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日本是否助美協防台灣?專家:東京無法袖手旁觀


日本防務大臣岸信夫在記者會上(2020年9月16日)
日本是否助美協防台灣?專家:東京無法袖手旁觀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31 0:00

就在日本高層官員近來多次對台海安全重要性公開表態之際,日本媒體這個星期報導,執政的自民黨正在規劃與台灣執政的民進黨舉行外交國防“2+2”安全對話,共同討論如何應對中國在地區日益咄咄逼人的軍事活動。儘管日本看似改變了以往對台海問題保持低調的做法,但這是否意味著在台海發生衝突時日本將採取具體行動協助美國防衛台灣,有分析人士認為,考慮到沖繩及日本西南島嶼國民的安全,一旦台海有事東京當局無法袖手旁觀。

《日本時報》星期三(8月18日)報導,日台執政黨的“2+2”對話是由日方發起的線上會談,最早預訂這個月舉行,參加者主要是自民黨外交部會長,參議員佐藤正久(Masahisa Sato),及國防部會長、眾議員大塚拓(Taku Otsuka),台灣方面則是民進黨的立法委員,人選還未確定。

從今年3月美日國防、外交首長的“2+2”會談、4月日美元首峰會聯合聲明都提到台海和平穩定的重要性以來,日本政府資深官員在台海安全議題上的表態越來越公開和明確,日本政府7月發布的2021年《防衛白皮書》甚至首度寫明“台灣局勢的穩定對日本的安全與國際社會的穩定非常重要”,日本必須“更有危機意識”來關注台海局勢。

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Nobuo Kishi)上星期在《悉尼先驅晨報》的專訪中表示,中國“正在試圖以武力及脅迫單方面改變現狀”,日本周邊安全環境更加嚴峻,日本必須建立能保護自己的架構。

岸信夫說,美國與中國的實力變化已經非常明顯,因台灣而戰的優勢已經“大大偏向中國”,日本必須強化自己的防衛能力以應對這些挑戰,他也強調,“台灣的防衛穩定不僅對日本,而且對世界穩定都非常重要。”

儘管日本官員做出這些關於台灣的表態,不過一旦台海真的發生衝突,日本是否協助美國防衛台灣?

史汀生中心中國項目主任孫韻告訴美國之音,如果美中在台海發生衝突,沖繩基地必定會涉入其中,雖然中國是否把沖繩基地列為攻擊目標無法確定,但日本不可能把自己國家政策置於“中國不針對沖繩”的可能性上面,因此日本“被捲入或被參與”到美中在台海

潛在爆發的危機是有可能,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也因此在這種情況下日本政府“怎麼可能對台海危機沒有準備?”

至於日本是否情願介入,孫韻說,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不過日本政府在自己的政策規劃中“一定要估計到,如果台海有事,中方一定不會放過沖繩基地的這種可能性”,因此日本被捲入可能的台海衝突只是一個“大概率”事件而已,而且從常理來推斷,考慮到日本國民和領土的安全,“日本是沒有辦法袖手旁觀的。”

美國智庫卡托研究所資深研究員道格·班多(Doug Bandow)上星期在《美國保守派》雜誌上的一篇文章裡對日本是否介入台海衝突提出質疑,“即使東京說會在美國與中國的對抗中協助美國,但我們真能相信嗎?”

班多認為,即便國際社會對北京的對立情緒非常普遍,但歐洲國家就算為了人權議題願意批評或甚至制裁北京,其中也少有國際願意為自己的防衛付出,他們“寧可把這個工作丟給華盛頓。”

他說,華盛頓“應該、也的確必須防衛台灣”是一個普遍的假設,許多人認為台灣人有權利決定他們的未來,儘管如此,“那並不表示為這個島嶼國家打仗符合美國的利益”,美國也不能假設北京在面對美國威脅時會退縮,因為台灣議題“對北京更為重要,因此它願意冒的風險和犧牲也遠遠更多。”

雖然日本政府在台灣議題上發表比以往更公開、堅定聲明,但班多認為,這並不表示日本今日的承諾明日就一定可行,“即便美國近半世紀來承諾保護日本,但日本僅僅在數年前才修改其防衛指針,允許在美軍受到攻擊時予以協助。”

班多認為,日本不涉入中國與台灣的對抗或許對東京是危險的,“但參與其中更加危險”,對東京來說,比較安全的做法是忽略台灣但與其他地區國家如菲律賓、印度尼西亞、越南及澳大利亞合作。

雖然班多認為軍事防衛台灣不符合美國與日本利益,不過他說,這並不表示什麼事都不應該為台灣做,“日本可以與華盛頓合作協助組織一個對中國經濟和外交制裁的多邊警告,那個警告將在對台灣的侵略時觸發。”

全球檯灣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張倚維(Jennifer I-wei Chang)認為,無論日本高層官員的聲明是否轉化為具體行動,這些表態都可以為日後美、日、台或日台之間安全對話進行鋪墊,畢竟日本最關注的是沖繩的安全,如果台灣遭到武力攻擊,距離台灣450英里的沖繩也會受到影響,而沖繩縣的與那國島距離台灣更近,只有70英里遠。

儘管如此,過去日本一向在台海安全的議題上極為低調,如今的公開轉變難道沒有考慮到日美及日中關係的平衡問題嗎?如果華盛頓軍事介入台海衝突,東京如何對有同盟關係的華盛頓提供支持但又不至於引發中國的強烈報復?

對於這些問題,張倚維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在台海衝突時日本最主要的考慮就是防衛它距離台灣最近的西南部島嶼,“這個考慮壓過它與中國的關係的考量。”至於日本如何反應也將視衝突的性質而定,“尤其是中國的軍事行動是否直接影響日本國家安全(防衛其偏遠離島) ,以及美國軍方對日本提出的要求和接下來雙方的安全合作。”

她說,日本至少可以做的是提供美國介入台海衝突的後勤支援,“不過如果中國在台海衝突中以沖繩的美軍基地為目標,那麼日本自衛隊和美日安全同盟就必須回應中國對日本領土的攻擊。

美國哈德遜研究所海權中心主任克洛普西(Seth Cropsey)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也表示,近幾個月來日本領導層中關於台灣安全的問題上發表了許多“異常”(uncharacteristic)的聲明,他希望這些聲明能轉化為實際行動。

克洛普西說,日本政府官員會做出這種“異常”的表態是因為中國日益增加的挑釁,中國不斷侵入台灣空域、台海中線等軍事作為,以及對台灣的網絡襲擊都使日本越發感到擔憂,“我認為他們已意識到這是一個真實的事情。”

《日本時報》在關於日台“2+2”會談的報導中說,由於中國與台灣之間日益加劇的緊張,自民黨2月間在其外交部成立了台灣項目小組以討論日台關係,這個小組6月提交的政策建議呼籲日本政府深化與台灣的關係,以應對中國對台灣的可能侵犯。

《富士新聞網》的報導提到,近年來中國在台灣周邊軍事活動日益活躍,中國海警船也多次進入日本沖繩、尖閣諸島(中國稱釣魚島)周邊海域,日台“2+2”安全對話預計就這些議題進行討論。

對於這個會談,台灣外交部發言人歐江安在星期四的例行記者會上表示,“樂見我國國會議員及政黨與全球理念相近國家的國會議員與主要政黨深化互動往來”,不過她說,基於行政中立,外交部對政黨之間交流的實質議題內容沒有評論。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則是在當天例行記者會上對此一對話表示“堅決反對”。

她說,台灣是中國一部分,中方堅決反對建交國與台灣進行任何形式的官方往來,日方“不得以任何形式向‘台獨’勢力發出錯誤信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