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反送中後 被視為亞洲民主堡壘的台灣如何守護自身


台灣上萬群眾2019年6月16日手舉“台灣撐香港”的標語牌參加集會支持香港民眾反送中。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22 0:00

不久前發生在香港的百萬人“反送中”遊行期間,台灣人為港人提供了最及時、也是最大聲的支持。在香港人為其自由和法治受到蠶食而奮爭時,台灣人享有的民主和自由形成鮮明的對比。但這並不意味著台灣作為亞洲民主的堡壘已是堅不可摧。港人的抗爭讓台灣人感受到其民主生活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脅。而今天的威脅已經不僅僅是飛彈和戰機,而是同樣威脅著西方國家民主的虛假新聞和民意操控。

蔡英文總統6月20日在臉書上發文說,“台灣是民主國家,我們終結了威權統治,解除了黨禁、報禁,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是台灣人最珍視的價值。”

然而蔡英文再度提醒台灣人,一段時間以來,來自“境外的手,或透過製造錯假訊息,在網路、媒體散播,製造我們內部的矛盾對立,或著以各種方式控制媒體,操弄輿論,讓台灣社會陷入紛擾與分裂。”

中國對台灣的統戰工作看起來已經更為複雜、花樣和形式也是前所未見。正如蔡英文所說的,“除了網路和媒體,各種統戰、滲透更是無孔不入,像是統戰團、收買村里長到對岸擔任要職等層面。”

為了應對這些問題帶來的焦慮,蔡政府特別召開了“國家安全會議”,提出三道防護網,要求國安團隊、行政院要加快速度,完成法制化的工作。台灣政府和主要民主國家也啟動了有系統的合作,共同防堵來自境外的不當滲透與介入。

蔡英文在臉書上發文前一天,台灣立法院三讀通過了“國家安全法”的修正案。幾個月前,台灣的刑法和國家機密保護法也做了修正。迄今,台灣已經完成了“國安三法”的修法工作。

蔡英文披露,去年台灣法務部調查局偵破了52個跟國安有關的“共諜案件”,涉案者174人。

蔡政府還修正了“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以規範中資在台的投資,以及兩岸政治的協議,應該經過國會與人民的同意。

目前,立法院還在審議針對境外勢力滲透與介入媒體的修法。

5月10日,台灣旺旺中時媒體集團與北京日報合辦的“第四屆兩岸媒體人北京峰會“,由65名台灣媒體人參加。而經媒體流出的中國全國政協主席汪洋致辭,在台灣引起一片嘩然。

汪洋對參加會議的台灣媒體負責人說,媒體有推動兩岸和平發展的社會責任,要協助努力實現“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據媒體報導,汪洋在會上發表講話時口氣十分狂妄,稱美國七十多年前支持國民黨軍隊,洋槍洋砲都沒有擋住共產黨,現在哪還有勇氣再為了台灣跟中國打仗。

蔡英文譴責了汪洋的講話,說其講話證實有中國對媒體施加壓力的情況,對民主、新聞自由、內政有很大的干擾。

台灣有著亞洲最自由的媒體環境。擺脫了威權政治干預的台灣媒體仍然面臨嚴峻的挑戰。媒體在中國大陸的商業利益引發台灣安全爭議。自媒體中大量的虛假訊息滲入台灣社會,對民主社會形成潛在的侵蝕威脅。

5月2日,台灣立法院一個關於中國假訊息的質詢會掀起一場風波。國安局官員在對立委做業務報告時說,中共對在台灣的大陸媒體和“同路媒體”提供特定報導內容及方向,散播分化台灣民眾向心力的爭議訊息,導致其他媒體跟風報導。

國安局副局長陳文凡說,涵蓋電子、平面媒體及網紅的“同路媒體”問題確實存在,不需懷疑。”但他拒絕公佈他所說的“同路媒體”名單。

2019年6月23日台灣人在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上集會,抗議中國通過紅色媒體影響台灣政治、侵蝕台灣自由民主。(蕭洵拍攝)
2019年6月23日台灣人在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上集會,抗議中國通過紅色媒體影響台灣政治、侵蝕台灣自由民主。(蕭洵拍攝)

在6月23日由高雄網絡紅人“彪悍館長”陳之漢和時代力量黃國昌共同發起的反紅色媒體集會,吸引來數万名支持者。支持者大多為年輕人。他們冒雨從台灣各地趕到台北總統府外的凱達格蘭大道,表達他們對中國通過所謂“紅色媒體”干預台灣政治、侵蝕台灣自由和民主價值的抵抗。

高女士和一群50多歲的同齡人搭乘多輛大巴從高雄來到台北參加“反紅媒”集會。談及驅使她參加抗議集會的原因,她說:“我們有知的責任,那就是要報導真實。因為他們有時候用壓迫或比較強勢的方式去要佔有我們台灣。“

集會上的演講者毫不避諱地將矛頭指向旺旺集團的中國時報和中天電視。旺旺集團董事長、中國時報集團最大股東和中天電視經營者蔡衍明當時也在汪洋接見的媒體人當中。

中國時報因在一些可能觸怒中共的重要新聞的報導中缺席而被指自我審查。6月9日香港百萬人上街“反送中”成為各家媒體的頭條。而鴻海董事長、參加國民黨總統初選的郭台銘在一個媒體活動中,批評中時將“反送中”放在第九版非顯要版面,而將頭條留作批評郭台銘。

台灣新聞記者協會秘書長陳益能說,來自中國大陸的“紅色影響”確實存在。他說,一些媒體在中國大陸的商業利益,導致其進行自我審查。

陳益能說:“它的財務結構是這個樣子。它的收入來自這個地方。它如果今天要電視台去從事報導中國的什麼事情,做一些中國不喜歡的報導的話,對它來講,是做不到的呀。”

6月23日在凱達格蘭大道上參加集會的年輕人,對中國大陸通過“紅色媒體”干預台灣政治,侵蝕台灣人享有的民主和自由保持強烈的反感。一些人也表達了台灣媒體現狀的不滿。

台南一家設備公司的主管陳玉全談及台灣媒體狀況時說:“簡單的狀態其實基本上媒體都會有自律,也會有特定的立場,這無可厚非。但如果違反國家安全,跟國家利益有衝突的時候,我認為是應該有管制的。”

而政府和立法機構針對媒體的動作也引起可能因為解決這個困擾而做出有違新聞自由的舉動。

總部在巴黎的無國界記者亞洲分部的負責人艾瑋昂(Cedric Alviani)對美國之音說,假新聞是困擾各國的全球性問題,而對於一個民主政權而言,重要的是如何因應。他批評台灣政府在自我保護時採取了“有腐蝕性的”舉措。

艾瑋昂說:“如果台灣政府自行決定哪些是正當新聞,哪些是虛假的,或者他們決定哪個記者可以或不可以進入(台灣),那麼他們就是在做和中國當局同樣的事。”

台灣在今年無國界記者新聞自由指數排名中位居第42名,在亞洲居韓國之後。台灣曾在過去幾年的這個排名中蟬聯亞洲第一。

無國界記者在其報告中說,台灣鮮有對媒體的政治干預,這樣的干預也沒有容忍的空間。但是該機構指出,台灣的記者受困於由聳動和追逐利潤主導的極端媒體環境。

在野黨國民黨則針對“國家安全法”修正案將國安維護擴及網路,質疑“法條內容不明確,給予執政當局擴張解釋,過大裁量的空間,恐產生噤若寒蟬的效應。國民黨批評,民進黨政府不惜拋棄過去爭取言論自由的價值,透過國家機器恣意干預人民的隱私與言論。”

健行科技大學企業管理教授顏建發曾任民進黨中國事務部主任及台灣外交部研究設計委員會主委。他認為在美歐和澳大利亞都開始對假新聞採取行動的情況下,如果國民黨這樣做,是不符合大趨勢的。

顏建發說:“中國的fake news(假新聞),還有竊密,也許是biased(偏頗的),可是大家都這樣認為的時候,你對這個有保留,可能只有他的支持者會相信,中間選民大概也無法接受。”

顏建發說“第五縱隊”有很多機構,包括很多媒體都被收買了。所以現在做都有點太晚了。其實現在是亡羊補牢。

他說:“(他)考量當然是傳統利益。因為他收了很多利益,不能不說給北京聽。(這些利益)包括中小企業、媒體、有些學者、科技業可能都有。”

蔡衍明曾表示台灣不應反中,而應親中。他說反中是威權時代蔣介石的信徒,受反共影響而成。

2017年10月,蔡衍明曾在上海的一個兩岸關係30年回顧研討會上對“一國兩制”表示支持。他說:“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方針,這種濃濃的親情呼喚,台灣人一定會有感覺。“

而香港“反送中”運動給台灣人最大的警示就是北京當局的“一國兩制”。台灣總統蔡英文多次就“反送中”對港人表達支持,也明確否定“一國兩制”為未來選項。

在野黨國民黨也多次發表聲明,稱“一國兩制”不適用於台灣,該黨堅持“一個中國,各自表述。”

國民黨主要總統參選人韓國瑜和郭台銘也表示不接受“一國兩制“。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今年1月2日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週年紀念會發表了他上台以來最重要的台灣政策講話。他警告台灣,任何關於台灣未來的談判都必須把統一作為最終目標,維護獨立的努力可能會面臨武力。

習近平在講話中提出了台灣版的“一國兩制”。他警告說,台灣和中國之間深刻的政治分歧不能成為拒絕統一的藉口。紐約時報的報導說,台灣有一個充滿活力的民主體制,中國則是一個高度威權的政府。

“一國兩制”隨著香港“反送中”抗議遊行而陷入危機。香港人對北京當局蠶食其法治社會越來越憂慮,甚至失望。這也使得習近平的“台灣版一國兩制”破產。

台灣師範大學政治研究所教授范世平說,這對於年初提出台灣版“一國兩制”的習近平而言,不啻是個諷刺,尤其是在林鄭月娥宣布暫緩“逃犯條例”修訂的當天,北京當局卻仍在召開推行其“一國兩制”政策的“海峽論壇”。

范世平說:“因為你'海峽論壇'的目的就是要推行'一國兩制'政策嘛。結果同一天林鄭月娥說送中條款暫停。韓國瑜和郭台銘說,他們絕不支持'一國兩制'。那習近平的'一國兩制'在香港也受挫,在台灣也受挫,我覺得是雙受挫。”

習近平年初發表對台灣政策講話後,引發分析有關他或以武力犯台的擔憂,因為他可能面對美國不斷加大的壓力,同時也要對國內強烈的民族主義情緒有所交代。但健行科技大學教授顏建發則認為,動武將會給習近平政敵將其拉下台的口實,更可能的情況是,習近平通過自己控制的媒體,給自己找個台階下。

評論 (1)

此論壇已被關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