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貪腐、權鬥、復仇 《紅色賭盤》揭中共危險遊戲?


北京展覽中心的中共黨旗
貪腐、權鬥、復仇 《紅色賭盤》揭中共危險遊戲?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55 0:00

就在習近平頻頻出手整肅民營企業之際,據傳是前中共總理溫家寶家族“白手套”、失踪的中國女富豪段偉紅的前夫沈棟,在日前出版的回憶錄《紅色賭盤》當中,講述中共內部貪腐、權鬥與復仇的內幕故事,揭露中共紅色家族與富豪們一起掠奪財富的危險遊戲。

沈棟在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證實自己在新書上市前夕收到來自中共的死亡威脅,而這個死亡威脅竟是由被中共秘密關押近四年後突然“獲釋”的段偉紅打電話告訴他的。 《紅色賭盤》究竟揭露了那些不為人知的驚人內幕?是誰要阻止此書出版?書中主要關鍵人物,包括溫家寶夫人張蓓莉、王岐山、孫政才等人有何錢權糾葛? 《紅色賭盤》此時出版有何目的?對中共政權和習近平20大佈局可能造成多大衝擊?焦點對話請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與政論作家陳破空深入解析。

新書《 紅色賭盤 》(Red Roulette) 近來受到廣泛關注。作者沈棟(Desmond Shum) 在書中揭示中共權貴如何與富豪一起攫取巨額財富。沈棟在書中是如何描述習近平的?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認為,關於習的部分有許多矛盾的地方,沈棟可能有很多部分不敢說。

王軍濤:“他 (沈棟) 對習近平跟彭麗媛的部分不敢說,因為呢,這本書他在寫這本的時候有所考慮,所以當他的太太給他發了一封信說你這個東西可能要出人命的時候,他其實一方面在美國表示,他不怕這個,他要堅持真理揭露真相,但另一方面他心裡拿捏準了,這本書出來是幫習近平不是在害習近平,因為他在書中呢對習近平和彭麗媛說得比較好。我覺得這個說法呢有個很矛盾的地方在哪呢?段偉紅和習近平的這個飯局,顯然是溫家寶太太安排的,習近平這個人要正派的話,他根本就不用去那個飯局,但習近平去那個飯局呢,目的也挺庸俗,就是為了往上爬,因為他知道溫家寶的票很重要,所以他去了,但是在飯桌上呢,也不可能他倆人表示得那麼親近,那不是打張蓓莉的臉麼?還不如不去呢對吧?所以我覺得這個描寫是有矛盾的,其實我注意到海外許多這種所謂的爆料呢,都是給習近平留有餘地,其實習近平有很多事情,但是現在沒有人去說,就是因為都是害怕,為什麼呢?銅鑼灣書店對吧,(書)寫了習近平的女人們,最後被綁走,據說是從澳大利亞,這些媒體都沒有說出來,那麼還有呢就是說,他確實是敢甩開了臉不管西方怎麼想,不管國際法他就敢做,所以這些人還是心有餘悸。所以我覺得他對他們倆的描述,可能不一定真實,彭麗媛可能確實沒有什麼政治想法,因為她要是有那個銅鑼灣書店,就是因為自己呢度量小一定要幹這個事情,他就乾了。其實香港發過《周恩來的情人》,發過《毛澤東情人》,最後也沒有人派人去抓人,為什麼因為習近平情人去抓人呢? 所以主要還是說是彭麗媛度量小,所以我不認為她是什麼政治人物。陳希呢,其實在書中對陳希的描寫還是比較正面的,而且你看了書中你會理解為什麼習近平選擇陳希作中組部長,因為當時陳希就是想把清華辦成第二黨校,只當是沒看好習近平,因為習近平只在福建省當過首腦,想讓他去當副職,陳希說要把清華辦成現代的大學,清華確實在這之後超越了北大,成為一個獨霸的一個大學,而且是瞄準了要讓清華培養政商兩屆並且還有高科技的這個三方面的人才,陳希為了這些目標,包括去募捐,當時共產黨的這個政策卡地比較死,陳希用他的校友關係廣泛在國內外的關係去籌集資金,去做這個,那麼中間他有什麼好處呢?我覺得破空提了一個線索,這麼多錢,段偉紅那一千萬根本算不了什麼,不就是修個圖書館上面有個花園,讓這些人去在上面討論思想麼?那麼多的錢給了這些頂級的專家在國內國外去佈局這個,其實在這方面呢, 陳希(有沒有問題)作為一個線索去了解一下。 ”

《 紅色賭盤 》(Red Roulette) 作者沈棟在出書過程中受來自中共的死亡威脅。政論作家陳破空認為,沈棟寫書其實並不針對中共裡任何人,他寫作動機是前妻失踪,以及目睹香港反送中後對中國這個國家進行反思,此書有相當的歷史價值。

陳破空:“我不認為沈棟寫這本書是要劍指何人看上去寫溫家寶家族,但是溫家寶他還是比較客觀描寫,他也承認溫家寶是工作狂,一心工作,把家裡的事情交給了張蓓莉他也沒管,而且溫家寶政治上有抱負,的確是想把中國推向一個更民主的國家,溫家寶的政治改革是真心的,溫家寶想離婚等也都是確有發生,那麼至於他太太的這個事情呢,他是客觀描寫,因為他們這個關係就是建立在太太上,描述這個故事的時候對於張蓓莉有一個情人,說那個姓黃的辦公司主任可能,但是他也沒下結論,只是他和段偉紅猜測但是並沒有看見,還有去周遊列國的時候,可能半夜的時候那個男人進了旅館,但是也沒有看見過,猜測而已,另外呢我認為他肯定受到了習近平和習家軍的壓力,因為這是掌權派,在壓力下出書前把習近平習家軍方面材料盡可能壓縮,把習近平夫婦也寫得盡量少,規避自己得風險,但是呢出於什麼動機,我認為跟他個人得覺醒有關,他2014年是中國政協委員,他們港區政協委員,派他們去參加隊列遊行,反這個雨傘運動,他去了但是他說這些參加遊行得人呢中途就跑了,心裡想得還是香港要自治,中央不應該干涉一國兩制要維護,但是他說他當時也不支持雨傘運動因為太過激,但是當2019年香港發生反送中,他在英國得時候他就感動了覺悟了,他覺得一個人一個前妻段偉紅不管她什麼事,就那麼憑空消失就那麼不見了,也沒有什麼罪名人就不見了人間蒸發,他覺得這個制度確實不能接受,看到香港得年輕人這麼英勇那我是不是也應該做點什麼呢?他就飛到了香港參加了大抗爭,這兩次轉變能看出他對中國這種制度得失望,對中國高層這個操作手法的失望,也是對他過去人生的一個反思,那麼這本書也是逼出了段偉紅露面,因為他說其中的一個動機呢,希望段偉紅知道她下落,中共果然在這本書出版前呢讓段偉紅給他打了兩個電話,但是仍然是不知道出於什麼狀況, 所以我認為他不針對任何人,他針對了整個這個國家這個歷史這個反思,這個書有它相當的歷史價值。”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