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塞爾維亞中資企業僱傭越南勞工,非人待遇被批當代奴隸制再現


在塞爾維亞貝爾格萊德以北50公里的塞爾維亞北部城鎮茲雷尼亞寧附近,越南工人在一家中國汽車輪胎工廠建築工地工作 (2021年11月18日)
塞爾維亞中資企業僱傭越南勞工,非人待遇被批當代奴隸制再現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52 0:00

中國政府近年大力發展一帶一路項目,在巴爾幹國家投建項目成為挺進歐洲重地。然而,近期山東玲瓏輪胎在塞爾維亞的工廠,因為生活和勞動條件苛刻惡劣,引來僱傭的大批越南工人不滿和抗議。儘管歡迎中國投資的塞爾維亞官方極力維護,塞爾維亞人權組織以及歐洲議會均表示,非人道的勞動和生活待遇,完全不應該是一個歐盟候選國所應該作為,而僱傭工人過程中出現的欺詐和人身自由限制,更幾近惡劣到人口販賣的程度。

中資企業僱傭的越南勞工爆發抗議

今年11月中旬,位於塞爾維亞北部城市茲雷尼亞寧的數百名越南工人舉行罷工,抗議他們極其惡劣的生活和工作條件。之前幾個月內,大約500名來自越南的工人在當地一家中國投資的輪胎廠建築工地工作。工人們住在簡陋擁擠,連床墊都沒有的上下舖宿舍內,沒有熱水、暖氣和電,也沒有基本的醫療保障。這並不是工人們的第一次罷工:之前幾個月中已經有過兩次抗議拖欠工資和食物短缺的罷工。消息傳出,立刻引起了各大媒體的注意,也將這家工廠背後的中資企業 -- 山東玲瓏輪胎股份有限公司,推上風口浪尖。

塞爾維亞茲雷尼亞寧一家中國汽車輪胎工廠的施工現場 (2021年11月18日)
塞爾維亞茲雷尼亞寧一家中國汽車輪胎工廠的施工現場 (2021年11月18日)

2019年3月30日,中國山東玲瓏輪胎股份有限公司歐洲工廠在塞爾維亞茲雷尼亞寧(Zrenjanin)市舉行項目開工儀式。該工廠總投資約10億美元,年產量約1千3百萬隻輪胎,規劃總建築面積近40萬平方米。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在開工儀式上致辭說,玲瓏輪胎的投資能為當地創造1200個就業崗位,提高當地居民收入水平,並將吸引更多中國企業在茲雷尼亞寧工業區投資。

茲雷尼亞寧是玲瓏輪胎第二個海外工廠。就在3月30日項目啟動當天,玲瓏輪胎同時宣布冠名塞爾維亞足球超級聯賽,並且冠名簽約中歐國際象棋精英賽塞爾維亞站比賽。當日風光無限的玲瓏輪胎,不料想在近兩年後以“虐待勞工”的惡名登上熱門新聞。

這500名越南工人的遭遇引起了塞爾維亞兩個組織的格外注意:一個是致力於保護經濟和社會權利的非政府組織A11,一個是反販賣人口組織ASTRA。根據兩個組織共同發布的調查報告,這些工人住在擁擠的宿舍裡,500人共用兩個廁所,沒有乾淨的飲用水和熱水。報告稱工人們工作時沒有得到足夠的安全保護,勞動時間長,工資被拖欠。 ASTRA的代表緹娜‧皮斯庫歷蒂斯(Tina Piskulidis)認為,這些越南工人和服務於中國企業的越南中介簽署了為期12個月的協議,協議語言卻是他們看不懂的英文,工人們的護照被沒收,行動受到限制,以上種種已經構成了人口販賣的特徵。她補充說,“這些工人籤的協議上並沒有標明勞動開始的日期,他們也沒有錢自己買機票回越南。”

塞爾維亞北部城鎮茲雷尼亞寧附近一家中國汽車輪胎工廠建築工地工作的越南工人光著腳站在工房前 (2021年11月18日)
塞爾維亞北部城鎮茲雷尼亞寧附近一家中國汽車輪胎工廠建築工地工作的越南工人光著腳站在工房前 (2021年11月18日)

嚴格說來,僱傭越南工人的直接雇主,是玲瓏輪胎廠塞爾維亞項目的承包商 -- 中國能源建設集團天津電力建設公司。該集團在新聞爆出之後發表了一份聲明說並未違反塞爾維亞的法律,收走工人的護照也只是為了辦理臨時居住和工作以及打疫苗所需要的證件。

位於紐約的NGO“中國勞工觀察” 執行主任李強,也注意到了近期中國在海外一帶一路項目建設中出現的勞資糾紛問題。他告訴美國之音說:“中國企業的一個問題就是要節約成本。在塞爾維亞,當地勞工成本肯定比在印尼,越南,或者中國的勞動成本高。一個原因是這些人好管理。塞爾維亞有工會,工人有一定的工作時間,他不加班你沒辦法。如果被侵權,受工傷,可能法律規定要賠償。像中國,或者印尼,還有其他的地方,工人其實沒有保護的。公司想要工人加班多少時間就加多少時間。”

越南勞工夢醒海外掙錢路

著名調查報導組織網站《巴爾幹觀察》(Balkan Insight)11月29日發布長篇調查報導,稱這幾百名越南工人遭到“系統性剝削”,他們的遭遇甚至涉及人口販賣。從該報導展示的多張照片來看,這些越南工人的宿舍像極了九十年代中國蜂擁進入城市工地打工者的居住地:擁擠逼仄的上下舖,宿舍裡堆滿雜物,床上甚至沒有床墊;屋外鞋架上擺著泥濘的球鞋,有一排公用的自來水龍頭供大家使用。

在塞爾維亞貝爾格萊德以北50公里的塞爾維亞北部城鎮茲雷尼亞寧附近,在一家中國汽車輪胎工廠建築工地打工的越南工人和塞爾維亞警察站在工房旁 (2021年11月18日)
在塞爾維亞貝爾格萊德以北50公里的塞爾維亞北部城鎮茲雷尼亞寧附近,在一家中國汽車輪胎工廠建築工地打工的越南工人和塞爾維亞警察站在工房旁 (2021年11月18日)

《巴爾幹觀察》取得的一份英文合同上寫明,如果工人試圖組織工會或者抗議,可能會遭開除。每天工作9小時,每個月工作時間26天。這一條已經違反了塞爾維亞每月最高192小時工作時間的勞動法。在為期12個月的合同上,工人有12天年假時間,但是只能在合同期滿之後使用。如果工人在第一個月表現不佳,將拿到比合同規定少的工資,而此條也違反了塞爾維亞勞動法的規定。如果工人被開除或者自己終止勞動合同,回越南的機票費用需要自己解決。

《巴爾幹觀察》還發現,除了中國能源建設集團天津電力建設公司,還有一家中國公司 – 四川鼎龍(音譯)電力工程有限公司,也曾為玲瓏輪胎從越南僱傭工人。

根據合同,越南工人的月工資約為700歐元,這大概是他們在越南薪資的四倍。 (根據德國之聲報導,記者實地走訪後,工人告訴她月工資為425歐元)這些工人在來塞爾維亞之前向一家名為SONG HY GIA LAI COMPANY LTD.的越南中介機構支付了2000美元的中介費,並且被要求籤署一份“不得參加或煽動抗議、罷工、示威”的保證書。該保證書強調,如果有任何糾紛,工人可以提出申訴,但是在問題解決之前,工人必須堅持上班。 《巴爾幹觀察》採訪的一名越南工人說:“我們也不知道塞爾維亞的法律是怎樣,這些文件叫我們簽就簽了。” 另有一名越南工人告訴美聯社,他們沒有醫療保障。曾有工人出現疑似感染新冠的症狀,但也只是被告之留在宿舍不要外出。

“中國勞工觀察”執行主任李強(照片由本人提供)
“中國勞工觀察”執行主任李強(照片由本人提供)

工人們還必須簽署一份“遵守紀律”的文件。文件規定,如果因為違反規定被送回越南,工人必須向公司支付約4000美金(辦簽證居留證和體檢等服務的費用),另外機票自理。除此之外另有一份“不逃跑”協議需要簽署。此協議規定,如果工人離開工作場所,需在一周內繳罰款約2200美元。塞爾維亞非政府組織“Zrenjaninska Akcija”的米索‧日瓦諾夫(Miso Zivanov)在探訪工人宿舍後告訴美聯社說,這些越南工人5月份就來到工地,只領到過一次薪水。他們現在想返回越南,但是護照和身份證件已經被中國雇主拿走。

李強告訴美國之音:“(中國企業)把在中國的那種模式通過一帶一路擴大到全球。這個模式是在中國比較適用的,但是現在中國工人用工成本上升了,他就轉向其他更廉價的國家的工人,比如越南,非洲。管理模式都是一樣的,比方說扣護照,虛假承諾,欺騙性的招募政策,等等。中國其他一帶一路的項目都面臨和這個工廠一樣的問題。”

“中國投資者是塞爾維亞的救星”

根據塞爾維亞國家援助控制委員會的消息,玲瓏輪胎在考察其他中東歐國家之後,之所以選擇了塞爾維亞,主要原因是塞爾維亞免費提供了95公頃的土地,並且承諾在2024年底前為招募1,200名工人提供7千5百萬歐元的補貼。

從匈塞鐵路,到河鋼斯梅戴雷沃鋼廠、紫金博爾銅礦,到玲瓏歐洲廠,近年來,塞爾維亞成為中國一帶一路項目通過巴爾幹挺進歐洲的攻堅重地。塞爾維亞也是最早獲得中國新冠疫苗的歐洲國家之一。

2020年3月疫情爆發初期,中國專門向塞爾維亞派出醫療專家組和捐贈16噸包括呼吸機和防護服在內的醫療物資。

今年11月17日,塞爾維亞勞動部在網站發文稱,玲瓏輪胎的越南工人均為合法工人,勞動部已經派人對工地進行調查。 11月19日,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對記者表示:“已經派人調查,還要怎樣呢?是要我們毀掉9億美元的投資,讓茲雷尼亞寧止步不前嗎?”他還反唇相譏道:“你們真的關心越南工人的待遇嗎?得了吧,你們連塞爾維亞工人的待遇都不關心。”

作為一個2014年就開始啟動加入歐盟進程的國家,塞爾維亞境內出現如此嚴重的勞工待遇問題,歐盟無法視而不見。歐洲議會一些議員指出,這些越南勞工簡直是“當代奴隸”。議會七名議員發表聲明,呼籲塞爾維亞各政府部門盡快採取行動:“作為一個想加入歐盟的國家,(塞爾維亞)不可以容忍這種在自己領土上剝削工人和疑似販賣人口的工廠”,“塞爾維亞政府在強迫用工問題上保持沉默無異於縱容現代奴隸制”。

歐洲議會議員薇歐拉·馮·克拉蒙
歐洲議會議員薇歐拉·馮·克拉蒙

歐洲議會議員,德國綠黨和歐洲自由聯盟成員薇歐拉·馮·克拉蒙(Viola von Cramon-Taubadel)在接受美國之音越南語組採訪時表示,希望像2019年39名越南人慘死英國卡車這樣的悲劇不再發生。她說:“我覺得我們在和中國企業合作的時候應該格外小心,尤其是發現有勞動剝削,剝奪社會權利,不讓組織工會這些情況發生的時候。很顯然,中國企業希望越簡單越好,但是對我們歐盟國家來說,合作是要有條件的,對於塞爾維亞這種歐盟候選國家來說也應該是這樣。”

塞爾維亞外交部長尼古拉·塞拉科維奇(Nikola Selakovic)對“現代奴隸制”和“販賣人口,勞動剝削”這些批評進行了反駁,指責這是妖魔化塞爾維亞之舉,是有組織的對塞爾維亞進行的政治攻擊。對於歐洲議會議員的批評,塞拉科維奇回應說是“針對塞爾維亞和中國的惡毒攻擊,和人權根本沒關係”。

根據德國之聲11月末的視頻報導,這些工人已經撤離原來的宿舍。一組人被安置到附近的一家旅館,並且被禁止和媒體接觸。另外一組人被安排到了中國工人的宿舍裡,還有一組工人被送往附近的村民家裡。

李強告訴美國之音,因為海外媒體的報導可能給中國政府施加了一些壓力,中國最近開始調整政策,比如要求領事館去掌握中企當地的用工情況,要求他們上報違規企業。但是,他不認為情況會得到根本的改善。他說:“塞爾維亞總統出來講話也好,中國公司也好,只是說一說而已,沒有懲罰性的措施。如果沒有對這種強迫勞動的行為進行法律追究責任的話,那我想他們還是會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能夠繼續做這種事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