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日報》將愛滋病毒陰謀論與新冠病毒實驗室洩露說相提並論


2021年8月12日,中共中央宣傳部主辦的《中國日報》在推特上發布一幅漫畫,試圖將愛滋病生化武器陰謀論與新冠病毒可能從武漢病毒研究所實驗室洩露的假說等同起來。
《中國日報》將愛滋病毒陰謀論與新冠病毒實驗室洩露說相提並論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28 0:00

“病毒最初被發現的國家,就是製造這種病毒的國家。” 8月12日,由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宣傳部主辦的英文報紙《中國日報》在推特上發布一幅漫畫,並附上了“無端指責 #《中國日報》漫畫 #美國 #冠狀病毒”的配文。

這幅漫畫中,山姆大叔- 他當然是代表美國 - 正發表演講。他在講話中說:“病毒最初被發現的國家,就是製造這種病毒的國家。”

眾所周知,導致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的SARS-CoV-2病毒於2019年末在中國武漢首次被確認。有人懷疑該病毒可能是從進行過蝙蝠病毒實驗的武漢病毒研究所洩露,中國方面對此予以否認。

但漫畫中的第二張圖讓這幅漫畫駛向宣傳手段的新低谷:一隻身上印有“AIDS”(艾滋病學名的首字母縮寫)字樣的怪物拍著山姆大叔的肩膀問道:“你說什麼?”

這幅漫畫暗示,如果中國可以被指“製造”了導致COVID-19大流行的病毒,那麼人類免疫缺陷病毒(即愛滋病病毒)的源起就該怪在美國頭上。美國在1981年首次報告艾滋病病例。

但是,將這兩件事等同起來是錯誤的,歪曲了追踪愛滋病毒和愛滋病真正起源的科學過程的真相,將前蘇聯和其他某些國家所散播的陰謀論起死回生。

1981年1月,總部設在法國巴黎的巴斯德研究所的研究人員首次發現了艾滋病病毒。

這一事實在2008年得到了承認。那一年,蒙塔尼耶(Luc Montaigner)和他的同事巴爾-西諾西(Francoise Barre-Sinoussi)“因發現人類免疫缺陷病毒”而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

蒙塔尼耶和巴爾-西諾西被認為是發現了“從一名(法國)患者淋巴結中提取的細胞中的逆轉錄活動”。他們最初將艾滋病病毒指認為是淋巴腺病相關病毒(LAV)。

當然,美國科學家當時正與法國同行們在該病毒的分離工作上進行競爭。位於巴爾的摩市的馬里蘭大學醫學院人類病毒學研究所的加洛(Robert Gallo)曾稱他在1984年發現了艾滋病病毒。這導致了一場關於誰是第一個發現者的爭執。

不過,加洛在1991年承認,他發現的逆轉錄病毒實際上來自巴斯德研究所研究人員寄給他的病毒樣本。

加洛和他的同事們首次提供了愛滋病病毒導致愛滋病的證據。另外,1981年6月美國首次確認並記載了首批愛滋病病例,後被稱為愛滋病流行。

但HIV-1和HIV-2這兩種艾滋病病毒毒株均起源於非洲靈長類動物之間的跨物種傳播。科學家認為,喀麥隆東南部黑猩猩攜帶的猴免疫缺陷病毒的一次跨物種傳播是“愛滋病大流行的主要起因”。

第一例人類感染愛滋病病毒的病例可以追溯至1959年,是在現在的剛果民主共和國。

在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呼籲在中國武漢進行另一系列調查之後,北京試圖轉移外界對COVID-19起源相關討論的注意力,而《中國日報》的這幅漫畫只是這方面的最新一次嘗試。

中國一再散佈毫無根據的陰謀論,稱導致這一大流行的病毒來自位於美國馬里蘭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國陸軍生物實驗室。

在蘇聯於20世紀80年代發起的一場代號為“InfeKtion行動” (也稱“丹佛行動”)的虛假訊息攻勢中,德特里克堡也曾是主角。

那場虛假信息攻勢散佈的陰謀論是,愛滋病毒/愛滋病是在德特里克堡製造的,被作為美國的生物武器。

1992年,時任俄羅斯對外情報局局長(後擔任總理和外交部長)的葉夫根尼·普里馬科夫(Yevgeny Primakov)承認,當時是蘇聯情報部門捏造了陰謀論。儘管俄羅斯承認了這一點,但認為是美國製造了艾滋病流行病的錯誤認知至今猶存,並造成了公共衛生方面的不良後果。

儘管一些人試圖將COVID-19大流行的起源政治化,但在14人組成的世衛組織專家小組於今年1月、2月對中國進行為期27天的訪問後,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賽表示,仍對“所有假設”持開放態度。

這些假設中包括了可能的實驗室洩漏。然而,正如“揭謊頻道”和其它媒體先前報導的那樣,世衛組織最初得出的結論是,SARS-CoV-2病毒“極不可能”起源於實驗室,很可能是在自然界中自然產生的。

譚德賽表示,世衛組織的調查因缺乏該由中國提供的相關數據而受到阻礙。他呼籲中國“本著透明精神分享所有相關數據”,以幫助弄清病毒起源的真相。

《華盛頓郵報》8月12日報導稱,曾帶隊前往武漢的世衛組織新冠溯源小組組長安巴雷克(Peter Ben Embark)告訴丹麥的紀錄片製片人,中國曾向世衛組織施壓,要求該機構刪除溯源報告中的實驗室洩漏理論。

安巴雷克還澄清道,實驗室工作人員在蝙蝠洞採集樣本時被感染的假設情景既屬於實驗室洩漏假說,也屬於“蝙蝠直接傳染給人類”假說。

他說,這使之成為“一種很有可能性的假設”。

安巴雷克進一步表示,中國共產黨的體系“非常注重永不犯錯”,這幾乎沒給有關當局留有承認“人為錯誤”的空間。

但與愛滋病生化武器這項謠言不同的是,並沒有人真的認為導致COVID-19的病毒是北京故意設計並散播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