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市民在警察攔截下到商場參加雨傘運動六週年紀念活動


香港市民在警察攔截下到商場參加雨傘運動六週年紀念活動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03 0:00

香港市民在警察攔截下到商場參加雨傘運動六週年紀念活動

9月28日是香港雨傘運動6週年紀念日,傍晚有市民在金鐘太古廣場發起“和你Shop”活動紀念傘運。參與活動的民眾在商場內高呼口號,並唱起《願榮光歸香港》這首抗爭歌曲。活動開始約一小時後,大批警察進入商場,並包圍驅趕記者進入警方設定的封鎖線,並逐一審查記者證件。美國之音記者也一度被圍,登記資料後獲放行。

香港市民 Ivy 說:“今日是9.28雨傘運動六週年,每年這日都會是紀念這個日子,是承傳真普選的訴求和雨傘的精神。(六年前後)政治生態是差了很多,以前都可以說有遊行集會,好似這里金鐘太古廣場這樣,半年之前大家依然可以在這裡叫口號,光復XX那個口號,但現在居然大家是很避忌,很多東西都怕不能說,自我審查的氛圍是令人很窒息的,言論自由我認為是大幅倒退的。很多集會,次次申請都會被警方反對。好像是10月1號搞遊行那樣,秒殺,第二日就被警察反對那樣。所以比起傘運,我覺得香港人的自由是大幅倒退的。”
她繼續說:“我覺得(未來)是灰暗的。甚至難以想像,明年這種9.28的傘運七週年還可以不可以這樣聚集呢?說不定國安法會把人抓去坐牢,其實都很難去想像,但我覺得會更加差。除非國際的聯署……我們有跟美國官員見面,我覺得只是一種象徵式,是不是一年之內會令中共、港府真的去認真聆聽香港人的訴求,我就不感樂觀的。”

另外一名香港市民 Kenji 對美國之音說:“我是想支持六年前雨傘運動。往年都沒有來過的,今年第一次來。因為今年比較特別,因為去年開始由六月就有反修例運動,到現時今日為止,我有時間都會出來游行示威集會。不要說和六年之前,和回歸之前有很大分別,參與集會的自由或者說話方面都已經被嚴重剝削,尤其是你們這些新聞從業員,之前都有限製網媒不給採訪,一些“認可”的新聞記者才可以採訪。所以其實自由報導都可能進一步被影響。未來是更加黑暗,可能很多時候都會以言入罪,好像最近快必(譚得志)都被國安部逮捕。“

在場參與的另外一名香港市民黃先生對美國之音說:”絕對值得紀念,雨傘運動就是一個優質民主政治改革的代號。優質民主政治改革其實在周圍都有用的,不單止是香港。它的相反就是專權或者極權。雨傘運動就好似一個啟蒙,慢慢步向真正的自由的運作。“

記者問黃先生,究竟六年前的香港和今天的香港,氛圍有何變化?他對美國之音說:“我覺得很不同了,因為在六年前的雨傘運動,它仍然是在用傳統那種公民抗命的方式,即集會跟著坐在這裡等警察來抓自己,透過這樣被捕去彰顯法律的公義。但是2019年的時候就已經轉化到成為一個Uncivil Disobedience的狀態,是一個步向成熟的狀態。就是說不會坐在這裡等警察抓自己,但是就會Be Water。 Be Water當然不只是散開那麼簡單,即上善若水,水向低流,將一些優質的思想,例如像是民主自由這些帶給社會。所以是很不同的概念,但是目的兩個都一樣。就是優質民主政治改革。”

記者問黃先生,對於香港的政治環境,今日和六年前有什麼分別?他回答說:“現在我們面對的是法制崩壞的狀態,六年前也不會有那麼厲害的警暴,也不會有一些惡法,例如一些不公正的法例,好像所謂的國安法,凌駕所有的普通法、在香港行使70年的法律,甚至傳媒的採訪,都是大大地被打壓,所以是完全沒得比的,我們現在處於一個法制和所有方面的崩壞狀態。”

在被問到覺得香港的未來會如何,黃先生說:“香港的未來,我覺得是非常慘。想知道香港的未來,看看隔壁城市就知道了。在言論自由、教育、和國際關係都是處於一個非常惡劣的狀態。”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