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抗爭新動向組織工會是出路?


香港抗爭新動向組織工會是出路? (粵語)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3:06 0:00

香港抗爭新動向組織工會是出路? (粵語)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17 0:00

香港反送中運動已持續了7個月, 最近有多個新工會正在成立。在大大小小的抗議活動上,包括1月1日元旦大遊行活動,經常可見新工會招募新會員和進行宣傳的街站活動。

香港職工會聯盟(簡稱職工盟)主席吳敏兒解釋說,工會的興起是由於幾個月來香港抗議者已經嘗試過各種方式,現在可能到了應該增加新的抗爭方式的時候了。

她說:“從11月份區議會選舉前後人們開始思考如果選票是有效的,在和理非當中可以好好善用,下一個可以利用選票的選舉平台包括立法會選舉勞工界的議席,還有兩年後特首選舉委員會有60個勞工議席,還有每兩年應該有的勞工顧問委員會的選舉等等;大家都清楚現在所謂勞工的代表其實不真正代表打工兒女的聲音。”

吳敏兒還說:“如果我們真的希望有力量的話,在街上曾經發動過兩次,8月5號和9月2號、3號的三罷,罷工、罷市、罷課;以往幾次的成效不太明顯。如果多一些工會發動, 多一些工人因為工會呼籲而參與, 會不會成效比較明顯,可以持續抗爭下去的時間再長一些?”

職工盟說,最近有四十多個新工會成立,正在向政府辦理登記手續。

在旺角街頭,新成立的製藥及醫療儀器業界工會籌委會成員鍾先生。

他說:“首先一來業界暫時沒有一個很強大的工會可以代表我們。就過去大半年所發生的事,我們都覺得在工作上可以組織到大家,團結到大家的一個平台。所以我們就會想要籌組工會,一來想團結業界,爭取福利。二來都希望可以為了民主公義社會發聲,團結大家共同理念的同事、同行、同業。我們可以幫香港發聲。 ”

鍾先生認為抗議走到目前階段,成立工會可以說是一個出路。

他說:“自從區議會選舉之後,其實就見到政府沒有任何表態,甚至越來越漠視民意。我們可以做的,其實很多東西都繼續做,但是未見到任何進展,我覺得工會是一個我們之前沒有做過的一個舉動、策略。我相信,我們希望成效是有的。但是這個準備工作,是非常重要和需時。而這一刻我們都在準備不同準備工作。”

許多新工人領導人認識到要壯大規模,改變人們對工會的態度還需要時間,不過他們致力於改善工人的權利,並且以組織大罷工為長遠的目的,向政府施壓,回應民眾的訴求。

香港社會主義行動干事林子龍認為罷工、癱瘓經濟是出路。

他說:“大家嘗試過比如說跟警察在街頭上的衝突、罷課、組人鏈,各種的抗爭方式。但是罷工是一個很不同的武器,因為它是真的有經濟實力去推動一場罷工。推動罷工的話,他是真的會停止城市的運作,癱瘓我們的經濟。這樣的話,那個力量是跟其它所有的方法是不同的。”

林子龍說,表示,運動過去就強調要“流水抗爭”,不要有任何的組織。

他說:“但是我們現在看到是我們沒有組織是不行的,因為警察、獨裁政權,他們有一個非常強大的組織。他們有三萬人,我們有兩百萬人,但是他們很有組織,他們很有錢。不單單是警察,還有法庭等等機關。所以我們也需要組織起來,工會就是這樣一個組織最好的開始。”

在中環的一個集會上,志願工作人員傑克正在發放『二百萬三罷聯合陣線』傳單,傳單上寫著“組織工會全民罷工”,他們的目的是先建立各行業的工會組織,擴大規模,發起三罷。

傑克說:“大罷工一方面是要告訴政府,我們對他們的所作所為感到憤怒,因此,我們試圖通過大罷工來表達自己,並告訴他們勞工階層對香港的局勢非常擔憂。另外,我們也希望為政府製造經濟,因為很多時候政府只關心經濟。”

社會主義行動干事林子龍強調, 罷工不單單是挑戰政府,也是挑戰財團、老闆。

他說:“我們現在也很明確看到香港的財團是絕對不會支持香港的工人去罷工、反送中、反對政府。他們會站在獨裁政府一邊去打壓我們。所以未來的罷工是跟八月九月不同的,它一定是反對香港的財團,反對財團的白色恐怖。如果我們不克服這一點的話,這場罷工是很難成功。”

組織新工會也面臨政府打壓。香港職工盟主席吳敏兒說政府非常害怕工人的力量凝聚起來。

她說:“他們最不希望見到人們集合起來,增加力量。但是如果你不解決已經存在的問題,人們會不停地想辦法去尋找力量。抗爭永遠不會停止。香港政府已經磨練了香港人五、六個月,越磨練越來堅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