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年終報導:中國網紅經濟爆發當局查禁視頻直播


23歲的張琪格準備從上海的一處網絡演播室開始她的視頻直播。(2016年2月19日)

過去一年來,互聯網名人效應在中國大爆發,網絡視頻直播行業井噴式發展,催生了一些百萬富豪。

不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就在網絡視頻迅速躥紅之際,當局也毫不懈怠地擴大著管控,這個蓬勃的產業成為官方打壓的又一個目標。

互聯網明星們的崛起在中國年輕一代中刮起旋風。那些1990年末出生的人尤其渴望在國內網絡視頻直播市場出人頭地。據網上統計門戶Statista估計,今年這項產業至少價值90億美元,比2015年增長了55%,觀眾群超過5千萬。

網紅熱潮

那些網絡明星被稱為“網紅”,他們可以把網上的名氣變成真實的生意,而且涉足所有行業,不僅限於娛樂、美容和時尚。

22歲的黃仙兒在大學主修廣告專業,跟很多人一樣,她也追求著“網紅”夢。

黃仙兒對美國之音說:“我畢業的時候,這個時代已經到了網絡時代了,還有直播爆發。我幾個同學可能也是在做類似的工作。”

很多年輕的女網紅在網上唱歌跳舞,或者與男性挑逗調情,但黃仙兒卻開闢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她利用接受過的旅遊專家訓練,製作有關城市旅遊的短片。這些短片拍攝和製作好之後,在她所在的公司的優酷頻道上播出。優酷類似中國版本的YouTube。

點擊掙來的收入以及公司廣告贊助為她的網絡生意提供了資金,但黃仙兒還沒有實現盈利,因為據她所在的網紅孵化公司Vermodel說,她剛剛開始吸引到數以千計的粉絲。這家有10名員工的小公司在自己的網站上說,目前和公司簽約的“網紅和主播”超過200人,兼職簽約超過萬人。

明星之路

中國第一代的網絡一線明星包括文學界名人,比如作家韓寒。他在2010年被《時代》雜誌評為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之一。

青島微創新營銷公司首席執行官孟得明說,從那以後,隨著社交媒體的成熟,並且在視頻博客技術的支持下,中國網民獲准通過分享用戶自創的視頻內容的方式來博取網絡知名度。

孟得明說,隨著手持電子設備的普及,網絡視頻快速發展,網紅的明星之路變得更容易了。

他還說,Papi醬以快節奏的搞笑獨白獲得巨大成功,為這個新興市場掀開了新的篇章。

他說:“2016年網紅經濟火爆主要是因為視頻方面,比如Papi醬,年初的時候有投資機構對她投資,引爆了網紅經濟這個話題。”

Papi醬的搞笑獨白拿各種日常話題尋開心,包括中國的男女關係。

她的視頻四個月後賺到了兩億九千萬點擊。

3月間,一位風險投資家投入170萬美元,Papi醬一夜爆紅;在4月間的一次視頻廣告貼片招標會上,各商家紛紛競爭,最高出價3百萬美元,請這位網絡明星推銷他們的品牌。

分析人士說,如果讓規模進一步擴展,把所有行業的意見領袖都包括進來,讓他們維持一個切實可行的網絡商業模式,中國的網紅經濟前景將會一片光明。

網絡管控

但是,孟得明說,範圍廣泛的網絡管控,包括最近禁止直播的措施,有可能再次震動整個產業的大局,不過,他認為,這對網絡名人的影響可能是有限的。

在個人層面,比如Papi醬,據報導某些社交媒體網絡平台要求她刪除某些貼子,當局認為她使用了粗俗或侮辱性的語言。

Vermodel說,它旗下的網紅們還沒有收到任何警告,唯一的例外就是平台提醒大家,他們的直播內容一定要保持“綠色健康”。

在整個產業層面,根據文化部幾天前公佈的一項通知,在全國200個直播平台中,如果任何一家未能獲得許可證,該平台便不得進行直播。

這項通知還說,直播表演者必須在媒體平台實名登記,而媒體平台則要為內容負責,這些內容要遵守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在9月間最後敲定的有關規定。

當地媒體報導說,業界重組是不可避免的。中國200家直播平台包括douyu.com、live.bilibili.com、huya.com等,它們可能很快就要出現在當局的雷達監視屏幕上了。

窒息自由

不過,北京外國語大學教授喬木爭辯說,當局加強網絡管控的真正目標將是那些談論政治發展和有爭議的社會事件的意見領袖。

他說:“他實際上想管的更多的是政治方面的內容,因為有些人在做這種直播訪談節目的時候,會談一些政治、社會話題,實際上他一直在管這一塊內容。”

喬木教授補充說,最新的直播禁令符合範圍廣泛的一系列網絡管控措施。當局製定了一系列的措施,壓製網上和網下的言論自由。

照喬木來看,娛樂界受到的影響將會有限,因為網絡平台將會躲開政治內容或者按照規定對政治內容實行審查。

(美國之音記者艾德在北京對本報導亦有貢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