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年終報導:從巴拿馬與中國建交說起

  • 申華

台灣駐巴拿馬大使館舉行降旗儀式。(視頻截圖)

2017年,巴拿馬與中國建交。中拉關係格局發生重大變化。這一年,中國稱拉丁美洲是海上絲綢之路“自然延伸”,將拉美納入中國一帶一路倡議框架。不過,拉美國家對隨中國起舞態度謹慎。

回顧2017年中國與拉丁美洲關係,巴拿馬與北京建交,台灣宣佈與巴拿馬斷交,是具有重大影響的事件。

外交轉向

當地時間6月12日,巴拿馬總統巴雷拉宣佈與中國建交,並說,這是巴拿馬的“自主決定”和“正確之舉”,並強調“他並未向中國索要任何東西”。台灣外長李大維宣佈與巴拿馬交時說,巴拿馬“執意外交轉向,以極不友好之做法欺矇台灣到最後一刻”。

香港南華早報說,2016年中國在巴拿馬直接投資兩億三千多萬美元。截至去年底,中國在巴拿馬合同項目總金額十三億三千萬美元。每年一千搜中國船隻使用巴拿馬運河。最新報導說,巴雷拉11月訪問北京時,呼籲拉美其他有關國家,效仿巴拿馬,同北京建交。

巴拿馬外交轉向是2017年中拉關係的重大事件。艾萬埃利斯是美國陸軍戰爭學院拉美問題教授,他對美國之音說,巴中建交的示範效應不容忽視。

他說:“中國在拉美進展比較緩慢的地區是中美洲。巴拿馬的外交轉向,的確向那裡的其他國家提出了這個問題,特別是聖薩爾瓦多總統,洪都拉斯新政府以及危地馬拉政府。他們都不滿美國,因此可能考慮同北京建立新關係。多米尼加等加勒比國家顯然一直在考慮這種轉向,這種政治變革無疑將推動和擴大其他關係的發展。”

華盛頓時報在題為《中國蠶食拉美》文章中說,巴拿馬外交轉向表明,北京正在以美國為目標,努力在拉丁美洲發起擴大經濟和戰略影響的戰役,其所上演的強權戲碼,一是外交上孤立台灣;二是促使巴拿馬加入“一帶一路”的萬億美元基礎設施計劃。

文章還說,中國公司長期對巴拿馬運河的管理,對巴拿馬一個港口的收購,以及對10多個拉美地區“陸橋”的投資,將進一步加強中國在拉美的經濟和政治優勢。令人深感憂慮的是,中國可能也許有一天會拒絕美國海軍進入巴拿馬運河。

“自然延伸”

2017年,中國“適逢其時”將拉美納入一帶一路倡議(BRI)。新華社說,“一帶一路國際高峰論壇”5月在京舉行。習近平強稱拉美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自然延伸”。中方願同拉美加強合作,在“一帶一路”建設框架內,實現中拉發展戰略對接,打造中拉命運共同體。中國央視製作的“一帶一路”紀錄片,已開始在阿根廷等地播放。

針對“自然延伸”論,首都華盛頓智庫“拉美對話”的中國項目主任瑪格麗特邁爾斯(馬麗娟)對美國之音說:“這種努力表明,中國繼續致力經濟、政治和外交上與拉美地區接觸。儘管象徵意義明顯,中國尤其清楚表明,有興趣繼續投資基礎設施。嚴格意義上,拉美並不在一帶一路倡議之中,不過,中國還是意在表明對拉美相當重視。”

邁爾斯說,美國政府的拉美政策總體呈弱勢,因此為中國提供了拉美“戰略機遇期”。美國的拉美政策沒跟上之前,中國將可以繼續受益於這個機遇期。丹尼爾卡普羅在英國電訊報撰文說,川普的“美國第一”貿易政策,正在將拉丁美洲推進中國的懷抱。

互動持續

智利《聖地亞哥時報》報導,智利總統2017年5月訪華,與習近平達成深化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協議,其中包括智利加入亞投行,加強在亞太自由貿易區框架下,在基礎設施、區域互聯互通、清潔能源以及交通方面的合作。

5月中旬,阿根廷總統馬克里訪問中國,阿根廷申請加入亞投行。

8月底﹐ 中國-拉共體論壇在北京召開。 11月,中國-拉共體國際博覽會在珠海舉行,61個國家和地區的524家公司參展。拉共體包括除美加以外的美洲國家,人口六億兩千多萬。

不過,2017年出版的中國-拉美經濟快報說,拉共體“中國熱”正在降溫。 2016年拉共體對華經濟總量增加不大,對華出口平平。報告還說,拉共體開採產品出口,五分之一銷往中國。拉共體對華出口百分之五十以上為開採產品。中國在拉共體的投資和融資,主要集中開採領域。礦業、鑽探、提煉佔在拉共體國家併購案一半以上。

區域對接

策略方面,2017年中國+ABC(阿根廷、巴西和智利)區域合作論壇在京召開。中國日報援引阿根廷駐華大使蓋鐵戈說,中國+ABC概念有助相關國家把握發展機遇。 ABC一體化理念100年前由巴西外交家何塞提出。

對於中國的區域對接策略,拉美對話的中國項目主任邁爾斯說:“我認為這正是中方一帶一路的意圖,即更大限度地在歐亞地區實現一體化。不過,無論中國'帶路'在拉美是否活躍,是否可行,其提出的主要內容,至少運輸網絡方面正在實現地區融合,以利於貿易發展。中國希望結構上把拉美地區整合起來,為中國打造統一政策的環境。”

邁爾斯還說,除ABC三國,中國努力與‘太平洋聯盟國家’接觸。未來我們將會看到中國與更多地區國家聯盟進行這類嘗試。 ”

太平洋聯盟是一個拉美地區新興經濟組織和自貿區,2011年4月成立,成員國包括智利、秘魯、墨西哥、哥倫比亞, 涵蓋人口2.06億,GDP總量將達1.7萬億美元。

疑慮加深

2017年,一些拉美國家對中國疑慮日漸加深。中國涉足的一些拉美大項目仍然還在醞釀、沒有上馬,甚至出現變動的跡象。

布魯金斯學會2017年4月的外交事務書評說,中國對拉美地區的投資和外援雖然令人矚目,其實並非像很多人設想得那麼重要。許多喧囂一時的項目陷入停頓,例如500億美元的尼加拉瓜運河工程。

關於巴西秘魯間的兩洋鐵路,西蒙特格爾在《拉美與中國巧妙周旋》一文中說,兩國總統2017年9月討論了借助歐洲銀行貸款修路的可能性,而不是完全借助中國600億美元貸款。他說,以史為鑑,此舉凸顯許多拉美國家不想在中國逐步接替美國成為本地區商業和投資第一大戶時,經濟和地緣政治上成為北京的衛星國。

文章說,中國對委內瑞拉的“慷慨借貸”,助長了這個國家“不負責任的民粹主義開支”。文章援引巴西聯邦大學國際政治學教授達文森洛佩斯的話說:“中國的道路並不代表拉美未來”,因為中國沒有美國民主和人權道德標準的“軟實力”。 “拉丁美洲人民視自己為西方人”。

中國對拉美最感興趣的是進口我們的礦產、石油、大豆等原材料資源,同時賣給我們中國的工業製成品。

以厄瓜多爾為例,“中拉對話”的凱文柯恩7月3日撰文說,當前原油價格崩潰迫使厄瓜多爾不得不在剛剛盈虧相抵甚至虧損的情況下持續開採,以償還中國貸款。按照當前市價,厄瓜多爾要向中國提供兩桶原油,才能償還一年前只需一桶原油便可償還的債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