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俄烏衝突選邊站中國在打什麼經濟算盤?


西伯利亞東部的雅庫特地區。俄羅斯和中國將合作在當地開髮油氣資源(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俄烏衝突選邊站中國在打什麼經濟算盤?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13 0:00

作為世界舞台上的貿易大國,中國在烏克蘭危機中的立場將對全球的貿易流動產生影響。分析認為,中國將在短期內維護與西方有利可圖的經濟關係,但在長期會深化與俄羅斯的戰略經貿合作。

美國總統拜登上週在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通話中表示,如果中國向俄羅斯提供任何援助,都會產生“影響和後果”。這一警告意味著,對莫斯科的任何支持都可能將北京置於華盛頓的製裁範圍之內。

中國一直通過在俄羅斯入侵問題上保持中立態度來走一條微妙的路線。而隨著西方考慮進一步擴大對俄羅斯的制裁,俄羅斯也更加迫切地需要經濟援助,中國的立場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

經濟學人智庫的分析認為,由於對西方經濟的依賴和對製裁的忌憚,中國在短期內不會轉向俄羅斯,但從長期來看,北京有望擴大與莫斯科的經貿合作。

智庫的經濟學家在回复美國之音的郵件中表示:“(中俄)淺層次的雙邊聯繫不太可能在短期內有意義地擴大。在其他領域的合作,如能源和科技,從長遠來看是可能的,這將加深全球兩極分化。”

依賴西方貿易和技術

儘管中國已經成長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但北京在貿易出口和科技供應方面仍然相當依賴西方國家。

中國的進出口總額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約35%,高於美國的23%。保持與西方的貿易流通對實現中國設定的今年5.5%的經濟增速目標至關重要。

這次主要對俄羅斯發起制裁的美國和歐盟佔據中國三分之一以上的出口。中國2月與歐盟的貿易總額達到1370億美元,與美國的貿易總額為1233億美元。相比之下,上月中國與俄羅斯的貿易額為264億美元。

西方還對俄羅斯實施了技術出口管制,這意味著如果中國公司向俄羅斯提供違禁的科技產品,可能會被切斷與西方技術的聯繫。

新美國安全中心高級研究員基爾克雷斯(Emily Kilcrease)表示,中國嚴重依賴西方的芯片等科技產品,不會冒著被二級制裁的風險向俄羅斯提供援助。

她對美國之音說:“中國的經濟仍然嚴重依賴與世界其他國家的交往,而且在對其自身安全和繁榮至關重要的先進技術領域,中國還不能自給自足。”

深化與俄羅斯經濟合作

從長期來看,西方的制裁意味著俄羅斯會將更多的經濟活動轉向中國,這可能會推動中國與俄羅斯成立新的經濟圈,促進資金和貿易在美元體系外流動。

中國一開始就反對向俄羅斯施加經濟制裁。中國駐美大使秦剛3月20日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採訪時再度強調了中國和俄羅斯的密切關係。

他當時說:“中俄保持正常的貿易、經濟、金融、能源合作……兩個主權國家基於包括世貿規則在內的國際法開展正常往來。”

據俄羅斯孔子文化促進會微信賬號的報導,中國駐俄羅斯大使張漢暉3月20日在莫斯科會見華商代表時表示,華商應該“不失時機的抓住當前'危機'中的重大機遇,調整業務結構,填補俄羅斯市場的'空白'”。

中國和俄羅斯近年來加大了貿易聯繫,中國有意將本國巨大的製造規模與俄羅斯的自然資源結合起來,在關鍵物資供應上實現更大的自主性。

中國和俄羅斯的貿易額在2021年達到1469億美元,激增35%;今年的頭兩個月,中俄雙邊貿易同比上漲38.5%,隨著新的製裁措施將莫斯科與西方市場隔絕,這一上升趨勢可能延續。

智庫海軍分析中心研究中國和俄羅斯外交政策的專家維什尼克(Elizabeth Wishnick)告訴美國之音:“中國為自己的利益著想。如果這意味著在石油和天然氣方面獲得更好的交易,或為其技術提供市場,那麼中國將與俄羅斯合作。”

最大的貿易機會將來自能源領域的需求。中國的基礎設施建設和經濟發展需要大量的石油、煤炭和天然氣等能源的支持。

在烏克蘭危機之前,中國就是俄羅斯能源的主要進口國之一。來自俄羅斯的煤炭幫助填補了中國自2020年底起禁止進口澳大利亞煤炭的空缺。中國還試圖打破對美國和澳大利亞液化天然氣的依賴。

在俄羅斯總統普京2月訪問北京參加冬奧會期間,兩國簽署了價值1175億美元的石油和天然氣交易,還達成了超過200億美元的煤炭貿易協議。

據中國官方的《黑龍江日報》週一報導稱,中國東北部省份黑龍江的省委書記許勤表示,要保證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的運營安全,並加快支線的建設,保障中國能源安全和服務中俄戰略協作大局。

中國還是主要的糧食進口國,而俄羅斯則是世界最大的糧食生產國之一。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不久,中國就取消了對進口俄羅斯小麥和大麥的限制。中俄在穀物貿易上的合作預計將挑戰澳大利亞、美國和加拿大等國的銷售。

一種分析認為,中國和俄羅斯加強貿易關係會重塑現有的貿易秩序,俄羅斯將盡可能的填補中國的貿易需求,讓北京更有底氣動用經濟槓桿,而澳大利亞這樣的能源出口國會進一步向歐盟和美國靠攏。

在擴大貿易往來的同時,俄羅斯還推動用人民幣結算,這樣當地的銀行能夠在美國控制的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之外交易。目前,俄羅斯的主要銀行被從SWIFT系統中剔除,幾乎與全球金融網絡隔絕。

中國駐俄羅斯大使張漢暉在2月接受俄羅斯媒體採訪時透露,人民幣在中俄雙邊貿易結算中佔比已經從2014年的3.1%提升到2020年的17.5%。

基爾克雷斯說:“從長期來看,我們可能會看到中國和俄羅斯合作開發或深化對美國和國際金融基礎設施的替代方案。這可能包括SWIFT系統的替代方案,以及兩國加強數字貨幣的努力。”

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國際政治經濟學教授科恩(Benjamin Cohen)認為,鑑於俄羅斯被制裁的例子,容易受到美國製裁的國家將考慮更多地以人民幣結算,這有助於人民幣的國際化推廣。

他說:“這對那些把自己算作美國的地緣政治對手、有可能在某個時候也被制裁的國家,如中國、伊朗、朝鮮,有激勵作用。”

《華爾街日報》上週報導稱,中國和沙特阿拉伯已經加快了用人民幣交易石油的談判。以人民幣定價將標誌世界第一大原油出口國向亞洲轉移,並顯著提升人民幣在國際貿易結算中的地位。

(本文參考了路透社的報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