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年終報導:2016中國維權律師

  • 美國之音

江天勇父親江良厚和律師覃臣壽12月15日在長沙索要江天勇的拘留書面通知未果(網絡圖片)

中國“709大抓捕”已經過去將近一年半的時間,但當局針對維權律師的打壓活動一直在變本加厲。在中國領導層強調“依法治國”的2016年,維權律師的生存環境似乎在不斷惡化。當局打壓維權律師所使用的那些老“套路”、新“辦法”是否“奏效”?維權律師群體是否會名存實亡?

*“709”餘波未平*

在“709大抓捕”事件之後,中國當局似乎仍未打算放鬆對維權律師的打壓。 2016年不斷有維權律師被拘押、指控、判刑。本月初,在去年“709”期間被帶走的維權律師李和平被當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起訴,另一名維權律師江天勇也於前不久失蹤,至今下落不明。在江天勇失蹤一段時間後,中國警方承認他曾被長沙鐵路警方拘留九天,原因是“盜用他人身份證”,但拒絕提供隨後的信息。

李和平和江天勇都是中國知名的維權律師,曾代理過多起敏感的維權案件。

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如果江天勇被秘密關押,有可能會遭受酷刑,並表示江天勇在此前幾次“失蹤”期間就被暴打過,造成他的記憶力和聽力受損。

*老“套路”新“辦法”*

2016年,在媒體上公開認罪似乎已經成為當局打壓維權律師的慣常方法。維權律師張凱、王宇先後在電視媒體前“認罪”,但兩人“認罪”的可信度受到外界多番質疑。

此外,曾擔任李和平律師助理的趙威也在去年“709”期間被帶走。她的個人微博在沉匿了一年之後突然於今年7月8日刊登了一篇公開信,信中表示自己“年輕單純、涉世未深”,對“偏執盲目鑄成的大錯感到追悔莫及”,並表示自己被律師李和平利用。

趙威的微博自7月9日就沒有再更新。除了“公開認罪”這一當局慣用的方法外,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總結出中國當局在審理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時所慣用的一些“套路”。

除了這些老“套路”,2016年中國當局還拿出了兩個新“辦法”。中國司法部於今年9月6日、9月18日先後發佈修訂後的《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和《律師執業管理辦法》。其中《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要求律所加強對本所律師執業活動的監督管理,不得放任、縱容本所律師採取煽動、教唆和組織人員到司法機關或者其他國家機關靜坐、聲援、圍觀等行為,以及通過串聯、聯署簽名、發表公開信等方式攻擊、詆毀司法機關和司法制度,並且利用媒體、網絡挑動公眾對黨和政府不滿等活動。
其後公佈的修訂的《律師執業管理辦法》則要求律師不得以“不正當方式”影響依法辦理案件。

有律師表示,兩個新“辦法”針對的就是維權律師這一群體。

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合夥人、維權律師劉曉原認為言論自由是憲法賦予公民的基本權利,律師也應享有公民的權利。

他說:“憲法第35條賦予了公民言論自由權。律師首先雖然他是職業律師,但他也是個公民。這是一個問題。還有司法局對律師這種辦案過程中的這種嚴格的控制,我認為對法治的進步是不利的。”

劉曉原透露,自己曾經因在辦理案件期間寫了一些博客、發了一些微博而被司法局約談。他表示他對外主要披露的是案件中的事實,從法律事實的角度談他的看法,涉及到隱私、秘密的都不會公開。

劉曉原律師在“709”事件中曾被當局帶走談話,但之後被釋放。

*國際社會廣泛關注*

據長期關注中國維權律師狀況的非營利組織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統計,截至11月9日,至少有319名律師、律所人員、維權人士和家屬被當局約談、傳喚、限制出境、軟禁、監事居住或逮捕等。其中有16人仍被羈押待審,20人處於取保候審階段,39人被限制出境,另有1人被軟禁。

2016年,包括聯合國、美國國務院、美國國會、歐盟以及“人權觀察”、“國際大赦”等機構和組織紛紛對中國當局打壓維權律師的行為表示關注。其中美國國務院與一些美國國會議員曾多次呼籲中國當局釋放維權律師,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扎伊德拉阿德侯賽因也曾發表聲明,敦促中國無條件釋放所有自去年7月以來被拘捕的維權律師。

美國國會與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主席、共和黨籍國會眾議員克里斯托弗史密斯與該委員會共同主席、共和黨籍國會參議員馬可魯比奧在今年8月發佈共同聲明,要求中國當局撤銷針對“709大抓捕”事件中被捕律師及維權人士的控罪,並停止恐嚇、強迫,以及“電視認罪”的做法。魯比奧參議員稱中國“不能繼續從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體系中獲益,而同時在自己的國家嘲弄法治。”

國際法專家、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孔杰榮(又譯科恩)早些時候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也表達了相似的看法。他認為中國當局對維權律師的審判是出鬧劇。

他說:“對於維權律師的審判顯然是對司法正義的嘲弄。被告人一直無法獲得公平的機會為他們自己辯護。他們也一直不允許自主選擇代理律師。他們還被拘押了很長時間,不得與外界聯繫。他們還被迫公開認罪。整個事情就是一出出於政治目的的鬧劇。”

孔杰榮曾主張,在中國體制內要求執行中國自身的法律,認為這樣就能推動中國的法治與人權。針對中國當局展開的打壓,他認為,這種做法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曾向當時的中共領導者們提出的允許不同意見的建議“完全相反”,不僅損害了中國人權事業的發展,也損害了中國的法制進程。

*輪番打壓之後,維權律師之路將向何方?*

除了維權律師被當局打壓之外,有維權律師的家屬表示受到此事牽連,被逼迫搬家。還有曾與維權律師一同共事過的律師也表示受到波及,現今已無法正常執業,生活陷入困境。

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律師劉曉原表示,受“709”事件影響,他一直無法從鋒銳所調離,也無法參與律師年檢,因此不能執業,目前處於失業狀態中,不能正常辦理案件,也沒有收入。

劉曉原說,他已經就自己被“709”事件株連無法正常執業一事多次向司法部、全國律協、北京市司法局、北京市律協等部門反映情況,但一直沒有得到解決。

他說:“如果依照法律來辦,假使,就算你認定周世鋒犯罪了,那其他的無辜律師你不能因此而株連啊。目前就是這種狀況,很痛苦。我們這種受牽連的律師雖然表面上沒有被刑拘,但實際上變相得還是有一種。。。感覺無形中在控制你。”

劉曉原表示原本以為當局會對律所施加處罰,然而等來的卻是當局的“冷處理”。

他說:“我們原來以為司法局會處罰律師事務所,說你律師事務所(被)抓走這麼多人了,主任也涉嫌犯罪。但它也不處罰你,實際上是讓你維持不下去,讓你自己感覺你們無法生存。”

劉曉原表示,自己曾因關注艾未未的案件導致兩個年度的律師年檢都無法通過,他當時所在的“北京旗鑑律師事務所”也被迫解散。他說這是第二次遇到類似的困境。

劉曉原說,對於未來的路他感到很迷茫,只能等待。他表示仍然相信會有很多律師會秉持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的原則維護法律的公平正義,維護民眾的合法權益,但他也坦陳現在當局對律師的壓制確實影響了律師的執業和生計。

另一位維權律師陳泰和則認為,中國當局對維權律師的打壓適得其反。他舉例說在當局針對維權律師展開打壓前,他曾試圖組織一個司法交流項目,需要聯繫廣西、廣東等地區的維權律師參加,但當時很難找到。不過他說在當局的打壓開始之後,特別是在他被當局拘捕之後,他在廣西等地認識了許多的維權律師,他說現在的維權律師多了很多。

他表示,一個健康的國家需要和平的抗爭,希望中國當局能夠善待這些維權律師。

陳泰和去年7月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等三項罪名被廣西警方刑事拘留,一個月後轉為監視居住。警方在今年告知陳泰和他們將對他的案件不予起訴。陳泰和隨即辦理赴美簽證,並於今年3月1日抵達美國與家人團聚。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已經多次強調“依法治國”的原則,並提出“任何人都沒有法律之外的絕對權力”以及“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義”等目標。

來自加利福尼亞州的民主黨籍國會眾議員阿蘭洛溫塔爾對美國之音表示,行勝於言。

他說:“我們不看人們說了甚麼,而是看他們做了甚麼。中國當局所做的就是對維權人士進行鎮壓。” 洛溫塔爾議員表示將密切關注中國政府在人權方面的舉動。

陳泰和觀察說,在當局的打壓下,大部分的維權律師都有沉重的危機感,覺到他們有可能被當局以各種罪名拘捕。

陳泰和說,另一位維權律師、網名“屠夫”的吳淦曾向他感慨道,自從從事了維權活動,天天被當局盯著,連遇到美女都不敢多看一眼,硬是被逼成了一個“道德模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