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南中國海逐鹿:美日如何反制中國人工島的常態化


美日軍事同盟被視為印太地區安全的基石(美國國防部資料照)
南中國海逐鹿:美日如何反制中國人工島的常態化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59 0:00

美國國務院的一份報告指出,中國在南中國海大部分的權利聲索並不符合國際法。專家認為,即使美日加強聯合軍演與警示,中國也將無視規定繼續在南中國海擴張勢力,在10年內實力大幅超越美軍。

軟硬兼施的擴張

美國國務院海洋與國際環境暨科學事務局(OES)1月12日在至今最詳盡的一份報告中指出,中國在南中國海的大部分權利聲索沒有國際法依據,並導致與周邊國家產生衝突。報告指出,中國海事權利聲索嚴重違背了海洋法治和1982年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中反映之諸多普遍被承認的國際法規定。

另一方面,美國國務院發表聲明,呼籲中國“停止在南中國海從事非法及脅迫性的活動”。

前美國海軍陸戰隊上校,日本戰略研究論壇高級研究員格蘭特·紐瑟姆(Grant Newsham)對美國之音表示,大約從 2012 年左右開始,中國就逐漸在南中國海擴張存在感與軍力,最顯著的是建立作為軍事基地的人工島,讓解放軍能夠更方便地在南中國海佈署兵力。中國憑藉迅速擴張的海軍和空軍,加大對南中國海主權的宣示力度。 。他指出,早在幾年前一些分析人士就認為中國已經控制了南中國海。

前美國海軍陸戰隊上校,日本戰略研究論壇高級研究員格蘭特·紐瑟姆 (照片提供: 格蘭特·紐瑟姆)
前美國海軍陸戰隊上校,日本戰略研究論壇高級研究員格蘭特·紐瑟姆 (照片提供: 格蘭特·紐瑟姆)

紐瑟姆說:“中國海軍艦艇和飛機在整個南中國海定期大量作業。其實,中國的“海上民兵”擁有數量龐大附有武裝配備的專用漁船,這些漁船實際上是用來支援解放軍的。中國的海警也在不斷地擴大編制,從海警所用的船隻可知是為作戰而設計的,並非只是為了海上執法。中國所謂的‘一般’捕魚船隊的配備也可用於在南中國海的指定區域之作戰支援,尤其是其他國家聲稱擁有主權的海域。”

紐瑟姆表示,中國最近在國內通過了相關法律,賦予中國對通過南中國海的某些類型船隻之行政控制權,因此執行這些法律是早晚的事,這個狀況讓日本非常憂慮。

台灣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劉復國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表示,中國正積極地在南中國海區域增加各種的軟硬實力建設,目的在於維護南中國海主權、海洋權益、安全和戰略利益。劉復國把中國在南中國海的活動歸納為五個方面。

他說:“在建島方面,北京已經在美濟礁上進行了多項的基礎設施建造,而這些基礎建設預計將做為雷達與天線所使用。中國的舉措正在讓該島走向‘完全軍事基地化’,鞏固其前進據點。在南中國海硬實力的建設方面:中國想要完整的整合現有各種海上力量,以因應未來海上戰爭型態變化、加強海上能力建設。特別是針對美國及其盟邦在南中國海常態化軍事部屬和軍事行動,要推進反偵察、反威懾、反情報能力建設,形成戰略威懾。”

南中國海的人造島礁渚碧礁(資料照片)
南中國海的人造島礁渚碧礁(資料照片)

關於軟實力建設方面,劉復國表示,中國正以民事化和建設國際公共財為導向,將南沙島礁建設成果提供分享給國際社會,以此彰顯中國做為負責任大國的正面形象。同時也開展國際科技研究、教育、生態環境保護、以及海洋旅遊等民事化建設。此外,中國確實掌握了‘南海行為準則’COC談判的契機,創造外交有利效果,運用COC規範約制住區域內聲稱擁有南中國海區域主權之國家的單邊擴張行動,同時可降低區域外大國、例如美國干涉的影響。

劉復國指出,中國接下來必須準備因應新一輪的法律戰挑戰。

他說:“越南準備依照菲律賓前例訴諸國際仲裁或司法途徑,作為中越海上糾紛的解決途徑,以及中菲南中國海仲裁案負面影響持續被擴散的效應影響下,這些行動將會挑戰中國對於南中國海主權的主張。”

日本或應主動對中國示警

日本讀賣新聞報導,日本海上自衛隊從去年3月開始,曾數度在中國聲稱擁有主權的南中國海的人工島附近航行,仿效美國的航行自由任務,目的是牽制中國試圖在南中國海周邊海域單方改變現狀的行為。

日本政府相關人士透露,去年3月起,海上自衛隊的護衛艦在南中國海的航行區域,包括中國自行主張的領海外側附近以及越南、菲律賓等國聲稱擁有主權的南沙群島周遭公海海域航行。去年8月,另一艘海上自衛隊的護衛艦在南沙群島周邊航行。

防衛省官員強調,此舉對曲解國際法的中國帶有警示意味,要求中國應遵守航行自由與海洋法律秩序。

此外,共同社1月9日報導,考慮到包括台灣局勢在內的情勢演變,海上自衛隊護衛艦“五月雨號”(DD-106)自日本啟程,開赴中東的亞丁灣。 “五月雨號”同時執行反海盜與情報蒐集等兩項任務,是日本首艘“兼職”的護衛艦。

台灣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劉復國表示,這是為了在日本周邊保留實力。

台灣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劉復國(照片提供: 劉復國)
台灣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劉復國(照片提供: 劉復國)

他說:“日本此舉的主要因素是考慮 (日本)周邊的情勢,特別是台海與釣魚台的狀況,必須預作準備。因此軍艦由原本的‘一艦一任務’改由一艘護衛艦承擔兩項任務,以因應中國之兵力變化,將大部分軍艦盡量留在日本周邊以因應中國可能帶來的緊急狀況。以目前美日聯合防堵中國軍事擴張的態勢看來,預料這類政策未來將持續下去。”

前美國海軍陸戰隊上校,日本戰略研究論壇高級研究員格蘭特·紐瑟姆認為,無論是海上自衛隊去年3月與8月的日本版“航行自由作戰”,或是把大部分軍艦留在周邊的政策,都不如更直接的警示行動。

他說:“我認為日本可以派遣一兩艘船艦穿越南中國海,甚至靠近受到中國控制的島嶼,其實派遣潛艇和飛機也並無不可。這些行動是給中國的“警訊”,具有相當的重要性,表明日本願意主動捍衛自己的國家利益,並可能配合使用經濟和金融等措施,與美國、澳大利亞、台灣、越南、菲律賓等盟友加強合作,在防止中國控制南中國海方面取得主動權。”

不過針對目前實施這種行動的可能性,紐瑟姆認為,有自衛隊編制上的實際困難。他指出,日本海上自衛隊本身的規模太小,無法在南中國海的嚴重衝突時即時與解放軍的海軍抗衡,因此海上自衛隊需要將規模擴大一倍,以目前看來有相當的難度,所以日本必須依賴美軍的力量。

中國軍力10年內將急速擴張

中國半官方智庫“南中國海戰略態勢感知計劃”(SCSPI)1月9日在推特表示,美國派航空母艦“卡爾文森號” (USS Carl Vinson CVN-70)和直升機船塢登陸艦“艾薩克斯號”(USS Essex)與護航軍艦前往南中國海,並已於11日晚間駛入南中國海南部海域。

“艾薩克斯號”為美國海軍僅次於航母的大型水面艦。美國上次派出雙航母在南中國海演習是2020年7月,以及2021年2月;卡爾文森號”航母打擊群去年10月也曾在南中國海和日本的護衛艦“加賀號”(JS Kaga, DDH-184)聯合演習。

台灣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劉復國表示,美日聯合軍演對於中國,是直接傳達壓制中國海上力量擴張的強烈訊息。

他說:“美日兩軍正在透過密集的軍演強化聯合作戰能力,傳遞‘抗衡中國’的強烈訊息。美日設定的目標是針對台海和釣魚台群島的緊張情勢。另一方面,中國也運用其龐大軍事力量進行演習,與美日對峙、互別苗頭。同時也與俄羅斯進行聯合演習,與美日海軍形成對峙。”

前美國海軍陸戰隊上校,日本戰略研究論壇高級研究員格蘭特·紐瑟姆認為,中國會繼續增強其在南中國海的軍事佈署,一直擴張到與美日同盟在南中國海及周邊地區佈署的力量落差大到無法比較為止,或者會一直擴張到中國認為它可以強行要求其他國家的軍隊在未經中國許可之下遠離南中國海的程度為止,而且達到這個程度的時間不遠了。

紐瑟姆說:“目前中國在南中國海的軍事佈署還不到那個節骨眼上,不過再等 5 到 10 年,針對美國海軍每在南中國海佈署一艘軍艦,中國海軍就有實力至少佈署 10 艘軍艦。這還是以中國海軍在過去 20 年內擴張的進程計算,從現在到未來遠遠不只如此。不幸的是,美國最近才終於醒過來,仍在苦苦思索如何應對中國的威脅,而日本也在苦苦向美國尋求指導和支援。”

此外,紐瑟姆認為,中國還會積極介入在南中國海區域之外的國家,以分散美國的實力。

他說:“中國擴張勢力的目標是放眼全球的。除了亞太地區,中國在拉丁美洲、中美洲、非洲都持續性地、悄悄地建立了廣泛的影響力,目前是以經濟、商業、政治力量為主,但未來一定會有軍事力量介入。中國會繼續擴大其‘全球影響力’,讓美國將更難專注防止中國在南中國海的勢力擴張。”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