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為丈夫“編程隨想”的自由呼喊 如今她也失去自由


“編程隨想”的妻子貝震穎。(照片由貝震穎本人提供)
“編程隨想”的妻子貝震穎。(照片由貝震穎本人提供)

星期六(6月10日),以“煽顛罪”被判刑七年的中國傳奇博主“編程隨想”在上海看守所度過他失去自由以來的第三個生日。5月的最後一天,正在為他上訴的妻子貝震穎與外界失聯。

“被消失”兩天前,貝震穎在上海家中通過加密通訊軟件接受了美國之音一個多小時的採訪。

為丈夫“編程隨想”的自由呼喊,如今她也失去自由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41 0:00

“我的丈夫是一個對國家充滿熱愛和忠誠的公民。他的博客僅僅是獨立見解的記錄表達。卻在兩年前被抓捕,至今未獲公開公正公平審判。這無疑是對他合法權益的嚴重侵犯,也是對習近平主席全面依法治國理念的挑戰,”她說。

她告訴記者,因為家人正在上訴二審中,處於輿論焦點,自己“必須謹言慎行”。

“編程隨想”,本名阮曉寰,1977年生於福建泉州,2009年開通博客,12年裡寫了700多篇博文,內容包羅萬象,涉及政治、網絡安全、科普、歷史……他被粉絲稱作“翻牆教主”、“偉大的啟蒙者”。

他是國安部門的眼中釘,長期以來當局一直試圖將其抓捕。在這場貓捉老鼠的智鬥中,“編程隨想”一度佔了上風。

2019年,他寫過一篇流傳甚廣的博文《為啥朝廷總抓不到俺——十年反黨活動的安全經驗匯總》,希望幫助有志從事反黨活動的“天朝民眾”。

2021年5月9日發布最後一篇博文後,他的博客陷入沉寂。他患病過世的傳聞一度甚囂塵上。

這一切貝震穎都不知情。她和阮曉寰是大學同學。在她心目中,他是那個留著愛因斯坦的瘋狂髮型、陽光開朗、思維嚴謹、喜歡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寫代碼的程序員。

2021年5月10日,貝震穎平靜的生活被驟然打破。她眼睜睜地看著丈夫被多名警察從家中帶走。

在那之後,她經歷了很多失眠的夜晚,吃飯不規律,身體變得很差,以前兩個人常去的地方也不忍經過,慢慢習慣一個人的生活。

從律師口中,她獲得零星的信息:丈夫在海外有個博客,寫了700多篇文章,其中十幾篇因為批評政府,可能會被公訴方扣上一些罪名。但是她認為不會有什麼大事。

“我一開始一直都是抱著這個想法,就是他很快會出來的,”她說。“但是一直一直這樣拖著,拖了一年九個月。”

2023年2月10日,在上海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貝震穎見到了一年零九個月未見的丈夫。因為倉促開庭,現場只有她一位親人。

讓她有些意外的是,被押上庭的阮曉寰身板是硬朗的,眼神也很有力,只是瘦了很多,頭髮白了很多。

“他進去的時候是黑髮裡面有白髮,但是那天我看到他白髮裡面夾雜著黑髮,灰白色的頭髮,所以當時我是很心痛的,” 她回憶道。

十幾分鐘後,法官宣讀了判決書:阮曉寰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有期徒刑七年,剝奪政治權利兩年,並處罰款兩萬元。

法庭上,阮曉寰沒有機會自辯,法官宣判後,他又被匆匆押走了。這短短的幾步路上,他一直回頭望向妻子。貝震穎覺得,那個眼神裡承載了太多內容。

她說:“有兩個法警一邊一個押著他離開,他就一直扭過來頭要看著我,盯著我的眼睛看。我個人覺得,一個是確認我好不好,我能不能承受得了,一個就是看我的這個決心,能不能和他一起去上訴、去爭取。”

一審結束後,法官要貝震穎簽署一份不公開判決結果的聲明,她拒絕了。

在那之後,她學會了“翻牆”。為躲避審查,她去網吧上網。當她終於發現那個被隱瞞了12年的秘密時,貝震穎淚流滿面。

“我發現我老公就是'編程隨想',承辦人員極力隱瞞的就是這個,我就想著要曝光,用社會監督確保二審公開公正,”她說。

在為丈夫的案子四處奔走、投訴無門的時候,在身心俱疲,心灰意冷的時候,貝震穎也會怨恨丈夫為什麼瞞著她做這麼高風險的事情。

但是當她2月10日在法庭上看到阮曉寰的樣子時,她無法再埋怨什麼了。

“自己的親人遭受了不公正的待遇,不管從什麼立場出發,都應該為他去爭取的,”她說。“可能等他被救出來了,我會找他談的,為什麼他要這樣隱瞞我?但是現在肯定都沒有這個想法,就是想著應該把他盡快地救出來。”

3月,她開通了推特,接受外媒訪問,呼籲外界關注案情。貝震穎說,也許有些人不滿“編程隨想”發布的某些敏感話題,但是哪怕他說的不對,他也有說話的權利。

當被問及在一個翻牆可能被定罪的國家裡,如此高調地在海外發聲,是否會有安全顧慮?

貝震穎回答:“其實有的時候我一個人,我也會心裡面有一些忐忑,包括樓梯有一些異動,我也會心跳加快,要去'貓眼'看看有沒有什麼異樣,當然是會有這些潛意識裡面的擔憂,覺得是不是會踩到紅線了。”

但那時她還認為,自己是安全的。

“我只是為丈夫走司法程序的妻子,”她說。我現在做的事情都是合法的。我看了很多外交官也有推特上的推號啊,華春瑩好像有幾百萬個粉絲吧。”

貝震穎的推特賬號現已被註銷。據傳她在5月31日被上海警方帶走,後被送回家中,手機被沒收。美國之音無法獨立核實這些傳聞,也無法再聯絡到貝震穎本人。

這不是她第一次遇到麻煩。2月19日,她動身去北京為丈夫請律師時,也曾被國保堵在家門口。

人權組織“自由之家”中國、香港、台灣事務高級顧問薩拉·庫克(Sarah Cook)說,儘管“編程隨想”在很長一段時期內成功躲避了網警追查,但即便他這樣的技術達人也難逃被抓的厄運,這勢必會在科技界產生寒蟬效應。

庫克認為,貝震穎的遭遇也再次驗證了北京一個波及更廣的行為模式:

“那些試圖為親人發聲,尋求國際援助的配偶最終也會成為當局的打壓對象,”她說。

採訪中,貝震穎還告訴美國之音一個小秘密。3月底,她買了一個高音喇叭,每個星期都會去看守所附近,用自己的方式向阮曉寰傳遞信息。

“我要讓他知道,他不是孤獨的。他'編程隨想'這個身份大家都已經知道了,他現在已經度過了最危險的時刻了,” 她說。

她相信,失去自由的阮曉寰已經聽到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