美國政府任何人發表虛假不實、造成誤導的公開聲明總是看上去很怪異。不幸的是,長久以來這就是美國對中國、對台灣政策的一部分。

實際上,奉行中華民國憲法的台灣作為一個獨立國家在這世界上已經存在了70多年。美國在台灣設有大使館30年。台灣這個國家及其政府並沒有因為華盛頓在1979年(與北京建立正式的外交關係並)更改了對它的稱呼而消失。台灣已經是一個獨立國家,這是一個事實。

此外,今天的台灣擁有人民主權( popular sovereignty),這就使它遠比北京政府要合法得多。

台灣為什麼對美國如此重要

問:我這裡的第二個問題是,包括來自台灣的批評者在內的許多批評者說,台灣之所以陷入眼下的這種艱難境地,遭受國際孤立以及北京對台灣的基本上不受制約的侵害,部分原因或主要原因是美國的已經過時的“一個中國”政策,現在是美國澄清它的對台政策的時候了。你如何看這類評論、批評或抱怨?

答: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國家利益。對美國來說,捍衛它的國家安全利益,同時信守它做出的承諾意味著確保台灣作為一個自由和開放的國家繼續存在。美國需要跟台灣以及其他與它志同道合的國家進行緊密得多的合作以增進共同的利益。

問:我的最後一個問題是,在你看來,台灣對美國的國家利益為什麼如此重要或如此至關重要?

答:台灣的命運對是各地的民主政體具有重大意義。作為歷史上最強大的自由民主政體,美國在支持其他一些面臨顛覆和入侵的自由民主國家的問題上有特殊的角色要扮演。 1945年之後,美國為打造戰後秩序做出了最大的貢獻,而美國也由此受益巨大。現在中國的黨國要奉行強權即公理觀念打造一種新的秩序。實際上,中國的黨國要實行叢林法則。

假如台灣陷落,接下來就是一個全球性的黑暗新時代。這種災難會使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大流行相形見絀。因此,美國政府採取立場、召喚盟友保衛台灣民主政體至關重要。它們必須震懾(中共黨魁、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使他不敢攻打台灣,並準備好在必要的時候擊敗習近平的軍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