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日本人不滿暫停返鄉旅行 “我們不是共產國家,憑什麼限制我們?”


日本疫情惡化之際東京一家餐館沒有顧客。 (2021年7月29日)
日本民眾不滿暫停返鄉旅行“我們不是共產國家,憑什麼限制我們?”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36 0:00


日本疫情近日急劇惡化,日本政府日前前宣布第四次緊急事態範圍正式擴大至六都府縣。目前正值日本重要的連假,地方政府呼籲民眾暫停跨縣移動,以保障奧運正常舉行,此舉引起日本社會的不滿。

管理不當 專家意見未被採納

截止8月5日,日本已經連續5日新增確診人數破萬,政府在8月2日宣布將第四次緊急事態範圍正式擴大,從原本的東京和沖繩擴大到納入埼玉、千葉、神奈川與大阪府。

日本星槎大學共生科學部教授鬼頭秀一 (照片提供: 星槎大學 )
日本星槎大學共生科學部教授鬼頭秀一 (照片提供: 星槎大學 )

日本星槎大學共生科學部教授鬼頭秀一(Shuichi Kitoh)對美國之音表示,政府未能有效採納專家意見,是管理效果不彰的主要原因。

他說:“我覺得政府對防疫的有效管理對策趨近於零。政府所設的專家委員會的專業水平沒有問題,但落實到具體對策時,政策部門必須進行調整。政府根本沒有虛心真誠地接受專家委員會提出的科學專業意見,也沒有以專業意見制定對策,所以目前的政策決定缺乏一貫性。專家委員會的存在只是為了讓社會認可,對大眾交代,但並沒有發揮實際功能。"

據日本每日新聞報導,厚生勞動大臣田村憲久8月4日在眾議院厚生勞動委員會備詢時表示,為了因應重症風險高的患者,必須預先確保足夠病床數,而重症化風險較低的患者原則上可在家療養。

日本政府防疫對策分科委員會會長尾身茂指出,只有提供在家療養或是住院治療這樣的選擇,顯然太過簡化問題。輕症或無症狀患者也有重症化的風險,若是讓他們在自宅療養,政府需要先建立起能立即跟醫療機構連結的機制。

尾身茂表示,對於重症優先住院提案,政府並沒有與他商量或討論。

口服疫苗研究者加藤(Kato)對美國之音說:“非重症者暫時在家療養或許可以考慮,但必須要配合醫院與醫生。現在醫療量能明顯開始崩盤了,特別是非都會地區,接下來醫療只會愈來愈缺乏。在家療養者如果病情突然惡化,醫院卻沒有病床可以收容,醫護人員人手不足,而且氧氣也不夠,根本無法因應可能發生的狀況。現在已經變成‘新的醫療緊急事態’,政府本應先與專家商議因應方案。”

跨縣市掃墓須停止 跨國奧運卻放行

目前正值日本重要的盂蘭盆節掃墓連假和暑假期間,因此多個縣政府知事召開會議後,決定呼籲民眾先不要返鄉或跨縣旅遊,以免造成擴散感染。

在山梨縣工作的千葉縣青年木內惇平(Jumpei Kiuchi)對美國之音說:“政府要國民留在家裡不要外出或跨縣市移動,卻繼續舉行跨國盛大祭典的奧運,實在感到很矛盾。一方面,我覺得認真練習的選手也需要有表現的舞台,另一方面,選手村的確診率又那麼高,這種矛盾感就更高了。”

在山梨縣工作的千葉縣青年木內惇平(照片提供: 木內惇平 )
在山梨縣工作的千葉縣青年木內惇平(照片提供: 木內惇平 )

東京奧運的選手在8月4日單日確診率高達29人,目前已有322名奧運相關人員在東京奧運期間染疫。

木內惇平表示,他的年齡尚未到達接種疫苗的標準,為了保護家人,這次就忍耐不回老家看望親人,但確實心情不好。

他說:“我因為求學和工作的關係,一直都住在外地,也不知道人生還有多少短暫的時間能和父母長輩相處。雖然我知道現在不適合跨縣移動,我也會繼續忍耐,但是想念家人的感受真的一言難盡。疫情之下,我格外擔心他們。”

他認為最令人感到不安的是疫苗接種的不確定性,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會輪到自己。

住在長野縣的老奶奶高田芳子(Yoshiko Takata)對美國之音說:“我女兒自從讀大學就住在外面,每一年我最盼望的就是孫子們放暑假來看我。昨天,我孫子在電話裡面問我,奧運有那麼多外國人坐飛機來,為什麼我們不能坐車回鄉下,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的女兒和女婿都還沒輪到打疫苗,我也很擔心他們。”

從7月29日日本全國新增確診人數破萬時開始計算,近日染疫者中30多歲以下族群約佔71%,年輕人感染顯著,而目前日本疫苗接種未達四成。

多次限制導致無感 民眾:治標不治本

日本首相菅義偉在7月30日表示,東京奧運會並不是日本確診病例激增的原因,並呼籲民眾減少外出,在家觀賞比賽。日本政府防疫對策分科委員會會長尾身茂8月4日在國會說,舉辦奧運會影響公眾情緒,削弱了政府要求民眾留在家中的執行效力。

口服疫苗研究者加藤說:“政府規定餐廳只能營業到晚上8點,而且不能提供酒精飲料,所以很多年輕人為了慶祝選手得獎,就在便利商店買了酒,然後群聚在馬路上喝酒聊天。日本文化本來就很重視祭典,像是奧運這種4年才舉行一次的國際運動盛會,充滿熱情的年輕人會隨之興奮想要慶祝,也是很能理解的。況且幾個縣市都已經不是第一次宣布緊急事態宣言了,民眾早就感到防疫疲乏,不太理會防疫規定了。這種狀況如果擴大到地方,會讓地方染疫急速上升,醫療系統會崩潰。”

經營旅遊業的岡田裕次郎(Yujiro Okata)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表示,他一直很守法,為了維護顧客的健康,到目前為止還是遵守規定,但已經瀕臨臨界點了。

他說:“我跟許多旅遊業同行都很遵守防疫規則,即使營業赤字也咬著牙撐下去。可是已經到了第n次緊急事態宣言了,我們真的是受夠了。政府自己在舉辦東奧,外國選手來了又在選手村傳染,民眾為了討論賽事也要聚在一起,政府卻叫大家不要跨縣市旅行,我們實在是氣不過去。我會覺得,既然政府可以辦跨國家的運動會,我們也可以繼續跨縣市的旅遊。日本不是中國,不是共產國家,憑什麼政府可以限制我們,自己卻不做呢?”

他表示,政府的決定太過矛盾,加上旅遊業與餐飲業的影響已經苦不堪言,現在如果業者因此反彈,恐怕會讓疫情更加嚴重。

根據日本富士晚報報導,東京醫療保健大學教授菅原ERISA指出,沒有接種疫苗的年輕族群染疫者人數正快速增加,隨著這些年輕人前往地方,將讓地方曝露在染疫風險中。如果地方染疫者急速增加,很容易對專用病床少的地方造成醫療量能上的壓迫。

殘奧會是否舉行成未知數

奧運期間疫情升溫,讓不少民眾提出直接取消8月底即將舉行的殘奧會的建議,或是也以無觀眾形式進行。

口服疫苗研究者加藤說:“雖然東京奧運會即將閉幕,德爾塔變異毒株的性質不會突然改變,新增確診人數短期內也不會有很大改變,接下來還有殘奧會,現在菅首相也還沒有宣布是否以無觀眾形式進行比賽,很難想像會惡化到什麼程度。數度被緊急事態宣言限制的民眾可能會想趁暑期結束前出外旅遊,加上民眾對於政府缺乏防疫對策卻繼續舉辦跨國運動會的反彈會更高,我實在很不樂觀。”

京都大學傳染科專家西浦博近日公開表示,東京的醫療系統承受力已經接近極限,不馬上取消舉辦殘奧會將是很危險的。他認為,從政治層面來說,日本政府不可能取消殘奧會,因為若取消殘奧會,等於是間接承認舉辦東京奧運會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日本星槎大學共生科學部教授鬼頭秀一說:“日本的政策圈到現在還是持續著二戰期間的模式,缺乏客觀分析情勢的精神,熱衷於利用媒體炒作一時的演出效果,最後招致悲慘的結果。如果日本政府再不改變這種魯莽的決策方式,這次的奧運與疫情就會變成另一場舉國的災難。”

日本政府防疫對策分科委員會會長尾身茂8月4日在國會表示,東京都下週單日新增新冠確診病例預計將達到6000至8000例。他警告說,最差的情形下,東京單日新增病例數可能突破1萬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