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北京新發地料將接手大午集團 觀察人士:中共“搶錢、侵佔私企財產”


大午集團推特圖(大午集團推特截圖)
北京新發地料將接手大午集團 觀察人士:中共“搶錢、侵占私企財產”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55 0:00

中國敢言農民企業家孫大午被判刑18年入獄後,他的大午農牧集團旗下資產將遭法院於週四(4月14日)公開拍賣。孫家人質疑,拍賣只是走過場,因為有消息稱,當局已協調北京新發地公司低價接手,等於變相“侵占”大午集團。對此,觀察人士表示,新發地有財力、後台硬、又有官方支持,被安排接手大午的可能性很高,尤其法院將帳面價值達51億人民幣(8.16億美元)的大午集團資產,以約一折多的底價賤賣,這塊大肥肉,只有中共控制的利益集團才敢搶。

河北高碑店市法院將於4月14日公開拍賣大午集團的所有資產,拍賣底價訂在6.8億人民幣,約只佔該集團資產總帳面價值的13%。

大午集團資產恐遭低價賤賣已引來孫大午家屬和2萬名股東的連聲抗議和質疑。

根據中國公民權利網4月3日發布孫家人的書面聲明顯示,有消息稱,北京新發地公司已與有關方面達成幕後協議,將接手大午集團,此次拍賣“只是走過場”。孫家人還質疑,“只有得到政府許諾的企業才敢參與競拍”,大午集團將遭“侵吞”,而且拍賣所得不足以支付高達10.4億人民幣的退賠資金,當初參與集團集資的2萬名股東將蒙受損失。

美國之音致電孫大午次子孫福碩夫婦,但皆未連絡上兩人。一位孫家友人向美國之音證實,孫福碩先前曾透過孫大午的個人微信號發出多篇書面聲明,包括孫福碩發給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一封公開信,不過,孫家人目前都已經“聯絡不上了”。

新發地接手大午集團?

對於新發地將接手大午集團的消息,多位觀察人士都認為,可能性很高。

新發地公司於2003年創立,其在北京所經營的新發地農產品批發市場最早成立於1988年,目前承擔了北京80%以上的蔬果等農產品供應。2020年的交易量近1300萬噸,交易額超過1千億人民幣。

一位因人身安全而不願意透露姓名的中國研究專家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中共靠農民運動起家的,但孫大午有能力通過基層組織農民,這讓中共非常害怕。再加上,孫大午是資產階級,推崇美國的那一套自由主義,都觸及中共現在的兩大擔心:一是中國恐遭美帝國主義滅亡,二是國內資本主義復闢,恐掀起一場新革命,以取代中共的無產階級專政。因此,在“保江山”和國家安全的兩大前提下,中共必然要收拾掉孫大午和其他資本家,如互聯網巨頭馬雲、柳傳誌等人,以消除不穩定的源頭。

至於接手大午集團的企業,這位專家說:“肯定找個聽話的,而且新發地是北京最大的糧食批發市場。它佔北京副食品批發市場的60%以上(市佔率),當然有最大的實力去併購(大午集團)。”

美國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也認為,大午集團資產的估值被壓到這麼低,根本未反映其真正的市值。他說,這樁拍賣案顯然從一開始的資產評估就被操控,好讓得標者能賺取極大的獲利空間,而中共當局也顯然安排好了接手這塊肥肉的企業,北京新發地接手,不無可能。

大午集團成中共口中的肥肉

謝田告訴美國之音:“背後一定有官方的支持的,因為(價格)壓這麼低的話,這就是一塊肥肉,誰都會要搶的。但是誰能搶到、誰的權力、誰的後台硬、背景大,那誰就會拿到。這個實際上,最後就是(中共)安排的。”

謝田說,中共“擺明了要沒收孫大午的財產”,公開拍賣只是形式,整個程序完全不合法、不公開、也未經公證,未來也可能只有一家企業單獨競標和得標,就像中國的所有選舉。他說,這是中共對孫大午“徹底的政治迫害並搶奪他的財富。”

位於台北的政治大學名譽教授丁樹範也認為,下週的公開拍賣只有被指定的官方企業才敢來競標。

丁樹範告訴美國之音:“我相信沒有一個私人企業家敢公開的來標他(孫大午)的企業,因為大家都同病相憐。最後很可能就是官方的企業被指定出來徵收,等於就是強迫沒收老百姓的私人財產。這坦白講,對中國的社會的發展、企業發展、整個經濟發展都是非常不利的,對共產黨的形像也非常的負面。”

人權律師:中共公然搶劫

一位現居住在北京、因人身安全而不願透露姓名的人權律師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也批評,這是中共“對民營企業的公然搶劫”,他說,大午集團不是破產企業,旗下不少事業仍正常經營,而且不僅帳面有現金,其養雞場等事業也都很賺錢。

根據孫福碩的書面聲明,大午集團旗下最優質的企業之一就是大午種禽公司,全中國14人所吃的雞蛋中,每7顆就有一顆是其所生產的大午紅羽蛋,而且大午種禽公司近五年的年銷售額都達3億人民幣。孫福碩因此疾呼法院暫停拍賣,他說他願意將自己在大午種禽公司的45%股權,市場估值約達31.5億人民幣,以三折價格拋售,換取7.5億人民幣的資金來返還股東。

根據書面聲明,孫福碩所提的償債計畫,都遭法院駁回,法院也以犯罪所得為由,不准大午股東買回資產。法院急於在10天內敲定所有拍賣程序,包括只給大午集團和28個子公司一天的時間準備資產材料,而法院所委託的資產評估公司也只花了三天就做出31份鑑價報告,甚至大午集團針對拍賣價提出的異議和申訴意見也在一天內就遭法院駁回,都讓大午集團質疑拍賣程序嚴重違法。

這位不願具名的人權律師說,大午資產的拍賣案都是“暗箱操作”不合法、不合理、也不合邏輯。他說:“就算把大午集團當泥巴賣,也不只這個錢。”但權利和法律都掌握在中共手上,未來接手大午集團的也一定是“中共認可的或者是他們控制的利益集團。”

根據大午集團對法院拍賣價的申訴書,集團的部分房產和機器設備最低被評估到只剩1%-3%的殘值。例如,位於河北保定市康養小區的上千套房產市價應在6200元人民幣/平方米,但法院的估值只有31元人民幣/平方米,嚴重貶值99.5%。

大午房產遭嚴重賤賣

根據新浪新聞3月底引述冀武網上的房價數據,全河北最便宜的三個城市:邯鄲市、衡水市和邢台市的平均房價最低也要7816元人民幣/平方米,法院做出這種每平方米幾十塊人民幣的拍賣價聞所未聞。

美國南卡大學的謝田說,中國房市嚴重泡沫化,有價無市,但中共為了穩定房價,出台“限跌令”,因此,大午房產的拍賣價嚴重低估,若釋出市場,代表其他房產也應該照這種價位賣,屆時將等同宣告中國樓市大崩盤。

謝田還說,孫大午是個重公益的慈善家,又喜好結交知識分子,他所開創的許多事業也都是優良企業,包括醫院等濟世的事業都映襯出中共治理下的壓榨惡行。他說,這樣的一位優秀的企業家和集團卻遭中共毀滅掉,再次驗證中共體制“逆淘汰”的本質。

大午案引發民企與公民寒蟬

台灣學者丁樹範也說,中共對大午集團的處置非常粗暴,等於“強迫徵收私人財產”,會讓很多民營企業家心寒。丁樹範告訴美國之音:“孫大午只是比較批評中國政府的一些政策等等,可是,他經營企業的口碑相當好的,他對屬下乾部各方面也是相當好。所以我覺得,中國政府這樣對他真的蠻粗暴的,真的會全面打擊中國的民營企業的發展,對中國經濟的發展真的會非常不利。

現年67歲的孫大午劫富濟貧,有中國羅賓漢之稱,但他去年7月底被以“非法集資”、“尋釁滋事”等8項罪名,判處18年徒刑,大午集團19名高管也被“連鍋端”,被判處緩刑或1-12年不等的刑期。

孫大午2003年也曾因非法集資被收押,但當時很多記者、律師、學者聲援他,最後他雖被判處3年徒刑,但也獲緩刑4年。相較於2003年,孫大午此次遭受迫害,民間已明顯不敢公開為他發聲。對此,不願具名的北京人權律師感嘆,習近平統治下的中國現狀就是整個公民社會已不復存在。他說,現在中國社會能聽到的,只有中共官方或是代表官方的聲音、五毛的聲音,其他異議人士或公民很難發聲,尤其對公義的發聲更是異常艱難,就算發出來,也會很快就被審查掉,因此,很多人現在是噤若寒蟬。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