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北京冬奧箭在弦上 病毒難料選手嚴陣以待


不斷變種的新冠毒株,為2022北京冬奧會蒙上極大的不確定陰影。圖為身穿防護服的紅十字會救護人員在北京的一個媒體中心將一個擔架送入救護車中。(路透社2022年1月7日)
北京冬奧箭在弦上 病毒難料選手嚴陣以待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25 0:00

距離2月4日的2022北京冬季奧運會開幕不到一個月。在中國政府對新冠“零容忍”政策之下,賽前閉環管理已經正式啟動,開始實施奧運歷史上最嚴苛的疫情管控。然而專家表示,由於奧密克戎的高傳染性,只要有一例,就可能爆發疫情,北京的清零政策可能更加困難,成本也越來越高。

啟動於1月4日的閉環管理中,於北京、張家口和延慶三地舉行的所有比賽,都將在封閉狀態中舉行。

《紐約時報》說,北京的疫情管控措施“類似於去年夏季東京奧運會,但更嚴格”;在被稱為“泡泡”的閉環系統中,“數以千計的運動員、教練員、團隊官員、奧運工作人員、承包商、志願者和記者將在整個奧運會期間與外界隔開”;比賽場地、酒店和其他運動員住地、媒體設施和交通網絡都在“泡泡”之內,“沒有其他人進去;沒有人出來。”

法新社引述駐北京外交官的話說,北京冬奧會的防疫管控措施如此極端,他們擔心,他們根本無法向閉環中的國民提供適當的協助。

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全球健康高級研究員黃嚴忠博士(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網頁)
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全球健康高級研究員黃嚴忠博士(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網頁)

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全球健康高級研究員黃嚴忠博士告訴美國之音,“為了避免與外界接觸,運動員和後勤人員在運動會結束之前,不能隨便走出閉環;結束之後,如果要前往其他地區旅行,也必須經過三個星期的隔離。現在,最大的挑戰還是出現了感染性更強的新毒株。我想,這對閉環管理也提出更大的挑戰。”

黃嚴忠說,隨著奧密克戎的全球感染,中國的風險顯然加大了:“如果有漏網之魚,沒有及時發現,影響就不是德爾塔可比,可能會在數處發生疫情,甚至還可能連續爆發,現有的清零政策可能就會變得更加困難,而且成本也會越來越高。”

黃嚴忠認為,中國政府應該降低老百姓的期待,避免始終把新毒株看成洪水猛獸;避之唯恐不及的話,對將來的防疫不一定是好事;如果奧密克戎變成爆發式疫情,引發的恐慌本身就不利於清零政策的有效實施,相比之下,“美國很多已經變成上呼吸道的感染,不再是肺炎。但這個國內老百姓可能還不知道。”

新冠恐致多米諾媒體難控

有分析稱,疫情作為本次北京冬奧面臨的最大變數,同時具有引發諸如更多人權質疑在內的“多米諾”效應;如果大面積爆發,賽事很可能會被叫停,那將會後果難料。

由於越來越多的運動員確診新冠肺炎,瑞士奧運代表團領隊斯托克利(Ralph Stöckli)對繼續舉辦北京冬奧會提出擔憂。他告訴媒體說:“如果最優秀的選手們無法參賽,那將帶來很大的困難。”

黃嚴忠博士說,目前形勢下,北京奧運已經箭在弦上,不可能就此退回。

美國批判性體育理論研究者孫又揆博士。(本人提供)
美國批判性體育理論研究者孫又揆博士。(本人提供)

美國批判性體育理論(Critical Sports Theories)研究者、陶森大學客座講師孫又揆博士告訴美國之音,關鍵在於“如果比賽期間疫情大規模爆發,他們怎麼處理?除了暫停奧運之外,對外還能封鎖新聞嗎? 在場的國際媒體可以使用網絡,他們的信息肯定是開放的。所以,那個時候如何管控媒體,對中國政府來說是很大的挑戰。”

黃嚴忠博士表示,這麼多人前往北京,確實增加了風險,“他們來自世界各地,顯然有些國家已經受到新毒株的影響。所以說,再怎麼嚴格的檢查措施,還有安全措施,再怎麼百密還有一疏呢。只要你有一例,它的高傳染性,就很有可能爆發疫情。不光是在bubble裡面,還有可能也傳到外面。那這個就比較危險了。”

中國在申辦本屆冬季奧運會時,曾經把北京是一個安全的選擇作為其賣點之一。

世界衛生組織WHO緊急事務部主任瑞安(Michael Ryan)1月6日表示,中國當局在賽場執行嚴格的防疫措施,“根據我們掌握的信息,我相信這些措施非常嚴格,非常有力,我們目前沒有看到病毒傳播的風險升高。”

一支美國參賽隊的感受

《華爾街日報》說,冬奧運動員現在的任務是“獲得參加北京冬奧的資格,訓練進入最高競技狀態,而且現在別染上新冠……病毒可能讓一些參賽者被迫退出,甚至可能毀滅某些項目中整個國家的金牌夢”。

即將參賽2022北京冬奧的“美國速滑隊”聯絡經理湯姆·霍洛克斯(Tom Horrocks) (圖片由本人提供)
即將參賽2022北京冬奧的“美國速滑隊”聯絡經理湯姆·霍洛克斯(Tom Horrocks) (圖片由本人提供)

“​美國速滑隊”聯絡經理湯姆·霍洛克斯(Tom Horrocks)告訴美國之音,本次前往北京參賽的美國冰雪運動員有100多名,再加上各種輔助人員,可以說人數眾多,陣營強大。

霍洛克斯說,儘管在嚴格的防疫規定之下,台下沒有親朋戚友觀看比賽,“選手會有些失落,不過,這對每個人來說都是一樣的。”

他稱,對需要在泡泡裡封閉生活並不陌生:“我過去好幾年都呆在泡泡裡,其實是歐洲的一個泡泡,所以我們得看事情如何發展,顯然採取一切的必要措施。眼下有非常嚴格的測試,我們每天都做。我希望,每一個人都能遵守規則,而且都能獲得一個安全、有收穫和愉快的奧運經歷。”

霍洛克斯表示,國際上對本次北京冬奧的抵制,並沒有給他們的隊員造成政治壓力,“我們的運動員一直集中精力在體育上,而且,為了參加奧運會,他們需要做很多事情,包括所有的訓練,這僅僅是為了達到被選拔為參賽者的水平。這是難度非常大的事情。所以,運動員現在都百分之百把精力集中在運動上,他們必須這樣。我們把政治之類的事情留給重點關注政治的人去做。”

霍洛克斯說,他們也沒有受到來自美國政府的壓力,畢竟美國是一個自由的國家,每個人得以享受個人意志的自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