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財政部將展開調查研究 中國將不再是洗錢天堂?


美國財政部大樓夜景 (2020年12月13日)

上個月在美國國會通過的年度國防授權法案,除了指導美國國防政策和軍隊建設,還包含了一項重要任務。法案中特別點名中國,要求財政部利用一年的時間研究來自中國的洗錢風險,並製定防範這些風險的策略。

分析人士認為這凸顯了美國行政和立法機構對於中國的進一步審查,以及美國政府憂慮中國在構建金融監管體系方面不夠透明。

在很多西方國家,人們驚訝地看到中國富豪在洛杉磯近郊用現金買下兩百萬美金的豪宅,或是在溫哥華街頭的留學生打開自己蘭博基尼的車門,各大奢侈品店裡穿梭著不少中國面孔。所有人都會有所疑慮,他們的錢是哪兒來的?

來自中國的洗錢風險到底有多大?犯罪分子洗錢的途徑有哪些?中國在防範洗錢方面有沒有做出任何成績?我們諮詢了銀行業和法律界的專家,希望為您解答這些問題。

非法資金流出中國

“首先我們要明確洗錢的定義,那就是資金從中國境內的非法流出,”英國反洗錢專家格雷厄姆·巴羅(Graham Barrow) 對美國之音說。

洗錢一詞來源於20世紀初葉芝加哥黑幫艾爾·卡彭(Al Capone)利用投幣式洗衣店來合理化其犯罪所得,也就是將通過犯罪或非法手段獲得的金錢通過金融作業流程轉變成合法的資金。

洗錢已經成為國際社會一個越來越嚴重的問題。根據聯合國毒品犯罪辦公室(United Nations Office on Drugs and Crime) 的數據,每年全世界的洗錢總額佔了全世界生產總值的5%,暨兩萬億美元。

巴羅說,過去,國際反洗錢的努力聚焦在中歐、東歐和前蘇聯加盟國上。然而現在,“國際社會看到中國---這個共產主義政權下的資本主義社會---產生了一個巨大的地下錢莊,並且將資產轉移到境外,這已經成為了一個大問題,”他說。

美國國務院在其2020 全球毒品管制年度報告中將中國列為主要的洗錢國家。 “慣用的洗錢方法包括大額現鈔走私,貿易洗錢,使用影子公司,修改發票,購置地產,博彩以及通過非法的地下錢莊洗錢,”報告如此寫道。

《國防授權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 要求財政部部長根據美國政府問責辦公室審計的數據來對中國的非法金融風險進行評估。這份報告將研究有關中國政府和包括金融機構在內的中國公司帶來的風險,以及中國政府相對較弱的監管措施是否促成了這些金融犯罪。

洗錢途徑

那麼,中國境內洗錢的常用途徑有哪些?

第一就是賄賂官員進行洗錢。美國紐約執業律師、熟悉中國公安部運作的高光俊律師對美國之音說,一些貪官買通官僚機構,以國家安全的名義來轉移資金。 “我們知道原來的國安部副部長馬建被抓了,其中有一個沒有公開的罪名,就是幫中共的高官來洗錢,”他補充道。

第二是用昂貴的奢侈品洗錢,這存在於我們常聽到的代購中。非法資金通過奢侈品的形式運送到海外再變現。這也可以通過地下錢莊來實現。 “中國做地下錢莊倒換錢的人可以說是黑白兩道通的,”高光俊說,“也就是說,你只要在中國給他人民幣的話,你馬上在美國,或者在其他地方就可以收到你的現金。”

第三種形式是通過大量的公司實體。英國反洗錢專家巴羅說,他們觀察到在英國和美國等西方國家,一些人使用與其中國公司相同的名字創立空殼公司。而犯罪分子在同一個公司內能夠自由轉移資金。

“舉個例子,如果我在英國開了一個公司,這個公司與我中國公司的名字一模一樣。我在香港開戶的時候使用英國公司的名字。但是對於銀行來說,他們很難分辨打入的資金到底是來自我中國的公司還是英國的公司,”他說,“而且一旦資金到了香港,轉移資金就更加容易,因為這是一個重要的金融中心。”

巴羅補充說,英國已經辨別出三萬家這類公司,他們的法人都是中國公民,公司名稱與這些人在中國的公司名字相同。 “我們發現這些英國公司都處於休眠狀態,而且我實在想不出一個人需要成立這麼多公司的原因,”他說。

監管加強

在過去一兩年,中國的反洗錢監管引起了國際社會的注意。中國央行---中國人民銀行---在2020年的前六個月對違反洗錢法的金融機構開出了總額超過5390萬美元的罰單,這超過了2019年罰金的總和。

大幅提高懲罰力度反映了中國政府對這個問題的態度。此前,金融機構不管違反了多少規則,都只會被懲罰一次。而現在,多種違法行為將遭多次懲罰。中國央行最高的一筆罰單金額超過了一億人民幣。

專家認為,這與中國加入國際反洗錢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FATF)有關。該組織成立於1989的西方七國首腦會議,旨在為全世界的反洗錢行動設立政策和行為準則。中國在2007年,也就是其通過首部反洗錢法之際加入了這個國際組織。

“中國官方應該有這個共識,那就是如果你想真正參與到國際金融社會,那你必須做點什麼。因為FATF的審查報告將影響北京有效周旋於權力網絡的能力,”巴羅說。

反洗錢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在其2019年對於中國的反洗錢監管評估中指出,中國對於洗錢行為做出的懲罰過少。

在2018年全年,中國祇有47起洗錢案件,涉案人員52人。巴羅笑說,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只有數十起審判的數字是不可想像的。

然而高光俊律師說,目前的嚴厲監管針對的更多是普通百姓,而高官仍然很難控制。

“監管當然是嚴厲多了。但不幸的是這個嚴厲只是針對那些一般的民眾而言。過去規定可以取5萬塊錢到西方旅遊,給孩子上學,可是現在嚴厲多了。有的人為了取500美金就要跑好多次銀行,”他說,“但是對於高官來說,這是根本不存在的問題。他們仍然以他們自己各種各樣的方式去洗錢,這就是為什麼你看到很多所謂的高官他們在海外一投資,一買房子,都是很快的現金交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