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有擔憂但也有需要 太平洋島國為何轉向中國?


所羅門群島總理索加瓦雷(右三)與中國駐所羅門群島大使李明(左三)與其他官員在霍尼亞拉中國援建的體育館項目開工儀式上合影。 (2022年4月22日)
有擔憂但也有需要 太平洋島國為何轉向中國?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5:09 0:00

在西方國家對中國在太平洋迅速擴大其影響力感到不安之際,身處美中大國博弈前沿的太平洋島國民眾如何看待中國?他們的領導人為什麼會轉向中國尋求幫助呢?

“與許多同住在島上的民眾一樣,我也感到不安——我們的政府與中國打交道缺乏透明度,而北京的最終動機和這一切對我們脆弱的製度產生的潛在影響都讓人無從所知,”所羅門群島的記者多蘿西·威克姆(Dorothy Wickham)6月27日在《紐約時報》上發表的“為什麼說我們這樣的小國轉向中國情有可原”的文章中說。

1978年從英國獨立出來的所羅門群島是南太平洋的一個小國,人口只有70萬,在經濟上也無足輕重。但是自從中國今年4月與這個國家簽署了一個安全協議後,這個原本被美國和澳大利亞等傳統盟友忽視的太平洋島國突然變得炙手可熱起來。

根據北京與霍尼亞拉簽署的這個沒有公開的安全協議,中國可以向所羅門群島派遣軍警,幫助維持社會治安。這個安全協議在華盛頓和堪培拉引起了震動。華盛頓和堪培拉擔心的是,中國有可能在那裡建立軍事存在。就像威克姆所提到的那樣,澳大利亞人甚至擔心,這有可能使位於其東北部一千英里的所羅門群島扮演美蘇冷戰時期古巴所扮演的角色,成為它沿海的“小古巴”。

華盛頓、堪培拉和惠林頓最近採取了一系列的外交行動,包括派遣高級官員前往該地區。美國——連同澳大利亞、新西蘭、英國和日本——剛宣布了一項新的“藍太平洋合作夥伴”(PBP)計劃,以加強與該地區的外交和經濟聯繫。這意味著這些國家不僅單獨而且會聯合起來,對該地區投入更多的資源,以對抗中國在該地區擴展影響力的努力。

島國民眾的擔憂

威克姆說,在所羅門群島,很多年青人並不懂得也不關心地緣政治問題,但由於不少有錢的中國人開始湧入,當地人擔心這些人會搶走他們的生意。另外大量的中國人在那裡購買土地也引起了當地人的不滿。所羅門群島政府與中國簽署的安全協議允許中國的警察協助治安更是讓當地人對其人身安全感到擔憂。

太平洋島國民眾對中國的擔憂還不僅如此。

“我們擔心我們的政客們如何處理這個關係,他們是否能夠在發展這一關係的過程中維持自己的立場,成為平等的伙伴,而不是總是想盡辦法去討好中國,或堅持中國的要求。我們的領導人必須始終記住,我們是一個主權國家,他們的責任首先是對所羅門群島和人民負責,”威克姆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

她說,所羅門群島民眾還希望,在政府與中國發展關係的過程中,政客不會從中謀求私利,而是服務於他們國家和民眾。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太平洋問題研究員亨利·埃弗拉奇(Henry Ivarature)博士6月28日參加美國網絡雜誌《外交官》有關太平洋島國與中國的在線研討會時,還提出了他對太平洋島國與中國打交道的一個擔憂。

“我們在這裡打交道的是一個威權國家,其行為與我們非常不同。所以我的擔心是,隨著太平洋國家更多地與中國進行接觸,可能會出現民主、自治和社區受到潛在侵蝕的問題,”他說。

今年五月,十個太平洋島國拒絕了中國提出的有關區域安全和經濟發展的全面協議,被認為是北京的一個重大外交挫折。分析認為,協議失敗的主要原因就是因為這些國家擔心這將使他們受到北京的控制。

中國正逐步贏得支持

儘管在互聯網時代,太平洋島國民眾可以獲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多的信息以及西方媒體有關中國的報導和擔憂,但所羅門群島記者威克姆認為,她們這些處於大國競爭前沿的人對美中之間大國競爭的看法要比華盛頓或堪培拉的更為微妙。

她說,本來,所羅門群島民眾對政府在2019年突然與台灣斷交轉而與北京建交心存疑慮和不滿並爆發了騷亂,但北京根據當地人的實際需求而採取的行動,包括建醫院、搞基建,修建召開運動會所需要的體育館等,正在逐步贏得民眾的支持。

“現在,由於中國迅速採取行動,開始在當地開展項目,我想你會看到,現在對中國政府在這裡所做的事情有一些接受和支持,因為中國政府顯然已經做了很好的研究,並且真正滿足了普通所羅門群島人所表達的他們想要看到的需求,”她說。

威克姆還表示,美國人和澳大利亞人忘記了,像自來水、電、基本的衛生設備、學校、醫療服務、交通工具和互聯網這些對他們司空見慣的事情,對於很多所羅門群島民眾來說都是奢侈品。仍有八成左右的民眾生活在交通不便的農村,靠家庭經營的小塊土地維持生活。

她在文章中也提到,所羅門群島雖然有豐富的自然資源,但工作機會稀少,民眾難以獲得醫療服務,許多兒童因飲食不良而影響到生長發育。作為島國,所羅門群島本來就地震、海嘯和颶風等災害頻頻,而氣候變化使他們面臨著新的威脅,包括珊瑚白化,以及正在慢慢侵蝕島嶼的海平面上升。

她說,太平洋島國的人注意到,中國已在減少碳排放方面採取了有意義的措施,而美國和澳大利亞的政客們卻在這個問題上猶豫不決。澳大利亞甚至有政客對太平洋島國的氣候擔憂不以為然。

斐濟記者麗絲·莫沃諾(Lice Movono)在《外交官》雜誌舉辦的在線研討會上也表示,太平洋島國的民眾對中國的看法雖然褒貶不一,但中國對這些國家提供的支持贏得了不少人的好感。

她說:“太平洋地區有很多人將中國視為合作夥伴,一個友好的合作夥伴。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提供大量的基礎設施支持,尤其是教育上的支持的情況下,許多太平洋島國政府,當然包括斐濟在內,人們並不像我們在西方的伙伴那樣對中國持懷疑態度。”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埃弗拉奇說,從所羅門群島政府的角度來看,與中國簽署安全協議符合其國家利益,而且也符合其“與所有人成為朋友不與任何人為敵”的外交政策。

“中國被視為一個朋友,而不是敵人或是一個敵對的國家。它是一個能夠向政府提供某些東西的國家,”他說。

遭傳統盟友忽視只能求助中國

所羅門群島記者威克姆指出,在二戰期間,美國、澳大利亞和其他盟國在所羅門群島的最大島嶼瓜達爾卡納爾島戰役中用幾千士兵的鮮血阻止了日本帝國主義的前進步伐。它們也給所羅門群島等太平洋島國提供了亟需的援助,但是美國在1993年撤出了駐霍尼亞拉的大使館,美國和平隊也撤走了。美國對這個島國的援助少於澳大利亞,而且在2010年以來就沒有增加。另外,這些援助側重於加強公共機構,而不是一般老百姓可以實實在在感受到的能夠改善民生的具體項目。

有關數據顯示,在過去十年,中國成為該地區僅次於澳大利亞的第二大援助國。在貿易方面,所羅門群島與美國的貿易微不足道,但中國則是它最大的貿易夥伴。中國對這些島國的直接投資從2013年的9億美元增加到2018年的45億美元,增幅高達400%。

她說,在所羅門群島感到自己被美國和澳大利亞等國家忽視甚至遺忘,其巨大的生存需求得不到滿足時,所羅門群島的領導人只好轉而求助中國。

她說:“如果美國人和澳大利亞人改變了他們幫助所羅門人的方式,而是腳踏實地,說對,我們將建造你們的新醫院。我們會做這個,做那個。我不認為我們會處於今天的狀況,因為這正是一些所羅門群島人想要看到的。”

“如果向能夠幫我們滿足需求的新朋友敞開大門的話,誰又能責怪我們呢?”她在文章中說。

島國政府面臨壓力

威克姆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還提到,所羅門群島的政界人士與西方國家政界人士面臨著不同的壓力。

她說:“我們的政界人士從各個方面支持我們的普通所羅門群島居民,他們的選民。他們支付學費,幫助支付傳統的葬禮和喪葬儀式的費用。他們幫助提供交通運輸。他們幫助支付醫療費用。他們甚至會來到鎮上,住在議員的家裡。所以這個壓力是很不同的。”

薩摩亞常駐聯合國代表魯特汝(Fatumanava-o-Upolu III Pa’olelei Luteru)大使最近在國際戰略與研究中心舉行的一個研討會上也表示,太平洋島國的政治領導人為了給本國人民提供服務而不得不轉向傳統合作夥伴以外的國家尋求幫助。

他說:“當你處理政客們做出的關鍵決定時,你要記住,他們在某些領域有他們的責任。他們必須提供某些服務,無論是基礎設施還是其他方面。如果你要求某個國家提供幫助,而他們不能幫助你的時候,你能選擇說,不,我們不會為我們的人民提供這種服務嗎?或者你去另一個國家,可能不是一個傳統的合作夥伴,你對他們說:你能幫助我們嗎?”

他同時表示,太平洋島國領導人並不像外界所認為的那樣不了解他們打交道的對象。

“從我們太平洋國家的角度,我們完全清楚我們正在打交道的是什麼。我向你保證,至少在我的國家,我認為我們對此非常清楚。讓我們向合作夥伴保證,就像我說的,從外面看,好像我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但是,請相信我們。我們知道,” 魯特汝大使說。

至於中國當局對內進行壓制以及對外所表現出來的咄咄逼人是否會成為太平洋島國與中國當局打交道時的一個警訊,斐濟記者莫沃諾說,太平洋島國的很多民眾對中國政府的運作形式與美、澳等存在的不同只有非常模糊的了解,而且他們更關心的是自己的生存問題,尤其是在新冠疫情以及採取的封鎖措施嚴重影響他們生計的時候。

她說:“他們只關心麵包和黃油問題。他們關心島嶼的沉沒。他們關心鹽水入侵。他們關心糧食安全,因為這是氣候變化方面非常現實的問題。因此,這位慷慨的合作夥伴在自己本國做了什麼,並不像這位慷慨的合作夥伴給他們帶來的東西,幫助他們保證餐桌上有食物並拯救他們的島嶼那麼重要。所以他們(對中國在人權方面的問題等)有一些理解,但不足以讓他們將其作為他們決定是否希望他們的政府與中國保持密切關係的基礎。”

中國外交部副部長謝鋒6月11日在接受中國官方環球電視網的採訪時對外界有關中國在太平洋擴大影響力,尤其是與所羅門群島簽署安全協議的擔憂做出了回應。

他說:“中國同島國的合作公開透明,光明磊落,不強加於人,不附加政治條件,不謀求勢力範圍,不針對也不受制於第三方。中方應所羅門群島政府請求,開展安全合作,充分尊重所方國家主權,目的是協助維護所社會治安,保護在所中國公民和機構安全,與地區安排並行不悖。天經地義,無可指責。”

美、澳等國需提供持續行動

太平洋島國的一些高級外交官表示,太平洋地區的人民及其政府歡迎與美國建立持久的伙伴關係,但他們擔心的是這種關係沒有連續性。

“這種夥伴關係必須是長期存在的,而且美國與太平洋地區之間高度加強和更廣泛的關係不是一會兒停止,一會兒又開始,”斐濟常駐聯合國代表普拉薩德(Satyendra Prasad)大使在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舉行的同一研討會上說。

他認為,在太平洋島國與美國正在深入接觸的各個領域,包括氣候變化和經濟發展等問題上都需要有很大的可預測性。

所羅門群島記者威克姆也認為,華盛頓和堪培拉需要用持續的行動來證明自己。

“他們在戰爭時代的犧牲曾在很久以前拯救了我們。但忠誠不是永遠的。忠誠需要用行動來贏得。對於像我國這樣弱小但具有戰略意義的國家,在前進的道路上,除了與能找到的朋友同行外,我們別無選擇,”她在文章中寫道。

儘管中國在這些太平洋島國擴大影響力的努力使美國、澳大利亞等國重新意識到這些島國的戰略重要性,並使他們得到比以往更多的關注和影響力,但毫無疑問的是,這些島國並不希望成為美中博弈的棋子,尤其是在氣候變化這個事關島國生死存亡的問題上。

“在美國和中國之間的地緣政治競賽中,氣候變化正在獲勝。這種地緣競爭毫無必要地拖得越久,氣候變化就會繼續獲勝。這就是我們構建安全視角的方式。我認為在這一點上沒有任何模糊性,”斐濟常駐聯合國代表普拉薩德大使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