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於烏克蘭戰事期間對台灣的假信息活動成效未如預期


台灣人抗議烏克蘭戰事
中國於烏克蘭戰事期間對台灣的假信息活動成效未如預期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07 0:00

俄羅斯2月24日全面入侵烏克蘭後,北京當局對國際社會進行宣傳戰,多次質疑美國和北約挑起俄烏衝突;同時也對台灣發動信息戰,希望引起台灣人民對美國安全承諾不可信賴的質疑,中國官媒也在撤僑問題上利用台灣網紅操作中國政府照顧海外台灣僑胞的形象。有分析人士說,中國對台灣的撤僑宣傳不但沒有達到目標,反而還引起一些中國公民對中國政府撤僑行動遲緩的批評。

TX- 自俄烏戰爭發生後,中國政府至今不曾將俄羅斯的行動稱為“侵略”,也沒有像多數國家一樣對莫斯科當局做出譴責,官方一方面指稱美國政府關於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東擴的決策“與烏克蘭危機有著直接聯繫”;另一方面也強調中國在烏克蘭問題上一直秉持客觀公正、勸和促談的立場。

除了在國際宣傳中國的立場客觀公正並將俄烏戰爭的責任歸咎於美國和北約,研究中國虛假信息活動的專家說,北京也不忘利用這個危機對台灣發動信息戰,宣傳美國對台承諾不可靠的論調。

莫楠(Nick Monaco)是專門研究虛假信息的獨立研究機構“米布羅”(Miburo)的首席創新官及中國研究主任,該機構對俄羅斯在烏克蘭戰爭中的假信息活動,以及中國官媒以重複俄羅斯對美國在烏克蘭營運“生物實驗室”的陰謀論,試圖在國際上宣傳美國和西方才是這場戰爭的始作俑者有許多分析。

莫楠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挑起台灣人民對美國可信度的質疑一直都是過去5到10年來中國對台信息戰的主軸,例如幾年前中國共產黨曾以台灣新黨青年委員會主席王炳忠的言論來宣傳美國對台承諾不可信的論調。

“這不僅僅是現在正在發生的事,一般說來也是他們很喜歡做的事。我會更廣泛的說,中國官方媒體機構絕對會利用烏克蘭危機作為一個手段來推動他們自己要對台灣發送的信息,當然這也是一個方式來讓它對台灣發送的信息更可信。”

莫楠提到的一個例子就是中國政府批評民進黨政府渲染烏克蘭危機的嚴重性,甚至還跟隨美國製裁俄羅斯,這都是中國政府嘗試並驗證過的手法,雖然在這個最新的危機中效果如何還難定論,不過台灣人民展現出對烏克蘭的強力支持,也對烏克蘭與台灣的處境相似有所體認,有點類似此前台灣對香港反送中抗爭的支持一樣。

前台灣駐美代表處政治組組長趙怡翔也對美國之音表示,目前中國對台灣的假信息活動有兩個主軸,一個是要台灣人民不要相信台海衝突時美國會協防颱灣的“疑美論”,另一個是要台灣在兩岸關係的立場上與北京妥協以避免戰爭,至於效果如何,趙怡翔說,台灣的政治與媒體非常兩極化,沒有中間派,因此“會相信的人就是會相信,不信的人就不信。”

研究數字威權主義的學者說,北京當局近年來也會同時利用其國內媒體、網軍和“小粉紅”(意指維護中國政府立場及民族主義者)對台灣進行“疑美論”的認知戰,例如這次便把烏克蘭與台灣的連在一起,宣傳美國對台灣的支持不可信賴的論調。

“我覺得中國政府,或是說中共這幾年塑造出來的整個網絡輿論環境很明顯,只要官方的基調一出來,不管是民間的小粉紅也好或是官方或政府的網軍,就會不約而同朝這個方向去替中國政府做宣傳。”

正在美國杜蘭(Tulane)大學政治研究所研究數字權威主義與中國國際統戰,或稱“大外宣”的博士生普麟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在烏俄戰爭中可以見到,當網絡上的小粉紅或網絡媒體開始發聲後,中國內部網絡上的言論就會一面倒的傾向中國官方立場;當然中國政府也會使用審查來打壓和壓制與中共立場不符的聲音,長久下來人們就可以發現,中國的網絡環境和輿論只剩下一種聲音。

來自台灣的普麟說,在烏俄戰爭期間,雖然不確定這些網絡小粉紅是否接受中國官方指使還是自發性,但他們在網絡上張貼的宣傳素材,例如有關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在戰爭爆發後第一時間就逃離基輔的假信息,就是他們利用來源不明的素材去合成及解釋,由於這些信息使用的是中文,所以很容易被轉發到台灣的網絡媒體,台灣的受眾和網絡使用者、網友也會看到。

曾經在台灣總統府國安會及國防部智庫國家安全研究院的普麟,和其他幾位友人戴安儒(Andrew Devine)、陳柏宏及林秉宥3月6日在《外交家》雜誌網站一篇文章中,以中國政府在烏克蘭的撤僑行動為例指出,中國在俄羅斯與烏克蘭戰爭中對台灣發動的假信息活動適得其反,不但沒有達到其宣傳保護海外中國僑民的效果,反而引來對中國在烏克蘭的撤僑行動過於遲緩的批評。

文章提到一名住在中國的台灣網紅林惟綱,在“來自寶島的綱綱”頻道中發布視頻,讚許中國政府在撤僑通知中將持有台胞證的海外台灣公民包括其中的做法,這段視頻在中國和台灣社交媒體上瘋傳,隨後也在中國官媒上轉傳,不過它並沒有被視為是北京大外宣的成功,反而在那些批評中國政府撤僑行動過於遲緩的中國公民中激起反效果。

普麟說,中國政府自公元2000年後就經常利用在海外救災和撤僑時進行同步宣傳,以回應中國公民對政府未及時提供急難救助或撤僑不力的批評,例如在2011年的利比亞撤僑行動中撤出3萬6000人,這個行動就成為電影“戰狼2”的故事。

“這很可以反映出中國現在所謂戰狼外交官或是戰狼形象,特別是在海外,中國人在海外就只有中國政府可以保護你,你的背後有中國這個強大祖國的論述。”

不過普麟說,自從2018年日本發生颱風時有台灣外交官因台灣媒體轉傳中國網絡消息說,有台灣人被中國使館安排的專車脫困而輕生,後來卻證實這是一則來自中國《觀察者網》的假消息後,在台灣社會中無論是政府、公民團體或民間組織都會一些不確定真實性的新聞或網絡文章加強教育和提醒,利用手邊所有的工具進行真偽判斷,尤其是對有可能發生重大政治爭議的事件或問題,台灣政府也學到教訓會在第一時間就會透過各種管道做出澄清。

另外,普麟說,台灣現在有不少事實查核機構,對於網絡上流傳的假新聞、假信息也會有所澄清,不過他說,要防範假信息的影響並非政府即可解決的問題,而是政府與公民社會一起合作才能慢慢去降低這種影響。

中國官媒環球時報2月26日報導,在俄羅斯與烏克蘭的“戰鬥”(battle)發生第2天,中國駐烏克蘭大使館就開始對6000名在烏克蘭的中國公民進行調查,以便為撤僑的安排做準備。

報導說,中國使館星期四發布了2次通知,在局勢升級中開始收集當地中國公民的信息以便做撤僑專機的安排。根據使館的通知,只要持中國護照、香港及澳門特別行政區,以及台灣居民大陸旅行證(台胞證),都符合撤僑登記的資格。

不過困在烏克蘭奧德薩的中國公民王吉賢在網絡上發布視頻,批評中國撤僑行動遲緩,在英、美等國已於2月初敦促其公民離開烏克蘭時,中國官方卻了無動靜。

中國《觀察者網》2月25日報導,中國駐烏克蘭使館當天凌晨發布中國公民撤離的緊急通知,“有台灣小伙發現,包機接返人員中包含持台胞證的台灣同胞,這讓他感到一種‘即使你不聽話,但也是我們的孩子啊’的關懷,直呼‘台灣同胞真的要好好愛自己的母親’”。

報導說,部分台媒也報導了“大陸包機撤僑帶上台胞”的消息,並稱,“許多島內網民在感謝大陸救援之際,也不盡感慨大陸每次都會‘在危難時刻,伸出援手”。

台灣媒體報導,這個“來自寶島的綱綱”的網紅林惟綱從小移民廣東東莞,持有中國居留證,也曾參加中國國台辦舉辦的台灣青年網紅訓練,經常在社交平台上宣傳兩岸一家親。

台灣陸委會稱林惟綱的視頻是中國對台灣的認知戰,意圖以惡意政治操作散佈假信息影響台灣民心士氣,“令人不齒,也徒增台灣人民反感。”

中國政府在俄羅斯全面侵略烏克蘭之前即批評美國和西方媒體關於戰爭可能隨時爆發的說法是在炒作戰爭威脅、散佈虛假信息。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2月15日的例行記者會上說,美方“炒作戰爭威脅、製造緊張空氣,給烏克蘭國內經濟社會安定和民眾生活帶來嚴重衝擊,也為有關方面推進對話談判增添了阻力。”他說,美國和西方一些人不斷山東散播虛假信息,加劇了世界上的不信任和分裂,中國希望“有關方面”能停止虛假信息攻勢。

對於撤僑問題,中國外交部長王毅3月7日在兩會記者會上介紹烏克蘭撤僑情形時說,在烏克蘭局勢不斷升級後外交部啟動領事保護應急機制,也抓住戰局中出現的時間窗口組織緊急撤僑行動,迅速排出多架包機從歐洲接回離開烏克蘭公民,中國政府願繼續以行動告訴每一位海外同胞, “你的身邊有我們,你的背後是祖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