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年終報道:中共更加激進地推進民族同化


中共更加激進地推進民族同化(AFP/VOA製圖)

分析人士稱,結合中國最新的民族事務和教育藍圖,過去一年,中國進一步擺脫對各民族差異化的尊重,更加強調少數民族同化和漢人優先的做法。

加拿大西蒙菲莎大學國際研究學院的助理教授拜勒(Darren Byler)指出,對於維吾爾族、藏族、蒙古族等擁有自己自治區、自己語言和民族差異的少數民族而言,他們的民族特徵遭到強行改變。

他對美國之音說:“中國的做法超出了語言的範疇。還涉及誰能夠講述他們自己的歷史,自己民族的故事,能夠慶祝哪些節日,以及這個群體的文化價值。所有這些東西都在被改變,轉向以漢族為中心的那種社會生活。”

專家認為,結合過去一年的發展形勢,中國政府正在以更堅決的方式推進對少數民族的管理,並將實現文化同化作為少數民族政策的核心目標。

今年8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召開的民族事務會議上強調,要採取措施“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並指出“推動各民族為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共同奮鬥”是民族工作的重要任務。

美國羅斯·豪曼理工學院的中國研究副教授葛羅斯(Timothy Grose)認為,北京口頭上支持包容和多樣的民族政策,但事實上卻加強和擴大了對少數民族群體的同化政策。

他對美國之音說:“在習近平的領導下,我們看到了一種全新的、激進的國家建設形式,它尋求使中國多樣化的人口同質化,不僅僅是通過建設和加強民族團結,而是抹掉非漢族文化中有意義的標誌,用漢族主流文化中更常見的做法和習俗取代這些文化元素。”

加速文化同化

中國政府一直在推廣普通話的使用,近年來在少數民族地區實施的一些推廣普通話或讓普通話獨大的措施,引發了對少數民族語言和文化遭到嚴重侵蝕的擔憂,抗議和抵制不時發生。

中國國務院在9月發布的《中國兒童發展綱要(2021-2030年)》中刪除了尊重和確保少數民族兒童使用本民族語言接受教育權利的措辭,要求對他們加大漢語的推廣力度。

同年11月,中國國務院以普通話的使用仍然“不平衡不充分”為由,出台文件要求實現到2025年普通話在全國普及率達到85%的目標。中國官媒人民網指出,這是中共建政以來,首次以國辦的名義下發的全面加強語言文字工作的指導性文件。

葛羅斯表示,語言是構成民族身份的關鍵因素,少數民族文化很可能隨著本族語言的消失而滅亡。

他說:“有很多文化是通過語言進行口頭和象徵性的交流。如果這些非漢族群體不再有這些本土語言來傳達他們的信息,他們的文化最終將改變,他們會失去(這些文化)。”

在西藏、內蒙古和新疆等地,諸多學校正在大幅減少聘用以民族語言授課的教師,同時推進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授課。

非盈利組織自由西藏(Free Tibet)8月發布新聞稿稱,中國政府在7月強行關閉了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森珠塔克澤(Sengdruk Taktse)私立中學,以阻止該校使用藏語教學並教授西藏文化。

去年夏天,中國官方在內蒙古自治區強推國家統編的教材,許多蒙古族學者和家長擔憂這將弱化蒙古族的語言文化和身份認同。當地爆發大規模反漢語教學的示威,最後有多人被以尋釁滋事的罪嫌拘捕。

內蒙古自治區政府不顧反對聲浪,今年繼續推進了漢語教學進程。習近平還在3月的中國人大與政協“兩會”期間,專門前往全國人大內蒙代表團參加審議會議。他在會中要求推廣普及國家通用語言文字。

除了語言政策的更迭,中國政府還在少數民族聚集地區擴大社會主義宣傳,推廣漢族文化,並限制民族宗教文化的傳播。

據《華爾街日報》7月報道稱,西藏當地許多學校牆上的傳統藝術品被換成中國領導人的肖像海報,這些畫像還出現在一些寺廟的顯眼位置。

中國政府還對宗教場所實施嚴格控制,限制年輕人參加宗教學習,並花費數百萬美元升級監控設備,以加強對宗教活動的監視和開展愛國主義教育。

在新疆,中國當局已經摧毀了該地區數以千計的清真寺和其他宗教場所。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中心去年9月估計,約65%的清真寺因政府政策而遭到毀壞。該研究所估計現在新疆剩下的清真寺不到1.5萬所,其中約一半受到某種程度的損壞。

中國政府還曾在新疆當地推廣生活方式“現代化”運動和所謂的“三新活動”,傳統的維吾爾建築和設計元素被移除,維吾爾和其他信奉伊斯蘭教的少數民族被要求放棄傳統的物品,並代之以更“中國化”的家用物品。

此前,數百萬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被拘留在當局設立的“再教育營”,他們在那裡接受政治思想教育;一些新疆維吾爾勞務人員被送上火車,前往數千公里外的工廠就業,以便讓他們“融入中國主流文化”。

拜勒說:“他們大概覺得,在一定程度上,少數民族是落後的,或者比漢族人的文明程度低。因此,通過給他們提供某種漢族‘禮物’,掩蓋了抹除和替換的過程。而且沒有真正考慮到少數民族真正想要什麼。”

更加激進的民族政策

專家認為,隨著民族衝突的增加,以及中國領導人要求實現民族復興的“中國夢”,通過經濟援助來慢慢同化少數民族的方針已被放置一旁,中國政府正在以更激進的方式來推進民族同化政策。

拜勒表示:“國家想要資源,想要控制土地,不想為自治民族留出額外的地方,即使這些人已經在那些地方生活了幾個世紀。”

為了更好地控制少數民族聚集地,中國政府越來越多地改派非“純本地人”出任一把手。 9月,籍貫遼寧的王莉霞被任命為過去40年來內蒙古自治區首位非本土主席。她是蒙古族人,但出生在遼寧省。

談及未來民族同化政策的方向時,葛羅斯說:“北京的高層官員已經對以前的國家建設方法失去耐心,對非漢族群體採取漸進變化的過程失去了耐心。相反,他們將執行政策,並將繼續執行政策,要求非漢族群體進行快速和巨大的改變。”

中國政府對少數民族的同化政策,特別是在新疆地區的人權侵犯,引發了國際社會的高度譴責。美國牽頭的西方國家在不同程度上對侵犯人權的中國官員和出售強迫勞動產品的實體實施了制裁。

英國蘇塞克斯大學的社會人類學講師麥克默里(James McMurray)表示,中國政府已經成功地建立和推進了民族同化政策,出於國際社會的壓力,接下來的做法可能更加隱蔽和更有針對性。

他告訴美國之音:“新的控制和監視結構已經在整個文化中建立起來。中國的力量已經得到了足夠的展示,信息已經被傳遞出去,你不需要再以同樣的方式監禁大量的人。”

拜勒認為,國際社會應該聯合起來加大對中國監督,如利用2022年北京冬奧會向中國施壓,讓北京為其所做的事情承擔道德經濟成本。

他說:“如果各國聯合行動,並明確表示他們的行動與已經造成的傷害相關,而不是簡單地因為某種經濟競爭而反對中國,這可能是最有力的,這是關於人權問題、公民權利保護,關於我們希望生活的那個世界。”

評論 (1)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