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民主小販”楊恆均被拘19個月後首次見到律師


澳大利亞華裔作家楊恆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39 0:00

已遭中共當局拘捕19個月的澳籍華裔作家、前國安部間諜楊恆均向家人傳遞口信表示,他拒絕就自己被中共指控的“間諜案”做任何虛假認罪。

據路透社報導,被關押在看守所的楊恆均星期四(9月3日)首次被允許見到自己的律師。外界認為,這個跡象顯示,他的案子可能快轉交法院審理了。

此前,楊恆均2019年1月19日與家人自紐約回國時在廣州白雲機場被捕。此後,他的家人和律師一直無法探望他。今年3月,他被正式指控涉嫌“間諜罪”。澳大利亞政府強烈反對對他的這一指控。

據楊恆均的好友兼老師、澳大利亞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教授透露,楊恆均在給家人的口信中說,他是無辜的,將會抗爭到底。他們可以虐待他,但他絕不會承認自己沒有做過的事情。

這是楊恆均被逮捕以來第一次向外界傳出自己的聲音。楊恆均向律師說,他遭受長時間的審訊,有時會被強迫戴手銬和蒙眼接受訊問。楊恆均的口信顯然反駁了中國媒體有關他已認罪的報導。

馮崇義還表示,根據中國的司法體系,楊恆均的案子還剩下6個星期就需要開庭審理。

楊恆均的家人聘請了中國知名人權律師莫少平和尚寶軍為他辯護,他們曾多次要求會見楊恆均,都遭到拒絕。

此前曾有消息證實,國安人員每天對楊恆均進行隔離審訊,銬住他的腳踝和手腕,不允許親朋給他發送任何支持信息,還以高血壓和腎臟並發症等所謂健康問題為由,每天要他服用9粒藥片。

此外,澳大利亞領事官員星期一通過視頻見到楊恆均。由於新冠病毒疫情,領事探視被暫停,這是今年的首次。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星期五表示,中國當局與澳大利亞政府一直就楊恆均案的領事探視保持接觸。

中澳兩國關係在澳大利亞政府呼籲對新冠病毒來源進行獨立的國際調查之後日趨緊張。澳大利亞的做法顯然激怒了北京,北京隨後對澳大利亞多次進行貿易報復。

上個月,中國當局又拘捕了澳大利亞公民成蕾。成蕾是中國官媒央視英文頻道“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的一名主播。中國方面雖然給澳大利亞外交部進行了通報,但並沒有透露抓捕成蕾的原因。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今年3月對楊恆均“複雜的人生“進行了詳細報導,指楊恆均1987年自為中國培養大批間諜的上海復旦大學國政系畢業後加入了僅僅成立了4年的中國國安部,直到2000年到澳大利亞後脫離。據他的朋友說,原因是他對中國政府的信任度下降,對民主治理體系的興趣在增長。

不過,楊恆均的對外掩護的履歷是1987至1997年,分別在中國外交部、海南省人民政府、香港中資公司工作。1997年到美國大西洋理事會從事國際戰略問題研究,實際的任務是從美國智庫和國會議員那裡收集情報。2000年後前往澳大利亞定居,基本上脫離了國安部。

報導表示,楊恆均在國安部14年多的時間裡,從事著日益重要的任務,儘管他的職位顯示似乎只參與了分析,而不是更傳統的一線間諜工作,去賄賂策反那些可以接觸到外國機密的人士。

作為楊恆均博士導師的悉尼科技大學的馮崇義教授說,第一次與楊恆均會面後他就對楊的背景產生了懷疑,當時已成為作家的楊恆均提交了履歷,申請在他的門下攻讀。

馮崇義證實,多年後他得以與一位熟悉楊恆均經歷的人那裡確認,楊恆鈞確實曾在中國國安部任職。

但馮崇義相信,楊恆均2000年離開國安部時,他完全放棄了與中國情報部門的聯繫,並將自己對中國體系的日漸失落轉變成親民主的網絡作家和針砭時弊的時政評論人士。楊恆均多年來大量介紹西方民主的文章,自稱“民主小販”。

馮崇義說,楊恆均去年被捕很可能就是由於他從事這些親民主活動,還因為他背叛了中共的情報系統。

馮崇義還是楊恆均在2011年寫的一封信的保管者,這封信解釋了為什麼他決定成為民主活動家。

“通過我的文章,中國有成千上萬的年輕人被喚醒……他們讓我看到了中國的希望,”楊恆均寫道。

不過,近年網上也有一些人指責楊恆均是“中共特務”,尤其是他的現任妻子袁小靚(袁瑞娟)曾是中國網絡紅人、微博大V“染香”。“染香”以支持中國政府、批評公共知識分子知名,是毛左派代表人物之一,因為支持中共和一黨專制,貶低民主制度而被稱為“大五毛”。不過,袁小靚目前也淪為專制的受害者。

2019年1月楊恆均在廣州白雲機場被扣押是時,袁小靚也在廣州機場被短暫扣留在上海,隨後遭到中國秘密警察的訊問,被問到丈夫與西方情報機構的關係,她自己也可能面臨被控危害國家安全罪。已是澳大利亞居民的袁小靚曾試圖飛往澳大利亞,但被攔截禁止出境,理由是“涉嫌危害國家安全”。

去年4月9日,海外網上流傳一個袁小靚哭訴丈夫被抓的經過的視頻,呼籲澳大利亞政府關注楊恆均的人權。

澳廣報導說,中共當局沒有提供任何證據證明楊恆均為西方情報部門工作的指控。去年8月,澳大利亞外交部長採取了不尋常的舉措,公開聲明楊恆均從未為澳大利亞情報機構工作過。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