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河北首富疑為大午集團新東家 觀察人士指魏家勾結當權者發不義橫財


為自家產品代言的孫大午。 (圖片來自大午集團)

河北大午集團旗下資產4月15日遭法院低價拍賣給一家成立才三天的紙上公司後,幕後真正的買主近日疑似浮出檯面。因議題敏感而不方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告訴美國之音,河北首富、長城汽車董事長魏建軍可能才是大午集團真正的新東家,因為本週都是長城汽車派員交接大午集團的資產。觀察人士表示,此次拍賣雖號稱公開,但實為“蘿蔔拍賣”,為特定買受人挖坑,“公然搶劫”的痕跡鑿鑿,海內外各界已是罵聲連連。他們說,若魏家真的勾結中共高層、地方政治和司法勢力發“不義橫財”,必然嚴重損及企業和個人的道德形象。

河北高碑店市法院4月15日將大午集團旗下的所有資產,以6.861億人民幣(約合1.1億美元)的低價拍賣給河北保定芮溪科技有限公司。若以大午資產51億人民幣的帳面價值計算,獲利空間至少44億人民幣起跳。

根據網上公開註冊信息顯示,保定芮溪是2022年4月12日才新成立的公司,認繳、而非實繳的資本額是7億人民幣,法定負責人是趙安東,監事為劉玉婷,被質疑是針對拍賣成立的“白手套”紙上公司。

保定芮溪得標 長城汽車人馬交接

根據不具名的知情人士向美國之音透露,保定芮溪得標後,本週前來辦理交接的團隊都是長城汽車集團的人馬,包括前長城高管、現掛名保定市長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負責人的俞偉娜。另外,有100多名長城的員工在大午溫泉度假村盤點庫存,但“庫盤兩日沒盤完,後來不來了。”

這位知情人士說:“長城有很多關聯公司...交接的那天,俞偉娜在場,盤點人員私下承認是長城員工,趙安東是魏建軍妹妹的兒子。”

他還說,趙安東是90後,是長城汽車董事長魏建軍的外甥。另外,消息稱,保定芮溪監事劉玉婷應是2月底才被免職的保定中級人民法院前副院長,但消息經網絡傳開後,輿論對前法官介入牟利一陣嘩然,接管大午的政府工作組認為,這給劉玉婷造成了影響,所以逼著孫大午次子孫福碩的媳婦馬曉晨在朋友圈發訊息澄清:保定芮溪的“監事劉玉婷和保定中院的劉玉婷不是同一人”,還威脅馬曉晨若不發,就要起訴她。

知情人士說,目前交接工作仍在進行,何時完成,還不清楚。但這樁所謂的公開拍賣,從拍賣過程到交接,充滿太多貓膩的操弄痕跡。例如,他說:“有上市公司去報名,拍賣公司問:1.看過標的物了麼?2.了解風險麼?3.需要銀行開資金實力證明。4.每個公司出具(併購大午集團後的)發展規劃...你們來不及了,別報名了。上市公司想拍張悉知,拍賣公司不允許。”

按此競拍人條件,保定芮溪成立才三天,竟能參與竟拍、還能得標,令人匪夷所思。更蹊蹺的是,知情人士說,保定市政府4月14日以有新冠確診者的次密接為由,又說有新企業加入競拍,臨時叫停了拍賣,卻突然於隔日下午口頭通知繼續拍賣,而且只花了10分鐘就拍給當天才加入、只舉牌一次的保定芮溪,至於其他兩家身分不明的競拍企業,一家未到場,另一家則根本未舉牌競標。

中國非政府組織“權利運動”網站4月15日也報導,當日入圍竟拍三名,代號分別為005、009和018,但009未到,018沒有具體公司名稱。起拍價6.861億人民幣一喊出,代號005的保定芮溪就舉牌,接著三次加價,無人競價,最後是在“沒有競爭的情況下競拍成功”,成交價也落在評估價。

吳紹平:實為蘿蔔拍賣

對此,現居住在美國紐約的前中國人權律師吳紹平形容,這根本就是量身訂做的“蘿蔔拍賣”。

吳紹平告訴美國之音:“它這個就是蘿蔔招聘,就是專門為特定的關係人設定好條件,只有他符合條件,所以,你要招聘的時候,只有他能夠入圍。實際上它就是蘿蔔拍賣,就挖好這個坑,設置好這個條件,讓特定的關係人來進行所謂的競買。”

除了買受人內定,連最終賣價據悉更是早就訂下的。

知情人士透露,拍賣所得要用來賠付當年大午向兩萬名投資人所集資到的10.4億人民幣,但“政府的說法是,2003年至今(大午已付給投資人)的利息要全部扣除,剩餘的本金約為8.5億(人民幣),兌付80%,即6.86億(人民幣),”這就是最終得標價的計算由來。

換句話說,孫大午一家四口不僅被打成階下囚,辛苦經營38年的數十億資產被洗劫一空,就連當年借錢給他的兩萬名小投資人也拿不回全額本金,“實質上是把老百姓(都)坑了。”

知情人士說:“聽說借款人很不滿意,罵了兌付單位金融局。”

他說,孫家人中,目前只有被判刑兩年的孫福碩獲得緩刑兩年,但他被監控在大午城內,也是沒有自由,除了基本生活費,資產也一無所有,不僅被排除在交接工作外,就連想和獄中的母親劉會茹正常的視頻會見、也見不到。而且法院自介入以來,工作組一一進駐大午,“監聽、便衣跟踪、司法所和公安局的詢問”隨之而來,都讓老實的大午員工們心生畏懼,連和孫家人說話,都很害怕。

大午拍賣案 海內外罵聲連連

知情人士說,孫家人的遭遇令人憤慨,不少人願意捐款挹注,讓孫家人很是感動,海外抖音打抱不平的聲浪也很多,就連中共嚴格審查言論的微博上,雖然評論者不多,但大多罵聲連連。

一位中國網民在微博留言稱:“明爭暗搶,比土匪還黑。”

其他網民則問:“這競拍方沒有註冊資質、資金、經營能力評估等方面的資格要求嗎?”、“民企戰戰兢兢,不怕死在市場上,就怕死在公僕手裡!”

還有網民嘲諷說:中國“總是會發生這種荒誕的事情”或者“能量真大,社會主義好啊。”

包括律師吳紹平在內的多位觀察人士說,綜合拍賣內情和交接跡象來看,合理懷疑,魏建軍才是真正的買受人。

吳紹平告訴美國之音:“保定芮溪就是他們的偽裝,他們就想做這種掩耳盜零的事情。如果是這樣子的話,那就是長城集團伙同包括地方政治勢力、地方司法勢力。當然這個案例,肯定是跟中共高層有關係。沒有中共高層的這種操弄,我相信,大午這個案子,底下的人也不敢如此胡作非為。”

觀察人士:魏家勾結當權者

位於台北的前台商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創始人高為邦則以自己20多年前在河北燕郊鎮投資工廠被官商民聯手豪奪的經驗研判,河北省的政法委鄭革必然一手主導,而且讓中央的高層、地方的人大和書記都買帳,才能吃下大午這塊肥肉。高為邦表示,為何找新公司,而不直接以長城的名義加入竟拍,用意就是不讓其他長城股東分享這塊肥肉。

高為邦告訴美國之音:“這個接著一定是要分贓嘛!不可能這家公司(長城)的股東通通受益。有好處,怎麼會分給大家呢?所以他(鄭革)一定會控制住。他也無所謂,我就新成立公司來,他也不怕這些東西,因為他就是權力中心,這個就是政法委一手主導,所以他掠奪這個東西(大午),也都是進了他中意的人的口袋裡頭。”

著有《投資中國:你必須知道的陷阱》一書的高為邦說,中國法治不彰,商人賺到錢不轉到國外,只要得罪中共或當權者,資產被掠奪一空,司空見慣,而且根本沒有翻案的機會,因為中共不可能認錯。

大午集團和員工前景堪慮

外界關切,魏家入主後,將如何處置大午集團的資產呢?會如禿鷹,一一將大午拆分變現,獲利了結嗎?

吳紹平說,這還有待進一步的觀察,但確定的是,魏家根本不在乎大午的存亡,而且扣掉大午帳上的現金,魏家實際的出資額可能非常低,後續“無論怎麼處置或變現,都是賺得盆滿缽滿”,但他說,魏家若是主動參與作惡,通過這種用權力、司法和黑暗手段搶劫他人財產,不講道義,只求利益,對長城汽車和魏家人都將帶來報應惡果。

一位因議題敏感而不願透露姓名的汽車零件貿易商則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研判,長城的主業以汽車製造為核心,很可能不熟悉大午的農牧事業。但他說,在中國做生意“有關係就沒關係”,魏家最重要的是先把大午這塊肥肉搶到,到手後,如何分食,應會慢慢評估處理。

台商高為邦則說,新東家可能將大午分拆變現,賣給有能力經營的公司,包括將最大的一塊農牧事業轉賣給之前傳言要接手的北京新發地集團。不過,魏家也不見得沒有能力經營,或許留下部分事業自己經營也都有可能。但肯定的是,魏家低價買進大午,未來必然不及孫家用心經營,大午集團的前景和員工的保障都會受到負面衝擊。

根據2021年胡潤百富榜,魏建軍夫婦以身家2180億人民幣,排行河北首富,全中國第七富。

美國之音三度致電長城汽車的媒體公關部門,希望獲得魏建軍置評,但電話皆無人接聽,也三度請求總機留言,但兩度被拒絕,第三次則直接被告知:“我們沒必要對這個置評。”美國之音還以電子郵件致函長城汽車的證券法務部,但直至截稿前,也未收到任何回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