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12港人家屬再收”家書”要求請律師代認在港控罪 律師質疑中方 "套料”


12港人關注組聯同多名家屬12月12日召開記者會。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56 0:00

12名被扣押在深圳鹽田看守所超過100日的香港青年事件有新進展。其中兩人家屬最近再收到被捕人的親筆信,要求委託律師承認在香港的罪行。前香港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質疑,此舉涉嫌有中國內地官派律師替中國收集情報,交給香港警方調查之用。

12名年齡介乎16至30多歲的香港青年,包括涉嫌觸犯港版國安法的香港故事成員李宇軒在內的11男1女,曾經參與去年反送中運動,8月23日被指懷疑乘搭快艇偷渡到台灣途中,懷疑在香港東南方水域被中國廣東省海警截獲,被送到深圳鹽田看守所扣押,至今超過100日。

深圳市鹽田區人民檢察院9月30日通報,以涉嫌組織他人偷越邊境罪,批准逮捕鄧棨然、喬映瑜,以涉嫌偷越邊境罪批准逮捕李宇軒、黃偉然、張俊富、張銘裕、李子賢、郭子麟、鄭子豪、廖子文、嚴文謙、黃臨福10人,至11月27日,12港人被移送鹽田區檢察院審查起訴,不過,家屬委託的中國內地代表律師仍然未能與12港人會面,中港當局堅稱他們已經各自接受兩名官派律師。

12港人關注組較早前向傳媒公佈,部份家屬11月底收到12港人的親筆信,但是關注組質疑,信件內容大致相同,表示在看守所吃飽睡好,沒有受到虐待,又表示有悔意,要求家屬低調,不要接觸傳媒,可能是有官方藍本而寫。

12港人關注組:部份家屬收到第二封家書

12港人關注組星期六(12月12日)聯同多名家屬召開記者會,公佈部份家屬收到被捕人的第二封家書,另有家屬收到聲稱中國內地官派律師的來電,要求提供全家福等可疑事項,亦有被捕人在香港的銀行戶口無故被取消。

在香港被控暴動及襲警罪的李子賢的父母在記者會上表示,收到兒子的第二封家書,要求他們委託律師承認在香港的罪行。李子賢父親認為,中港兩地司法制度不同,李子賢信中內容有可疑。

被捕12港人李子賢父親表示,收到兒子親筆信要求家人委託律師承認在香港的罪行, 認為信中內容有可疑。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被捕12港人李子賢父親表示,收到兒子親筆信要求家人委託律師承認在香港的罪行, 認為信中內容有可疑。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李先生說:"那封家書我兒子跟我說,叫我去找香港的律師,叫他(律師)代表他(李子賢)認罪,即是認了香港那條罪,但是我覺得(中國)國內同香港的司法(制度)大家都不同,他為甚麼會在信裡面會寫及,要我找律師去代表他認香港那條罪呢﹖所以我覺得有些疑點。"

李子賢母親李太太批評,香港入境處及駐粵辦,幾個月來都未能向兒子轉交家人的信件,因此擔心李子賢可能在看守所受到嚴刑等不明情況下,才寫信要求家人在香港請律師代他認罪。

李太太說:"我不知他(李子賢)在甚麼情況下,可以令到我的兒子寫一篇東西,叫我們幫他認罪,我不知他有沒有受到甚麼嚴刑那些東西。"

李太太表示,他們委託的中國內地代表律師一直未能與李子賢見面,她多次收到自稱中國律師的人來電以及微信聯絡,但是一直不願意透露姓名、律師事務所等資料,並多次要求她寄全家福合照到深圳,她的兒子在信中亦有要求寄全家福照片,使她大感奇怪,并拒絕相關要求。

黃偉然妻子:官派律師疑似在收集情報

在香港涉嫌製造爆炸品黃偉然的妻子表示,上星期兩度收到中國內地官派律師來電,查問丈夫在香港的案情,以及與丈夫其他被捕人士的關係。她形容該官派律師疑似在套話(收集情報)。

被捕12港人黃偉然妻子收到中國內地官派律師來電,查問丈夫在香港的案情。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被捕12港人黃偉然妻子收到中國內地官派律師來電,查問丈夫在香港的案情。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黃太太說:“我覺得他(官派律師)多半是想套話 (收集情報),他就詢問了一些我丈夫在香港的一些案情的細節,然後我就沒有跟他多說,然後他就安慰我說,其實我丈夫在大陸的那些案子,其實不會太大的,案情不會太嚴重,因為公安的起訴書當中,沒有將我丈夫的案情寫進起訴書裡面,我不知道他為甚麼要跟我強調這個。”

另一被捕者黃偉賢的媽媽表示,中國內地官派律師沒有回應如何支付律師費,認為兒子身無分文,不可能在看守所自行聘請律師。黃媽媽呼籲,中國當局盡快公佈案件審訊日期等細節,她希望可以到深圳旁聽,早日見到兒子,她又希望兒子可以早日回家。

被捕12港人黃偉然媽媽希望兒子可以早日回家。。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被捕12港人黃偉然媽媽希望兒子可以早日回家。。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黃媽媽說:"我希望(中國)內地快些公佈審訊日期,我很掛念我兒子,我很想去看一下我兒子,我很久沒有見過我兒子了,快要4個月了,請你們告訴我,我是一個普通的媽媽而已。"

涉嫌串謀意圖危害生命而縱火的鄧棨然的家屬表示,最近收到鄧棨然第二封家書,除了好像第一封信官腔式提及他在看守所的生活,以及健康良好之外,並簡單交帶家人處理他在香港的貨物。不過,鄧棨然家屬表示,早前收到中國銀行通知,因商業行政理由終止鄧棨然的銀行戶口。

鄧棨然家屬又表示,較早前收到聲稱中國內地官派律師來電,但是沒有交待案件的進展。

鄧棨然家屬說:"自從他(鄧棨然)被大陸當局抓了之後,其實他在香港、之前中國銀行都寄了信給我們,就是用一些商業或者行政的原因,就將他整個戶口凍結,即是整個結束了,所以其實我們都做不了甚麼,而且看他和喬映瑜的罪名暫時是比較嚴重,但是到這一刻其實我們在官派律師方面,都沒有任何的消息,即是他(官派律師)只是致電給我們,交帶過剛剛講的內容之外,之後我們再致電給他,甚至發短訊給他的時候,其實他都是沒有回應我們,他對我們的答覆,都只是告訴我們,他(鄧棨然)現在的案件已經轉交到檢察院,但其實我們在新聞已經知道(這些消息)的時候,我那需要他告訴我﹖所以希望真的可以用家屬律師(優)先。"

涂謹申:不排除官派律師欲套取案情再交予香港警方

民主黨前立法會議員涂謹申在記者會上表示,香港律師必須確定當事人自願及清醒下給予指示,就算是當事人的父親都不可以代為向律師作出任何指示,而且被告如果不在香港,就算他認罪,法院都不可以處理。

涂謹申質疑,為何在一國兩制之下,中國內地的律師可以干涉被捕人的香港家屬代為認罪。

涂謹申說:"如果(中國)內地、即是我不知為甚麼,它是處理它的一國兩制,它應該處理它內地的事,它為甚麼要干涉香港,然後叫香港的律師,你說威迫也可以,你說利誘也可以,你說甚麼都好,叫家人代他認罪呢﹖最實際的就是如果(中國)內地覺得香港的罪是嚴重些,或者它更重視,我不知是不是,不如它相對來講(中國)內地那個(罪名)比較輕微的,甚至以往幾十年真的那些汪洋大盜,都沒有告相關的罪的,是不是(中國)內地應該立即將那個人交回來香港,然後等香港的法律處理。"

民主黨前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表示,被告如果不在香港,就算他認罪, 法院都不可以處理。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民主黨前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表示,被告如果不在香港,就算他認罪, 法院都不可以處理。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涂謹申表示,中港兩地的律師行有常規的渠道可以聯絡,不需要透過家屬傳話,他重申,家屬不信任官派律師,難以理解這些律師為何查問被捕人在港案情,不排除是想套取案情,然後再交予香港警方。不過,涂謹申強調,有關資料不可能用作香港法庭的呈堂證供。

涂謹申說:"講到底其實起碼我認識的一些家屬,他(們)到現在仍然是覺得自己信任的律師,不能夠代表自己的家人去辯護,他們仍然是不服氣的,仍然心裡覺得是你官派的律師做這些事情,他們都沒甚麼信任的,當然現在你硬來了,硬說官派律師又說甚麼,他(家屬)沒辦法不跟你聯絡,希望在這個過程裡面,能夠拿到最多的資料,甚至可以告訴香港人、香港政府,香港人在(中國)內地的法律權利是得不到保障,即是換句話講,不要講法治,即使是按(中國)內地依法治國的標準都做不到。"

岑敖暉:擔心12港人被剝奪在中港兩地公平受審機會

12港人關注組成員、荃灣區議員岑敖暉表示,據黃偉賢的家人透露,他在拘押期間被問話最少12次,當中涉及與偷渡到中國無關的事情,包括他在香港涉嫌干犯的罪行、與另外同時被捕的港人的關係等。他質疑中國當局可能透過盤問12港人,獲取有關香港社運案件的情報,擔心12港人可能會被剝奪在中港兩地公平受審的機會。

12港人關注組成員、荃灣區議員岑敖暉質疑中國當局可能透過盤問12港人, 獲取有關香港社運案件的情報。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12港人關注組成員、荃灣區議員岑敖暉質疑中國當局可能透過盤問12港人, 獲取有關香港社運案件的情報。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岑敖暉說:"很明顯在中國公安下的審問,亦都有非常之多關於香港案件、香港案情以及香港示威安案件,希望透過不知是不是嚴刑迫供,可以獲取第一、香港社運案件的情報、人物關係;以及第二是令到這12名的被捕人士,是在公安的迫供底下,是承認香港的罪行,希望是可以在大陸、中國大陸坐完牢之後,在香港繼續會被定罪,從而剝奪他們在香港亦都接受一個公平審訊的機會。"

12港人關注組代表家屬重申,要求讓家屬委託的律師會見及代表12港人、確保審訊公開進行,不可以秘密審訊,並提早通知家屬有關審訊日期,讓家屬能到場旁聽,以及讓12港人收到家屬回信及與家屬以電話聯繫。

關注組亦印製了多款聖誕卡,將會在香港各區設街站,讓市民寫聖誕卡寫上祝福給12港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