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恐嚇拘禁-澳廣前駐京主任的中國噩夢


澳廣駐京記者比爾·博圖斯 (右)與澳大利亞金融評論駐滬記者邁克·史密斯在悉尼對媒體講話。 (2020年9月8日)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 前駐北京辦公室主任馬休·卡尼(Matthew Carney) 星期一(9月21日)揭露他和家人2年前在中國的驚險遭遇,包括他和女兒被威脅拘禁,以及他被要求對報導進行自我審查。

卡尼星期一在這篇以第一人稱所寫的文章中說,他之前沒有揭露這段經歷是因為他希望避免給澳廣在中國的工作帶來“負面影響”,但是兩週前在兩名澳大利亞記者遭中國驅逐後,卡尼才選擇現在揭露自己和家人2年前在中國遭遇的經歷。

澳廣常駐北京記者比爾·博圖斯(Bill Birtles) 以及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Australian Financial Reiew) 長駐上海記者邁克爾·史密斯( Michael Smith) 遭到國安人員騷擾約談,在中國經歷“驚心動魄”的120小時“人質外交”後,於9月7日緊急撤離中國回到悉尼。

澳大利亞2018年通過“反外國干預法”,內容包括禁止外國干涉政治,加大對洩露機密信息的懲罰力度。雖然政府官員說這些法律並不針對任何國家,但是中國對這個法律感到非常憤怒,一直將這項立法視為侮辱。卡尼說,“反外國干預法”開啟了他和家人“長達三個月各式各樣的恫嚇。”最後迫使卡尼一家不得不盡快離開中國。

卡尼寫說,2018年8月31日他下班前,中共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辦公室一名男子打電話到澳廣北京辦公室,此人拒絕說出自己名字,但是要求辦公室的中國同仁寫下他要宣讀的聲明文字。此人說,澳廣的報導“違反中國法規、散佈謠言、非法及有害的信息,危害國家安全並損害民族自尊。”

就在這通電話打來的三週前,澳廣網頁突然在中國被禁,卡尼說,他在網頁被封後一直設法向官方尋求說法,接著就接到了這通電話。

卡尼在文中說,中國政府對外國記者進行監視。例如他和澳廣同事報導新疆維吾爾族遭大規模拘禁消息時,被大約20名公安人員緊隨,半夜還有人敲旅館房門,盤問記者們當天的活動。

此外,中國當局還對外國記者進行隱秘式的網路監控。卡尼說他還親眼看到有人遙控他的電話,並進入他的電郵信箱,而且讓他看到電郵被打開。卡尼認為這是故意的,是為了讓他知道有人正在監看他的電郵。

卡尼在文中提到自己的簽證驚險記。他說,他知道中國當局常常用護照簽發或加簽與否作為對付外國記者的手段,所以他提早提交續簽申請。沒想到他被當局多次請去“喝茶”。一名姓孫的女官員拿著他寫的有關新疆再教育營、政治處決、專家把習近平歸類為獨裁者等文章,憤怒的批評卡尼侮辱中國人民和領導,違反中國法律,要對他展開調查。卡尼說,這名孫姓女官員很有製造和恐嚇的本事。

卡尼說,接下來兩個星期只要他報導有關中國的“負面”報導後,就會被叫去“喝茶”。

在卡尼被約談後,卡尼14歲的女兒亞絲明(Yasmine) 也被中國當局調查。當局說他的女兒違反護照簽證規定,並且以中國法律明定14歲已經成年為由,威脅拘留亞絲明,而且可能會被關押到不明地點。

為了保護女兒以及澳廣在中國的工作和同仁,經過與澳大利亞駐華使館商量後,他決定與女兒前往政府部門,錄製影片認罪。

卡尼後來雖然被當局許可護照續簽兩個月,而不是他申請的一年續簽,得以暫時停留在中國,但是一名他在報導中提到的中國婦女揚言採取法律行動控告他誹謗,而這名女士的丈夫是名活躍的、野心勃勃的共產黨員。卡尼接受了在紐約一名美國律師的建議,在這個法律訴訟提出前趕緊離開中國,因為一旦法律程序啟動他就會被禁止離開中國。卡尼問說,這是對他自己和澳廣的又一次恫嚇嗎?

這位美國律師說他代表了幾十名情況類似的外國客戶,有些人已經困在中國多年得不到解決。

卡尼文中最後說,當他和家人在寒冷的12月搭上夜晚飛機飛向悉尼的時候,他有著從來沒有這麼棒的感覺! (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