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疫情加劇緬甸危機 萬塔之國續爭民主


在美國的緬甸裔人開展民主之旅促緬甸恢復民主。(2021年7月18日)
疫情加劇緬甸危機萬塔之國續爭民主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50 0:00

緬甸的民主抗爭運動即將屆滿六個月,雖然因軍方的血腥鎮壓和新冠疫情的重襲而時有受挫,但觀察人士說,緬甸人民至今的抗爭意志仍非常強大。再加上軍政府對最新一波新冠疫情的處置不佳,從而加深了民怨。

在此前提下,一群因政變而無法如期上任的國會議員於4月中旬成立民族團結政府(National Unity Government, NUG),成為軍政府以外的平行政府,並普遍受到民意的支持。他們誓言對抗軍政府,並積極向國際爭取其為緬甸合法政府的認同。對此,分析人士說,雖然前景困難,但此一新興民主政治實體讓緬甸人民看到終結軍事獨裁統治的一絲曙光。

緬甸軍方於今年2月發動政變,監禁了包括昂山素季在內的數十位民選政府官員,國際社會譴責它扼殺了緬甸脆弱的民主。軍方奪權也引發普羅大眾的反感,於全國各地發動大規模的示威抗議。

緬甸民主抗爭遍地開花

面對全國抗議遍地開花的情況,緬甸軍政府被指控為了維持政權的穩定,採取鎮壓手段濫殺無辜。根據緬甸援助政治犯協會(AAPP)的統計,近六個月來,已有逾九百人喪生,超過五千位抗爭者鋃鐺入獄,包括緬甸國務資政、同時也是執政黨全國民主聯盟(全民盟)的領導人昂山素姬也身陷囹圄。

緬甸於2011年結束長達50年的軍事統治,並正式邁入民主轉型的進程。不過,早在民主化之前,緬甸人民就曾分別於1998年和2007年發起抵制軍政府的大型示威抗議,但是最後均以失敗告終。

然而,觀察人士說,緬甸這次的民主抗爭很不一樣。1995年後出生的“Z世代”利用網路發聲串連,並以獨特創意和號召力掀起抗議熱潮,成功吸引國際社會的關注。而且年輕的抗爭者意志十分堅定,數月來,絲毫不因血腥鎮壓而卻步,看似鐵了心地要將軍方勢力趕下台。

一位年僅22歲的抗爭者就在接受新西蘭媒體Newsroom採訪時表示:“我們這次一定要贏。我會反軍事政變到死為止。我將竭盡全力對抗,而我已做好最壞的打算。”

不過,緬甸近期遭新冠疫情重襲,單日染疫數不僅破6千例,每日死亡人數更高達300人上下,街頭巷尾處處可見大批民眾排隊搶購氧氣瓶,讓民主抗爭運動一時無以為繼。然而,面對供應不足的氧氣瓶,軍方祭出限購令,讓民怨再次沸騰,尤其是醫護人員指控軍方囤積氧氣,以牟取暴利或供軍眷專用,讓其無視民間疾苦的腐敗行徑再次暴露在人民眼前。

在台北東吳大學教緬甸語的陳啟明認為,限購令反映了緬甸軍方根本無意協助民間抗疫的事實。陳啟明對美國之音表示:“(限購令)代表軍隊裡面已經有大爆發的情況,氧氣瓶是完全不夠的。他們就是買下來,為了軍人或是軍人的家庭,他們其實完全沒有為一般民眾考慮的。”

疫情惡化堅定推翻軍政府決心

換言之,一場疫情也讓民主抗爭者看清軍政府視人民為無物的本質,因此,更堅定他們要追求民主的決心。

位於中台灣的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學系助理教授王文岳告訴美國之音:“緬甸的人民從2月以後,已經證明了說,他們想要爭取民主自由的權利的意志非常地強。這是一個全面性的意志。”

在政局方面,軍政府除關押昂山素季外,還以選舉舞弊之由,解散了她所帶領的執政黨,也就是於2020年11月以“壓倒性選舉勝利”取得大多數國會席次,且有權籌組政府的全民盟。隨著軍政府宣告選舉無效,民盟當選的國會議員們也因此無法如期於2月上任。

他們於是自行成立聯邦議會代表委員會,廢除了由軍方撰寫的《2008憲法》,並於4月16日成立平行於軍政府的民族團結政府,以抗衡軍政府,並爭取國際支持其為緬甸唯一的合法政府。

民族團結政府現有32位內閣成員,除已入獄的總統溫敏和國務資政昂山素季外,另有副總統拉希拉及總理曼溫凱丹等人。民族團結政府呼籲恢復民主制度,主打革新、年輕化,也尋求各民族團結,並擴大招攬其他少數民族組織的加入和支持。另外,為了對抗軍方的暴力鎮壓,民族團結政府於5月初進一步成立人民防衛部隊,旨在保護抗爭人士,也讓緬甸人民看到終結軍事政變的一絲曙光。

民族團結政府不僅打算在政治上與軍政府爭奪合法政權,也在經濟上試圖斬斷軍政府所掌握的資源。該政團除敦促外資斷絕與軍方和其關聯公司的關係外,也呼籲國內企業停止向軍方繳稅,以徹底斬斷軍政府的金流。

斷軍政府金流有效但難度高

對此戰略,部分分析人士相當看好。

陳啟明觀察,當地可能已有八成以上的企業不再跟軍方往來,民間也抵制多數與軍方掛勾的企業,例如,M1集團的電話卡已被抵制。他說,即便多數企業無法表態,但此次社會對抗軍政府的氛圍已浮現。

位於高雄的文藻外語大學東南亞碩士學位學程教授顧長永也認為這個戰略是正確的,只是軍方年握30億美元的預算,又長期囊括緬甸經濟和商業紅利,像是緬甸玉的利潤幾乎都被軍方所壟斷,因此,NUG能否大幅削弱軍方的金流,還有待觀察。

不過,王文岳認為,此戰略“口號大於實際”,因為,全面接管政府後的軍方,權力大至相當難抗衡。更遑論軍方在緬甸的市場經濟中,早就佔有核心的份額。他說,從最近緬甸主要電信商之一的挪威電信(Telenor)將旗下的緬甸子公司出售給跟軍方關係密切的黎巴嫩投資公司M1集團,就可看出軍方對企業的掌控力。

王教授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這也是為什麼昂山素季自2016年上台以來,必須採取兩軌制的改革步調,以照顧軍方的利益來換取軍方對推動改革的支持。

王文岳說:“兩軌制度的情況就是,一邊是由民盟統治的緬甸政府,所推動的經濟改革市場化措施,另外一個是由軍方自己,在全國各地區,他(們)有一個緬甸經濟控股公司.....(農林漁業)邊境貿易的利益所得都必須歸軍方。”

大緬族主義難除羅興亞人處置棘手

緬甸有高達130個以上的民族,因此,民族共融一直是個難題,雖然境內近七成人口都屬緬族人。

相較於昂山素季所屬的民盟內閣多以緬族為主,民族團結政府的內閣則廣納少數民族,包含克欽族、孟族等,多元色彩濃厚。此外,民族團結政府更表態承認羅興亞人的公民地位,以期團結多元族群,共同對抗軍事獨裁,外界視其表態具有歷史意義。

不過,王文岳分析,羅興亞人在緬甸處於相當尷尬的位置。不管是軍政府,還是昂山素季的全民盟都推崇大緬族主義,立場一致地企圖“同化”其他少數民族。因此,他說,羅興亞人的問題已非單純的人權議題,而是牽涉到更高層級的國家統一跟主權完整問題,是個難解的棘手問題。

據陳啟明指出,緬甸境內的少數民族,包括羅興亞人,都非常歡迎民族團結政府的民族包容政策,但也擔心因此淪為政爭的工具。

大國不願押寶東盟難有效干預

在對外關係上,民族團結政府為了抗衡軍政府,已與西方政府的資深官員有所聯繫。雖普遍獲得全球民主國家的認同,但至今仍未獲各國正式承認其合法政府的地位。

對於緬甸問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7月中旬再次敦促東盟採取行動,制止緬甸國內的暴力行為,恢復民主。儘管東盟已早於4月發布五點共識,包括呼籲各方停止暴力,展開建設性的對話,但分析人士說,依目前情勢,東盟共識幾乎無用。

王文岳表示:“緬甸政局的重要性,嚴格說起來,並不是目前大國政治中的樞紐地位,它在整個大國政治中算是一個次要問題......緬甸(現)處於準內戰的狀態之下,任何一個國家驟然去押寶、承認,或者是認可任何一方的勢力,可能會導致未來比較不利的外交後果。”

王文岳指出,東盟近年強化“東盟中心性”,以促進區域團結,因此,未來將持續就緬甸情勢發布聲明,但很難針對緬甸軍方祭出實質有效的干預。

軍政府被迫轉型恐推假選舉

顧長永也說,民族團結政府目前仍屬“空中政府”,無實權。西方大國雖會透過管道給予支持,但也很難介入太深,以免加劇緬甸局勢的複雜性。

展望未來,王文岳認為,在美中對抗、境外大國各有各的算計下,緬甸軍政府會繼續周旋於這些大國之間,並優先取的東盟的認可,以重新吸引外資,振興經濟。他說,緬甸軍方近期的血腥鎮壓力道已有所放緩。他預期,未來的抗爭應該只會帶來零星的衝突,而軍方也會逐步放寬管制,待情勢穩定後,軍方則可能採“泰國模式”,亦即,透過修憲或變更制度,讓軍方政權穩固後,以開放有限度的選舉。

他說:“雖然說,民主人士可能認為這是個'假選舉'......(但)這樣子軍方就可以取得一定的參政正當性,重返國際。我認為,軍方主要的算盤是這樣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