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親北京議員:香港局勢有望平息,學者:抗議已經改變了香港政治的DNA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51 0:00


香港的抗議示威已經進入第五個月,暴力活動也在升級。香港親北京議員認為,隨著《禁蒙面法》等一系列措施的推出,假以時日,香港局勢有望平復。香港民主派議員說,北京仍然不想“政治問題政治解決”,抗爭只會不斷延續。觀察人士說,即便中共在某種程度上控制著香港的局勢,但是,示威活動已經改變了曾經以“經濟動物”著稱的香港人的政治DNA,北京與香港抗議者的博弈將是一場長期的戰鬥。

親北京議員:香港局勢有望平息

因《逃犯條例》的修改而引發的香港抗議活動已經持續了五個月,最近一個月以來,暴力活動在加劇。為了控制局面,香港政府10月五日開始實施《禁蒙面法》等其他措施,希望平息香港的局勢。

但是,《禁蒙面法》的推出引發更為激烈的抗議。10月4日,有大約1000人抗議《禁蒙面規例》。香港親北京議員認為,假以時日,民眾會逐漸接受這樣的法律,而且局勢也有望平息。

10月10日,香港立法會建制派議員兼行政會議成員葉劉淑儀(Regina Ip)接受美國之音的專訪時說:“首先,香港政府並不期待一項規例就能結束這場為期四個月的暴亂。你需要其他的輔助措施。第二,我們預期人們會花些時間來適應新規定,即使是禁煙規定,在餐廳和其他公共場合禁止吸煙,在生效之後,許多人還呼籲進行司法覆議,甚至要制裁當時的特首曾蔭權,香港政府在那項法例最初的幾年所採取的實際司法起訴行動相當有限,但後來人們逐漸適應,現在你看,很少人違反那項法律。”

香港建制派議員、前保安局長葉劉淑儀接受美國之音採訪。(2019年10月10日)
香港建制派議員、前保安局長葉劉淑儀接受美國之音採訪。(2019年10月10日)

葉劉淑儀是支持北京的香港新民黨主席,曾任香港保安局局長。她說,過去四個月來許多犯罪行為都是由蒙面者進行的。在《禁蒙面規例》正式生效後,參與抗議《禁蒙面規例》的抗議者都是真正鐵杆的暴徒。她認為,香港的抗議已非一般公民抗議,性質已接近恐怖主義。

她說:“自6月9日抗議活動開始的第一天,他們總是以和平開場,隨後快速的惡化發展成阻路、縱火、攻擊立法會,和愈來愈多的砸毀店家、親中企業、餐廳、星巴克、設置路障,令周邊無辜居民感到恐慌。這不再是普通的公民抗議,開始具有相當玩世不恭和邪惡的性質,接近恐怖主義了。”

葉劉淑儀並不是首位使用“恐怖主義”說法形容抗議活動的人。兩個多月前,中國港澳辦發言人就指稱,香港“激進示威者”已“開始出現恐怖主義苗頭”。

香港立法會民主派議員、民主黨主席胡志偉(Wu Chi-wai)10月18日對美國之音表示,“恐怖主義”標籤是一種“抹黑”。

他說:“這是一種抹黑,並且是轉移視線的策略,一方面掩飾政府推動‘送中條例'的政治錯誤,另一方面掩飾政府未有回應‘五大訴求’,未能讓香港社會重回正軌的政治責任。”

不過,建制派領袖人物葉劉淑儀認為,隨著《禁止蒙面規例》等一系列執法措施的推出,目前香港抗議的人數已經大幅下降。

她對美國之音說:“說到所謂‘和理非’示威者的人數,那些是真正的和平示威者,他們的人數大幅下降了。……我認為和平參加示威的人數已經降低很多了。”

一些和平示威者為這些攻擊性行為辯護。他們說,香港政府繼續無視人們的意願,這些行為是出於無奈。有示威者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如果和平示威不能對政府產生更多影響,那暴力就可能是不可避免的了。”

不過,葉劉淑儀認為,隨著《禁蒙面法》等一系列行動的推出,目前香港抗議的人數已經大幅下降。她說:“說到所謂‘和理非’示威者的人數,那些是真正的和平示威者,他們的人數大幅下降了。……我認為和平參加示威的人數已經降低很多了。當然,你不能只依賴執法系統來控制局勢,你需要兩隻手,一隻手是執法,而另一隻則是溝通、與民眾接觸,努力恢復人們對政府的信心。而我們的特首也正在試圖這麼做。”

香港學者: 局勢朝著有利北京的方向發展

除了推出《禁蒙面法》外,香港警方也加強了對抗議者的逮捕力度。自6月以來,已經有2000多名抗議者因參與反政府示威或相關的活動被捕,其中750名是18歲以下的青少年。

香港時事評論員,香港中文大學客座教授林和立(Willy Lam)最近在華盛頓的一次研討會上說,北京授意香港政府通過推行“嚴刑峻法”來解決問題。他認為,這些“嚴刑峻法”的實施,已經讓局勢朝有利於北京的方向發展。

他說:“我相信最近一兩個月的發展是朝著對中國有利的方向的。這意味著在失去了前一兩個月的寶貴時間後,中國領導層終於抓住了機會。儘管習近平多次說,他不會動用駐港部隊,但是,他成功地將廣東的武裝警察部署到了香港,超過一千多人。現在他們又在策劃大規模逮捕香港的抗議領導人。”

資料照片:香港時事評論員林和立
資料照片:香港時事評論員林和立

他補充說,這樣的事態發展並不有利於香港大部分的民眾。

林和立甚至認為,香港的警察與黑(匪)幫的合作越來越緊密,北京雇傭的職業肇事者進行暴力活動等,目的一方面為政府的進一步鎮壓製造藉口,另一方面,也借此分化香港社會,讓一部分人反對另一部分人。

他還認為,習近平不動用軍隊,也不妥協,是因為習近平自信地認為,香港的經濟依賴內地,他有“足夠其他牌”可以平復香港局面。

林和立所說的北京派遣一千廣東武警進入香港協助港警的說法不能得到官方的確認,甚至香港民主派人士也表示無法確認。但是,香港媒體表示,他們曾記錄到有執勤的港警說普通話,而不是香港警察一般會使用的粵語。香港越來越緊密的警察與黑幫的配合或是合作也無從證實,但是觀察人士說,應該能觀察到類似的情況。

香港學者:抗議者的勇敢改變了香港政治的DNA

不過,林和立說,局勢的發展雖然有利於北京,但這並不表示北京和港府以及抗議者的博弈已經接近尾聲,即便是示威人群日漸減少。他還指出,即便是北京暫時可能控制了局面,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他們可以將“魔鬼重新放入瓶子中,因為抗議活動已經改變了香港政治的DNA。

他說:“遠沒有到結束的時候,戰鬥還沒有結束,因為抗議者的勇敢的行動已經改變了香港政治的DNA。 ”

他解釋說,直到最近,大部分香港人都被認為是“經濟動物”,只關心自己的生活水準。如果不滿意現狀,香港人就會向美、加、澳移民,但是現在因為抗議者做出的犧牲,他們成功改變了香港民眾的政治的思維。

他舉例說,過去如果有人因為在臉書上發表主張香港獨立的言論被政府取消選舉資格後,沒有人會說話,但是現在不同,同樣的事件,會導致七、八萬人會走上街頭,抗議政府的不公正。所以,這將是“一場長期的戰鬥”。

林和立認為,香港11月的區議會選舉可能會是人心的風向標。包括香港雨傘運動青年領袖、這次反送中運動的積極參與者黃之鋒在內的抗議者宣佈參加區議會的選舉。到現在為止,至少三名擬參選香港區議會的候選人,被政府有關部門要求解釋政治立場。

香港政府規定,如果有明確的港獨立場,就會被取消參選資格。林和立擔心,港府可能還會以此為由取消參選的民主派候選人的資格。

香港民主派議員: 北京至今不想“政治問題政治解決

香港民主黨主席胡志偉(Wu Chi-wai)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認為,北京到目前為止,仍然不想“政治問題政治解決”

他說:“目前一刻,北京仍然不想 “政治問題政治解決”。北京仍然嘗試利用內地鎮壓人民的手段,用於香港。不過,由於香港的發展及其他環境與內地有別,因此國內的手段未能應對香港的情況,抗爭只會不斷延續。”

香港民主黨主席胡志偉接受媒體採訪。(2019年9月17日)
香港民主黨主席胡志偉接受媒體採訪。(2019年9月17日)

胡志偉還認為,雖然到目前為止,仍然沒有出現派解放軍出兵的局面,但是,並不能排除解放軍出兵的情況。

他告訴美國之音:“不會排除解放軍出兵的情況。根據國內的經驗,假如未能鎮壓示威者,北京會派遣解放軍鎮壓抗議者。事實上,由於香港制度仍然有別國內,就算香港使用嚴刑峻法,亦未能與國內相提並論。因此,任何人都不能排除解放軍出兵的情況。”

根據國內的經驗,假如未能鎮壓示威者,北京會派遣解放軍鎮壓抗議者。事實上,由於香港制度仍然有別國內,就算香港使用嚴刑峻法,亦未能與國內相提並論。因此,任何人都不能排除解放軍出兵的情況。”

在被問到她是否認為中國會武力干預香港時,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相信,港府使用緊急法足以應對局面。當局頒佈的《禁止蒙面規例》就是引用了英國殖民地時期的《緊急情況規例條例》。

她說:“我認為我們都希望僅用我們自己的執法體系和立法資源來化解當前的危機。運用緊急法的權力符合這樣的情況。《緊急情況規例條例》是我們立法的一部分,它寫在我們的法規中,是我們法定法律體系的一部分。我認為我們可以利用,繼續利用這個緊急條例來制定新的規例來應對任何新的形勢發展。”

用經濟手段解決政治問題是對香港真正問題的誤讀

除了“嚴刑峻法”外,北京和港府還試圖用經濟手段來解決香港的問題。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10月16日的施政報告中表示要解決社會所關心的住房和土地問題。她認為,“房屋是香港社會目前面對最嚴峻的民生問題,也是部分民怨的根源。”

9月,北京政府要求中國大型國企加強在香港的投資,為香港市民創造就業機會、並穩定金融市場。但也有報導說,北京實際上要求這些企業加強對港企的投資,擁有更多控制權。8月份。香港政府還公佈超過20億美元的經濟刺激計畫。

葉劉淑儀說:“當然,你不能只依賴執法系統來控制局勢,你需要兩隻手,一隻手是執法,而另一隻則是溝通、與民眾接觸,努力恢復人們對政府的信心。而我們的特首也正在試圖這麼做。”

香港時事評論員林和立說,北京對香港的更長期戰略,包括向香港遷入大陸新移民,並加強香港中小學的國民教育等。

但是,林和立認為,北京和香港政府誤讀了香港問題的真正所在。

他對美國之音說:“中國宣稱香港的真正問題是年輕人很難找到好的工作,很難買房子。他們認為如果可以提供更多的就業以及更廉價的房子就可以解決香港年輕人的問題。他們想,如果年輕人的經濟夢想實現了,他們就不會要求民主了,這是對局勢的誤讀。因為香港年輕人真的希望在他們的有生之年看到民主。鄧小平承諾香港制度50年不變,延續到2047年,2047真的不是那麼遙遠。”

香港抗議民眾提出的“五大訴求”並不包括經濟訴求。目前的“五大訴求”是:正式撤回《逃犯條例》修例、撤銷“暴動”定性、撤銷對抗議者的檢控、獨立調查員警暴力和落實特首與立法會議員真普選。9月初,林鄭月娥被迫宣佈撤回修例,但抗議者堅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隨著《禁蒙面法》的推行,抗議者增加了另一項訴求:解散警隊。

年輕活動人士黃之鋒在自己的推特中說,香港的這場抗議是有關2047年之後的香港未來的。他寫道:“世界只需要知道一點。香港的事件超越了條列“反送中”、超越了林鄭,甚至超越了民主。雖然這些都很重要。這是關於2047後的香港未來的,關於我們這一代的未來的。”

(美國之音記者莫幹生在香港對本報導亦有貢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