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年終報導:打壓持續 俄羅斯明年或重演“梅普二人轉”

  • 白樺 莫斯科

2012年3月莫斯科市中心的反普京集會。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2016年俄羅斯反對派繼續遭受迫害打壓,當局對社會生活各個領域的控制仍在不斷收緊。但經濟危機的持續可能使民眾對普京的看法在明年發生根本轉變。 2017年將是關鍵一年,普京將確定是否參加大選繼續執政,或是退居幕後再次讓總理梅德韋傑夫接替他成為接班人。

順利渡過2016

俄羅斯與西方交惡,以及陷入經濟危機泥潭兩年多後,普京統治下的俄羅斯又順利渡過2016年。

2012年5月普京就職總統前夕,莫斯科市中心反普京示威中抗議者與警察對峙。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2012年5月普京就職總統前夕,莫斯科市中心反普京示威中抗議者與警察對峙。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俄羅斯在2016年舉行國家杜馬選舉,批評普京的政治反對派在選舉中全軍覆沒,而支持普京的統一俄羅斯黨的得票率超出預期,獲得了議會中的絕大多數席位。這次大選非常平靜。而上一次2011年議會選舉後曾爆發大規模的反普京和反政府示威活動。政治學者舍夫佐娃說,普京當局在2016年通過順利舉行議會選舉使政治迫害體制合法化,並強迫民眾適應政治經濟的停滯局面,但除了上街抗議之外,社會釋放不滿壓力的所有渠道都已被堵死。

逐漸擰緊螺帽

活動人士達維吉斯說,當局2016年採取了逐漸擰緊螺帽和溫水煮青蛙的方式加大迫害力度。他說,俄羅斯現在幾乎沒有獨立新聞媒體,反對派根本無法贏得當局掌控操縱下的大選,反對派政黨不被註冊,上街抗議變得更難甚至不可能。

達維吉斯:“法律的嚴苛程度導致不經當局批准無法上街抗議,如果想守法,反對派在莫斯科幾乎無法獲得遊行集會的批准。現在僅剩下了互聯網這個唯一空間還沒有被完全堵死,但現在當局也開始著手控制互聯網。”

政治犯人數大增

達維吉斯說,現在已同蘇聯時代一樣,社會對執政當局無法施加任何影響。

達維吉斯說,他所在的“紀念碑”人權中心目前把許多被捕人士認定為政治犯,2016年政治犯的人數比一年前增加了一倍。

迫害如同蘇聯時代

蘇聯時代的著名持不同政見者,莫斯科赫爾辛基俱樂部主席阿列克謝耶娃說,雖然批評政府被逮捕判刑的人數大幅增加,但不會出現斯大林式的政治迫害,不過老一代持不同政見人士應把經驗和經歷講述給今天反對派人士,讓他們知道一旦被抄家搜查,被逮捕,以及在監獄,在法庭上將如何應對,如何不出賣自己的朋友。

一些分析人士說,對反對派的迫害程度目前已經到達了蘇聯70年代中後期和80年代初期時克格勃鎮壓持不同政見者的水平,俄羅斯的其他一些政治現像也同勃烈日涅夫執政晚期時非常相似。

高官紛紛落馬 普京清洗團隊

除了反對派外,包括州長、政府部長在內的許多普京政府的高級官員也被以打擊腐敗等名義逮捕入獄。社交媒體上甚至有人形容今天的俄羅斯政治氣氛如同斯大林統治下的1937年。政治學者舒利曼說,大批高官紛紛落馬顯示普京手下各個利益集團的爭鬥變得更加激烈,因為經濟危機中大家能瓜分和共享的財富日益減少。

為了應對顏色革命和民眾抗議,普京在2016年組建了國民近衛軍,並進行了大幅人事調整。政治學者彼得羅夫說,普京大力清洗自己的親信團隊為2018年的總統大選做準備。普京的多名貼身保鏢被任命為國民近衛軍司令和州長。普京還更換了總統辦公廳主任。屬於自由派陣營的葉利欽時代的總理基里延科被普京任命為總統辦公廳副主任。

普京尚未確定是否參選連任

普京將在明年宣布他是否將參加2018年的總統大選。預計基里延科將成為普京總統競選總部的負責人。對是否參選繼續執政普京尚未做出最後決定。一些分析認為,普京有可能退居幕後領導國務委員會掌控俄羅斯的實際權力,而總統的職權可能會被大幅削減,那樣的話基里延科將負責推動修改俄羅斯憲法。政治學者索洛維說,作為普京最信任的親信,不排除普京再次挑選總理梅德韋傑夫作為他的接班人的可能。

俄羅斯政界和新聞界秋季曾認真討論過2017年春季提前舉行總統大選的可能,但在美國大選落幕後,提前舉行大選的想法被放棄。索洛維說,克里姆林宮擔心克林頓如果贏得大選,會對俄羅斯持強硬立場,並更多支持普京反對力量。

明年是關鍵

索洛維說,明年除了預熱和準備2018年的總統大選外,經濟危機的持續也將使俄羅斯民眾的思維,特別是對普京的看法發生根本轉變,在2017年很可能迎來拐點。因為老百姓已確信經濟危機將長期持續,而普京現在又無法給出能讓人們滿意的未來計劃。

歷史學家祖博夫說,俄羅斯目前正處在一個轉折階段。
祖博夫:“現在已經到了俄羅斯的政治和社會生活可能發生巨大轉變時刻,涉及到政權更迭,我想這個時刻在最近幾年就會到來。”

或平靜紀念十月革命百年

俄羅斯統計局領導人最近表示,為應付油價下跌和預算赤字很多年前建立的國家儲備基金明年可能會被用光。但有學者分析認為,克里姆林宮仍牢牢控制俄羅斯局勢,2016年更展示出手中掌握足夠資源有能力繼續應對國內和外部世界的各種挑戰,俄羅斯目前的社會政治形勢與百年前不同,普京政府能平靜紀念十月革命一百年。

生活水準未嚴重下降

學者羅戈夫最近發表的報告說,雖然俄羅斯人的實際收入大幅減少,但生活仍保持在2011年的水平,而且今天俄羅斯人的生活水準超過了歷史上任何時期。

俄羅斯今年還大幅降低了通貨膨脹率,多家國際金融機構預測,經濟將停止衰退,明年略有增長,但經濟結構的畸形化趨勢會日益嚴重。

移民潮持續 俄早晚將成民主國家

普京的批評者,知識精英在2016年繼續大批移民國外。俄羅斯參加美國綠卡搖獎的人數突破記錄。活動人士達維吉斯說,那些對俄羅斯喪失信心持悲觀立場的人早已出國,或是放棄了批評政府的活動。留下來的批評普京的人士都對俄羅斯的長遠未來保持樂觀和信心,他們認為俄羅斯遲早都會變成一個真正自由民主的國家。

維吉斯說,如果明年俄羅斯同西方關係緩和,反對派所受壓力可能會減少,但迫害不會停下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