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扎克伯格無處安放的中國情结


美國科技巨頭臉書的首席執行官扎克伯格7月29日在一聽證會上。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59 0:00

對於美中兩國人民來說,美國科技巨頭臉書的首席執行官扎克伯格都早已不是一個陌生的名字。

在美國,他是身價高達960億美元,家喻戶曉的社交媒體大亨。

在中國,他被稱為“小扎”。娶了個有中國血統的老婆,學中文,到清華大學演講,還曾經請習近平給他的女兒取名。

然而,從2015年到2020年,扎克伯格對於中國的態度似乎出現了180度大轉彎。從曾經曬出在天安門跑步,到現在公開指責中國科技公司侵犯言論自由。專家認為,臉書中國政策出現轉變源於對無法在中國市場公平競爭以及中國政府審查帶來的國家安全威脅的憂慮,同時也希望分散美國政界對於矽谷公司在壟斷和用戶隱私保護問題上的注意力。

扎克伯格給TikTok搞了塊絆腳石?

上週,華爾街日報刊登了一篇報導,指出在去年九月,臉書CEO扎克伯格曾經與阿肯色州共和黨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會面。一個月後,科頓與民主黨參議員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發表聯名信,要求情報部門對中國社交媒體應用TikTok展開調查。

報導還說,扎克伯格在去年10月的一次私人晚宴上,向特朗普總統提出TikTok等中國互聯網公司的價值觀和技術主導地位對於美國科技公司造成了巨大威脅。此後,美國政府啟動了相關TikTok的國家安全調查。

這篇報導得出的結論是,扎克伯格促成了美國對TikTok 展開國家安全調查。

對此,臉書發言人安迪·斯通(Andy Stone)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扎克伯格從來沒有表示應當對TikTok實施禁令。

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在接受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CNBC)採訪時表示,這則報導“可信度為零”,並說特朗普政府對於TikTok的行政令與扎克伯格“毫無關係”。

臉書的中國政策

根據互聯網數據資料網Statista的統計,截至2020年第二季度,臉書擁有27億月用戶,位居世界第一大社交網絡平台。

過去幾年的數據都顯示,臉書最大的用戶成長空間在亞太地區。

幾年前,急於尋找新市場的臉書把目標鎖定在中國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北京在2009年禁用臉書,也就是說,如果解禁,那裡的7億互聯網用戶都可能成為臉書用戶。

那時的扎克伯格頻頻向北京示好。他自己學習了中文,在2015年用中文在清華大學演講。

他在臉書上發文,說自己正在讀中國科幻小說三體。

他曬出霧霾天裡在天安門廣場晨跑的照片。據報導,他還在白宮晚宴上請習近平主席為自己當時未出生的女兒Max取中文名字。

當時的扎​克伯格看中的是視頻應用Musical.ly, 2016年臉書曾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試圖收購這個應用。 14個月後,中國科技巨頭字節跳動(ByteDance)斥資8億美元成功收購了Musical.ly, 並與當時現有的TikTok合併,逐漸演變為今天擁有5億用戶、遍及150個市場的短視頻應用程序TikTok。

字節跳動收購Musical.ly成為一個節點。臉書對於中國市場和與其存在競爭關係的中國公司政策轉變從2018年就可以初見端倪。

2018年9月,臉書二把手,首席運營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 在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作證時說,臉書只會在尊重其價值觀的國家運營。

“這也包括中國嗎?”參議員馬克·盧比奧問。

“這也包括中國”,桑德伯格回答。

到了2019年3月,這個勢頭似乎更加明顯。在宣布其“隱私至上”的社交媒體平台時,扎克伯格說,臉書不會將自己的數據中心設立在“一直違反隱私和言論自由的國度”。中國對於外國互聯網公司的第一個要求就是所有用戶數據一定要存儲在中國境內。

“我們的應用擁有強大的加密和隱私保護功能, 全世界的示威者和活動人士都可以使用。而成長迅速的中國應用TikTok上,即使人在美國,談及這些示威也會受到審查”,扎克伯格2019年10月在喬治城大學的一次演講中說,“這是我們想要的互聯網嗎?”

他警告,中國現在正在向外輸出中國模式的互聯網。

“直到最近,全世界除了中國以外,都在使用擁有言論自由價值觀的美國互聯網平台”,扎克伯格說,“我們無法保證我們的價值觀會在這場較量中勝出”。

抨擊≠ 放棄中國市場

不過,塔夫茨大學(Tufts University)網絡安全政策助理教授約瑟芬·沃爾夫(Josephine Wolff)認為,臉書目前的做法並不意味著該公司已經放棄了進入中國市場。

“我認為實際上這並不衝突,希望進軍中國市場,同時對於某些中國公司和應用帶來的威脅有所顧慮。我認為這並不意味臉書已經放棄了去中國做生意,但是顯然他們對於中國政府、以及中國科技行業與政府的關係有所保留,”沃爾夫對美國之音說。

她認為,臉書態度的轉變也與該公司近兩年受到的審查有關。國會最近兩年不斷加強反托拉斯審查(anti-trust scrutiny),臉書這個巨大的商業帝國在此輪美國政府對於矽谷大科技公司的反壟斷審查中首當其衝。同時臉書還受到了有關用戶隱私保護和用戶數據安全的一系列國會質詢。

“我認為臉書公司感到不公,他們認為自己受到了非常嚴苛的審查,而他們眼中其他帶來更大威脅的科技公司卻沒有受到美國政府同等的審視”,沃爾夫告訴美國之音。她補充說,中國科技公司在保護用戶隱私以及言論審查上的問題是客觀存在的。

也有分析人士認為,臉書的舉措更多是因為TikTok威脅到了臉書公司在社交媒體行業的壟斷地位。

網絡安全諮詢公司Avant Research Group 首席技術官阿倫·維什瓦納特(Arun Vishwanath) 認為,這僅僅是問題的最小一部分。

“我認為,臉書和TikTok爭奪市場只是問題很小的一部分。臉書(在中國市場)沒有機會公平競爭,並且他們確實對於國家安全問題有所擔憂”, 維什瓦納特告訴美國之音。

他認為,扎克伯格對於中國政府審查帶來後果的顧慮是真實存在的。

“防火牆已經把互聯網分裂了,一個為14億中國人服務,另一個為全世界其他人所使用。現在,這個矛盾變得更加突出,” 維什瓦納特說。

不管出於什麼目的,臉書公司目前的中國政策與特朗普政府目前謹慎對待中國高科技公司帶來威脅的舉措一拍即合。

沃爾夫教授說,對於中國科技公司的不滿已經在華盛頓孕育多年。 “從2013,2014年開始,美國就對於中國的網絡間諜活動顧慮重重。中國竊取美國公司的知識產權和其他信息來使中國公司受益”,她說。不同的是,2016年之前,美國著重於使用外交手段,而現在,美國傾向於直接對構成威脅的中國公司實施禁令。

據BuzzFeed網站報導,扎克伯格在一次臉書全員大會上對於特朗普簽署TikTok禁令表示擔憂。

“我認為長期來看,這是一個不好的先例”,BuzzFeed引用扎克伯格的話說,“我擔心這可能在世界其他國家帶來長遠的後果”。

沃爾夫認為,禁止其他國家開發的軟件和應用對於全世界所有科技公司來說都是個危險的領域。

“臉書知道外國政府可以對美國公司採取同樣的舉措,就像我們現在試圖禁用外國應用那樣。這個禁令把這種做法合法化了”,她說。

維什瓦納特說,美國原本的政治壓力主要是制裁或是援助兩種表現形式 ,對於TokTok, 微信,華為等公司的舉措標誌著一種新的政策走向。

“這是第三種政治壓力:不讓你進入我的市場。我不知道這是否有效,但是這是國家網絡安全政策上的一種新戰術,”他說。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