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誰是誰的“棋子”?《紅色賭盤》揭示中國權貴與富豪互為棋子的層層內幕


中國江蘇連雲港的一所小學校的學生在上中共黨史課時把手放在中共黨旗上。 (2020年6月28日)
誰是誰的“棋子”?《紅色賭盤》揭示中國權貴與富豪互為棋子的層層內幕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23:57 0:00

他們曾經在北京呼風喚雨,遊走於高層權貴之間,為溫家寶夫人出謀劃策,助推孫政才一路高升,是王岐山結交的對象,也曾和習近平夫婦推杯換盞……

他們,沈棟(Desmond Shum)和段偉紅(Whitney Duan)夫婦,曾試圖把中共高官當作他們生意棋盤上的“棋子”,但是,最後卻淪為中共官員的“棄子”。

四年前,段偉紅被抓,至今也沒有起訴,沒有人知道她的下落以及生死。沈棟僥倖留在海外……四年後,在沈棟的回憶錄《紅色賭盤:當代中國財富、權力、腐敗和復仇的內幕故事》(Red Roulette: An Insider’s Story of Wealth, Power, Corruption, and Vengeance in Today’s China)即將問世的前夕,段偉紅突然“獲釋”。她打電話要求沈棟放棄書的出版,並警告他,出書“要出人命”,他和他們12歲的兒子都有危險,因為“與中共作對是沒有好下場的”。

儘管如此,這本書9月7日如期在西方出版。回憶錄的出版在西方引起了很大的反響。 《華爾街日報》、《金融時報》在出版前對沈棟進行了專訪。出版後,《經濟學家》以及 美國有線新聞網(CNN)以及《華盛頓郵報》等也都進行了報道。

前白宮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hew Pottinger)在本書的封皮上推薦到“這是所有對中國關注中國的人一直在等待的一本書…… , 引人入勝, 迷人且危險。”

年逾九旬的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法研究專家孔杰榮(Jeremy Cohen)發推文說,這是本要了解中國的現狀的人“必讀”的書。

中國官方迄今還沒有對沈棟的回憶錄做出正式回應。但是,中國駐英國大使館在給美國有線新聞網的回復中說,沈棟在書中對中國領導人和中國體系的“毫無根據的描述”和“肆意誹謗” 是“徹頭徹尾的謊言”。沈棟目前居住在英國。

那麼,這本書到底揭示了什麼內幕,令中共如此害怕和憤怒?又令西方人如此感興趣?

被《紐時》披露斂財後,溫家“捐出所有資產”

2012年10月26日,美國《紐約時報》駐上海首席記者張大衛(David Barboza)發表了一篇長篇調查報道,報道說,中國總理溫家寶的家族成員在溫家寶擔任領導崗位期間,貪污了至少27億美元(約合170億元人民幣)巨額財富。報導出來,引發世界輿論嘩然,而段偉紅正是溫氏家族財富的核心人物。

時任中國總理的溫家寶在全國人大年度會議上講話。 (2013年3月5日)
時任中國總理的溫家寶在全國人大年度會議上講話。 (2013年3月5日)

據這篇後來獲得普利策新聞獎的調查報導,溫家寶90歲的母親在中國平安保險公司投資的股份在2007年高達1.2億美元,她所持有的股票被登記在一家名為泰鴻(Taihong)的控股公司名下,而段偉紅正是泰鴻投資集團公司的董事長。

段偉紅在接受《紐時》採訪時解釋說,這些投資實際上都是她自己的。這些股份之所以放在總理親屬的名下,是為了隱藏她自己持股的規模。她還解釋,總理是她的同鄉,而總理夫人張培莉是她的好友。

沈棟在回憶錄裡回顧了溫家寶家人在平安持股的來龍去脈。 2002年,在平安保險首次公開募股前,段偉紅得知中國遠洋運輸集團要出售平安保險3%的股份後告訴張培莉,段出錢購買了1%的股份,另外2% 由張培莉找人出錢購買。為了保護溫家的財富不被人發現,最初3%股份都登記在泰鴻名下,但是後來張培莉不放心,所以將這些股份轉記在溫家寶母親的名下。沈棟說,如果當時這些股份繼續由泰鴻公司持有,那麼,《紐時》的報道將無法站得住腳。

平安股份讓沈棟、段偉紅以及“張阿姨”獲得了豐厚的報酬。泰鴻當初以6500萬美元購得了平安3%的股份。 5年後,這些股票的市值為37億美元。

沈棟在書裡也對段偉紅的那段有關親友持股的說法提供了解釋。根據沈棟的說法,段偉紅是在張培莉的授意下這麼說的。他說,雖然明知道這樣的說法“很牽強”,“無法令人信服”,但是出於對張培莉的忠誠,也是出於“義氣”,段偉紅還是聽從了張培莉的意見。

沈棟認為,段之所以這樣做,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段對於張的關係的投入太多,段知道,如果沒了“關係”,她什麼也不是。 “段自願成為頂罪的人是因為她需要向她的張阿姨證明自己是信得過的人”。不過,對於段與張的關係,沈棟評論道,他一直知道,在某個時刻,段是會被張“犧牲”的,因為“張阿姨”精於“冷酷算計和操控”,雖然有時也流露真性情。沈棟說,即便這樣,他和段偉紅都認為自己了解遊戲規則,所以選擇繼續與張交往。

在書裡,沈棟為溫家寶進行了辯解。他說,溫家寶起初對張培莉的各種生意應該不知情,因為張是瞞著他進行的。溫後來可能發現了一些問題,也表達了自己的不滿。他說,溫有一次在震怒中提出要與張離婚,甚至準備出家當和尚,但是,最後中共出面阻止了這一切。

沈棟的書裡揭示,《紐時》事件後張培莉與他們的關係變了。張培莉不再在他們的企業中佔比。之前,根據雙方的口頭協議,凡是由張培莉介紹成的生意,張都會拿走30%的回報。沈棟說,在他們的生意中,他們的確是頂著溫家寶的光環與別人打交道,但是,他們也知道,如果出了問題,他們是不能找溫家寶幫忙的。

段偉紅不僅和張培莉做生意,也與溫家寶的兒子溫如松的新天域資本(New Horizon Capital)一起進行投資。

他還提到這是溫家寶與其他中共領導人不同的地方。中共前政協主席賈慶林會親自上陣,為自己的女婿的生意牽線搭橋,也不避諱為了生意而組的飯局,而前中共總書記江澤民則派遣自己的手下,直接提要求,為兒子和孫子的生意鋪路。

沈棟說,在《紐時》事件之後,段偉紅短暫結束了社交活動。等了一個月後,沒有任何人找他們,中共安全部門或是紀律檢查部門都沒有找過他們。

在《紐約時報》披露溫家財富後,中國政府迅速阻斷了中國電腦對《紐時》中英文網站的正常訪問。此外,有關當局屏蔽新浪微博上提及《紐時》或溫家寶總理的言論。後來,《紐時》在中國的業務一直受到阻礙。 2020年,在中國驅逐美國駐中國記者的行動中,《紐時》是被驅逐的三大報紙之一。其他兩家包括《華盛頓郵報》和《華爾街日報》。

2013年, 在《紐時》事件一年後,在習近平的反腐工作如火如荼的進行後,張培莉告訴他和段偉紅,她和孩子們“捐出”了所有的資產,以換取不被起訴。她還說,其他的紅色家庭也這麼做了。

溫家寶夫人相信《紐時》事件是薄熙來盟友的報復行為

沈棟在書裡寫道,張培莉告訴他們,《紐時》事件之所以發生,是因為有人希望毀掉他們家,毀掉溫家寶的聲譽。她相信這是中國共產黨黨內你死我活的鬥爭的結果,與薄熙來案分不開。

2012年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被中共免職, 隨後,中共中央紀委立案調查薄熙來“嚴重違紀問題”以及系列相關案件。 2013年9月,薄熙來被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根據張培莉的說法,溫家寶在薄熙來的倒台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沈棟說張培莉告訴他們,2012年 2月,在薄熙來的副手,原重慶市公安局長,副市長王立軍出逃美國駐成都總領館後,中共政治局常委立即開會討論王立軍醜聞,薄熙來在政治局的盟友周永康建議調查只限於王立軍即可。但是,當時習近平站出來表示,不僅要嚴查王立軍,也要嚴查任何涉案人員。雖然習近平沒有具體說明涉案人員是誰,但所有人都知道是薄熙來和谷開來。

當時,作為政治局二號人物的溫家寶附議了習近平的意見。後來,一向謹慎的胡錦濤也表示要進行完全的調查。

2013年9月,薄熙來被判刑,同年11月15日,習近平成為中共中央總書記。沈棟說,“張阿姨”相信溫家寶對調查附議以及後來在公開場合譴責薄熙來導致了薄熙來在黨內的盟友的報復。她說,她還相信是薄熙來的盟友將有關溫家的材料交給了《紐約時報》的記者 。

2012年2月,彭博社報導了習近平親屬斂財的故事。報導=道說,這些資產沒有追踪到59歲的習近平、他妻子49歲的彭麗媛或他女兒的身上。沒有任何跡象表明習近平干預幫助了他的親屬的商業運作,也沒有發現習近平或他的親屬有任何不法行為。

沈棟認為,如果不是習近平的親屬同時被報導斂財,溫家可能也不會就這麼輕易過關。

沈棟說,《紐時》事件更加讓他信服,他們必須將大量的資產投資到海外並且停止依靠中國官員的關係在中國做生意,但是,段偉紅不同意, 理由是溫家寶在習近平的上位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習近平會保護溫家寶和家人,作為延申關係,也應該會保護他們( 段和沈)。

誰是“棋子”,誰又是“棄子”?

沈棟的這本回憶錄主要圍繞段偉紅與張培莉的“友誼”的開展的。段偉紅出身於山東的一個平民家庭,母親沒有工作,繼父是當地水務部門的一個小官員。但是,段偉紅深知在中國,做生意要成功必須要與政治人物掛鉤。

2001年,處心積慮要結識重要政治人物的段偉紅在一次場合中認識了張培莉,段偉紅充分展示自己的能力,包括對中國古典文學的深諳後,給張培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後來,段有使用欲擒故縱的手段成功地吸引了張培莉並逐漸獲得她的信任。根據沈棟的描述,結識張培莉後,如何為張培莉服務逐漸成了段偉紅的生活重心。他們為溫家裝修房子,為溫家寶的女兒找對象分析利弊等。

沈棟很形像地描述他們與張培莉的關係,“我們就像幫助鱷魚清理牙齒的魚” 。他也毫不諱言,“與此同時,張培莉也成為段偉紅職業棋盤中最重要的棋子”。他說,段偉紅希望成為京城的“象棋大師”,因為隨之而來的是豐厚的經濟回報和特權地位的提升。

平安持股的成功鞏固了段偉紅、沈棟和張培莉的關係,使得“他們成了張家的一分子”。平安的成功也讓張培莉在自己的家人面前賺足了面子,張因此獲得的數億美元的收入也使得張在溫家寶的族人面前更有影響力。與此同時, 張培莉與段偉紅的關係也越來越親密。沈棟說,張培莉甚至讓他們幫助溫家寶海外購買私人用品,而他們也樂意成為他的衣著顧問。

不過,沈棟也承認,他們與張的關係並不平等,他們總是要想張培莉之所想,甚至想到她的前面,為她操心。

段偉紅後來被稱為溫家的“白手套”。但是沈棟認為,他們與張培莉的關係不僅僅是“白手套”,被用來幫助溫家隱藏商業活動,他們與張更是夥伴關係,他們為溫家提供資金、確立(投資)方向、決策、甚至執行計劃,而張培莉給予他們政治保護。按他們自己的說法,他們是“陸軍”,張培莉是“空軍”,給他們提供空中支持。

孫政才希望得到溫家寶支持,用順義機場做交易

成功獲得張培莉信任的段偉紅,自此之後在中國官員和權貴之間游刃有餘。因為與張培莉的關係, 2001年,她認識了當時的順義區委書記孫政才,也因此拿到了順義國際機場貨運物流中心地塊的開發權。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段偉紅後來的被捕,應該與孫政才有關。

時任重慶市委書記的孫政才( 2017年3月5日)
時任重慶市委書記的孫政才( 2017年3月5日)

沈棟說,當時的孫政才希望能在政治上更進一步,希望得到時任國務院總理的溫家寶的支持。除了給段偉紅一塊地外,孫政才還把機場的地分發給了她需要作為盟友的人,這其中包括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親戚。

不僅孫政才希望利用段偉紅與溫家的關係,沈棟說,孫政才的“足智多謀”和“無限潛能”也令段偉紅印象深刻,善於“結網”的段偉紅也把孫政才當作溫家之後的另外一顆棋子在培養。

根據沈棟的說法,段偉紅在孫政才的提拔過程中提供了“指導意見”,為孫政才的提拔進行了大量的工作,特別是在張培莉那裡。段偉紅告訴張培莉,相對於不善經營的溫家寶,孫政才的提拔能保護溫家更長遠的利益。

2006年12月,根據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的提名,孫政才被任命為農業部部長,時年43歲的孫政才是當時溫家寶內閣最年輕的部長。 2009年11月,孫政才出任中共吉林省委書記,也是得到溫家寶的鼎力支持。 2012年中共十八大召開,即將任期屆滿的溫家寶又將孫政才拉入政治局,讓孫政才將來接自己的班。

在沈棟的回憶錄裡,擔任吉林省委書記後的孫政才一半的時間都在北京,與段偉紅和其他人密謀如何擠掉對手胡春華以問鼎中國最高的職位。他說,有時段偉紅與孫政才的謀劃會到深夜,段有時候也會帶孫去見溫家寶的夫人。

孫政才2017年7月被調查,同年9月,段偉紅也被抓,在沈棟的書出版前,沒有人知道她的下落,也不知道她的生死。

王岐山認為總有一天中國國企會被賣掉

2006年,與張培莉形影不離的段偉紅在張培莉安排的一次飯局中結識了當時還是北京市長的王岐山。根據沈棟的回憶錄,王岐山希望能得到進一步提升,可以升為副總理,而結識了張培莉和段偉紅將為王岐山的晉升提供機會。

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2019年7月8日在北京清華大學舉行的第八屆世界和平論壇開幕式上講話。
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2019年7月8日在北京清華大學舉行的第八屆世界和平論壇開幕式上講話。

沈棟說,對段偉紅來說,王岐山是個“和藹的叔叔”,也是一顆剛剛好的棋子。沈棟寫道,早在2003年溫家寶當選總理後,段偉紅和沈棟就已經在計算著溫家寶退休後的狀況。他們必須擴大關係網,以便在自己的棋盤上增加棋子,“而王岐山正好符合要求”。

後來,每隔兩、三個星期王岐山都會與段偉紅見面,喝茶和討論政治, 話題從世界歷史到政治思想到中國和世界的政治方向。沈棟說,與很多人不一樣,王岐山與段的交往並不是要向段諮意見或建議,而是藉此打探自己的上司溫家寶的細節。

在談到中國未來的發展的時候,王岐山告訴段偉紅,總有一天,中國的國企會被賣掉,他還建議段偉紅留出一些資金,好進行投資。用王岐山的話說,“準備我們的好子彈,等扣動扳機的時候,就有彈藥”。在書中,王岐山還把中國的經濟體係比作巨大的“音樂椅遊戲”,在某一個點,音樂停止,中國不得不接受大規模的私有化,所以得做好準備。

沈棟透露,王岐山喜歡看《貨幣戰爭》這本書。 《貨幣戰爭》的作者認為,國際金融市場,特別是美國的金融市場,被羅斯柴爾德家族所領導的國際銀行家操控,他們通過策劃、資助暗殺、戰爭以及經濟蕭條等獲得巨大利潤,從而控制世界的經濟和政治命脈。

不只是王岐山,段偉紅也注意與領導的秘書交往,幫秘書了解領導的喜好,幫助秘書們晉升,而作為回報,這些領導人的秘書也會幫助推進她的事業。王岐山的秘書周亮以及溫家寶的秘書宋哲都曾是她結識的對象,也曾因為她的消息和幫助而獲益。周亮後來出任中國銀監會副主席,而宋哲現在出任中國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副主任。

令計劃的夫人谷麗萍不是很有錢,也沒有意願做生意

中共中央辦公廳前主任、中央統戰部長令計劃和夫人谷麗萍恐怕是段偉紅唯一主動聯繫又放棄的棋子。沈棟說,段偉紅曾熱衷與令家結識,也曾經向谷麗萍創建了公益組織“中國青年創業國際計劃”捐贈過數百萬美元,希望有朝一日這兩人可以成為她棋盤上的棋子。

2016年7月,令計劃因受賄罪、非法獲取國家秘密罪、濫用職權罪被判處無期徒刑。谷麗萍後來也被抓,她被指控成立基金掩蓋權錢交易。在中共的宣傳中,令谷二人是貪腐夫妻檔。

沈棟認為,指控令谷二人夫妻聯手貪污有點牽強,因為谷麗萍幾乎見不到身為“大內總管”的令計劃。他還提到,段偉紅在陪谷麗萍在香港購物時注意到,谷麗萍對購買昂貴的手錶和衣服並不捨得。他說,谷麗萍對價值兩萬美金的手錶也會感到吃驚,甚至也沒有去過香奈兒專賣店。他說,基於這點,段偉紅相信,這證明谷麗萍和令計劃並不是太有錢,也不是特別貪腐。

沈棟說,段偉紅也曾經帶過商人去見谷麗萍,但是谷麗萍只是靜靜的聽著。最後,段偉紅放棄了與谷麗萍的接觸,認為她“既缺乏政治支持、也沒有遠見,更沒有意願做什麼。”

沈棟還提到他自己與令計劃的兒子令谷的一段交往,他認為令谷是一位有思想的青年。 2012年3月18日,令谷在駕駛法拉利跑車時發生車禍身亡。令谷的死亡也直接導致了他父親令計劃的倒台。

在中國媒體的報道中,令谷是花花公子,追逐跑車和美女。沈棟說,令谷確實喜歡跑車,也喜歡美女,但是,他也是有思想的年輕人。令谷曾仿照美國耶魯大學的“骷髏會”,在北京大學建立了一個讀書俱樂部。沈棟說,令谷的出現讓他對中國權貴的年輕一代寄予希望,認為“這其中有人除了對聚會、女孩以及 豪飲感興趣之外,也有別的東西。”

習近平夫婦也曾被段視為“棋子”,但兩人警惕性比較高

在沈棟的書裡,他還簡單介紹了段偉紅與習近平夫婦的相聚。對於時時想著下一步棋的段偉紅來說,習近平也曾是段偉紅希望得到的一顆棋子。

根據沈棟的說法,張培莉把段偉紅帶過去與習近平夫婦一起吃飯,希望藉段偉紅的眼去判斷一下這顆未來的政壇新星。習近平已經是中國國家副主席。沈棟援引段偉紅的話說,整個晚上習近平幾乎沒有說話,是彭麗媛在說話。習近平坐在那裡有點不自在,不時地“擠出一點笑容”。段偉紅說,她與習近平和彭麗媛都“不來電”, 在彭麗媛那裡,她無從找到合適的機會。沈棟說,當時,習近平已經被選定要擔任最高職位的那個人,他和她的妻子都有所“警惕”。

沈棟說,當時,他所屬的那個圈子裡的人都認為,習近平會繼續中國當時的做法, 段偉紅也很有信心,可以繼續玩弄她的錢權交易。沈棟說,在習近平被挑選為下一任中國接班人的時候,他問過習近平在浙江和福建任職的同僚,大家都認為習近平之所以被選中接班,是因為他“不怎麼聰明”。

雖然無緣將習近平打造成自己棋盤中的棋子,段偉紅還是通過申請清華的一個博士班課程結識了習近平下舖的兄弟,時任清華大學黨委書記的陳希,並試圖利用清華的校友網絡為自己打造更大的關係網。陳希現任中共中央組織部部長、中共中央黨校校長、國家行政學院院長。

2007年,段偉紅和沈棟創立凱風公益基金,凱風基金參與了諸多重要項目,其中包括清華大學人文社科圖書館捐建、清華大學國學館復建等。段偉紅也因此而成為清華大學戰略發展顧問委員會委員。沈棟的回憶錄沒有透露陳希個人有沒有收受賄賂。

沈棟:在中國的一切並不令人羞恥

在回憶錄中,沈棟也說,中共與富豪結盟是暫時的,是其實現掌控全中國這一目標的一部分,一旦中共不再需要富豪來建設經濟、進行海外投資或幫助掌控香港時,富豪們就會被“拋棄”。

新書出版前,沈棟接受了《華爾街日報》和《金融時報》的採訪。在採訪中,沈棟感悟道:“中國究竟是誰的?現在,我意識到它是被‘紅色血統’掌控的”。沈棟說,中國富豪企業家們就像“超級工薪族”,為真正掌控中國的紅色家族服務。

沈棟星期二在接受美國有線新聞網採訪時說,他並不覺得他在中國所做得一切“有什麼羞恥”的。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