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阿富汗亂局外溢 中俄與中亞面對新挑戰


塔利班士兵在喀布爾街頭巡邏。 (2021年8月19日)
阿富汗亂局外溢 中俄與中亞面對新挑戰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07 0:00

中亞國家忐忑不安地嚴密關注著鄰國阿富汗局勢的發展。塔利班重新執政後,是否將激活中亞和俄羅斯社會的激進伊斯蘭力量引起各方關注。有分析認為,這股效應也可能會從中亞衝擊到中國新疆。

更多互動 密切關注阿富汗局勢發展

面對阿富汗變局,俄羅斯與中亞國家近日來進行了更多互動。俄羅斯總統分別與烏茲別克和塔吉克總統通話,俄羅斯外長與哈薩克外長也進行了電話交談。俄羅斯總理米舒斯金8月18日訪問了哈薩克斯坦。在吉爾吉斯斯坦境內天山腳下的伊塞克湖畔,俄羅斯與幾個中亞國家的總理8月19日開始舉行歐亞政府間委員會的會議。同是俄羅斯主導的歐亞經濟共同體和獨聯體集體安全防務條約組織成員的白俄羅斯和亞美尼亞總理也參加了這次會議。

與俄羅斯高調回應阿富汗局勢相比,中亞國家對阿富汗所發生的事情都沒有明確表態,僅是強調在密切關注形勢發展。但許多中亞政治分析人士說,未來在是否承認塔利班政權的問題上,中亞國家可能無法迴避,這些國家會考慮和兼顧北京、莫斯科和西方世界的態度,然後表達立場。

中亞國家在阿富汗的大使館和總領事館目前都在繼續運轉。土庫曼外交部說,土庫曼斯坦在阿富汗兩大城市赫拉特和馬扎里沙里夫的總領館照常工作。土庫曼也是20多年前屈指可數的幾個承認塔利班政權的國家。

邊境古城氣氛驟然緊張 塔利班缺乏外交人才

中亞國家同樣採取一系列措施應對阿富汗局勢變化。哈薩克斯坦軍方下令加強對國內軍事設施和領空的保衛。哈薩克軍隊正提高戒備水平同時從事更多訓練。但哈薩克官方表態不會接受阿富汗難民。塔利班進入喀布爾後,阿富汗空軍飛行員駕駛幾十架攻擊機和武裝直升機逃到鄰國烏茲別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接收了絕大多數的避難飛機和飛行員。

烏茲別克媒體說,目前已有600多名包括飛行員在內的阿富汗軍人在當地避難。在與阿富汗隔河相望的烏茲別克邊境古城鐵爾米茲市郊外,當地政府建立了一處能接收100名阿富汗難民的帳篷營地。鐵爾米茲市過去因為與阿富汗的邊境貿易相當繁榮,當地有阿富汗總領事館,還有數千名阿富汗人定居。但如今兩國邊貿一片寂靜。鐵爾米茲市區晚間有烏茲別克軍隊的裝甲車在巡邏。

幾天前當塔利班武裝攻陷距離鐵爾米茲市數十公里遠的阿富汗主要城市馬扎里沙里夫時,從那裡敗退下來的阿富汗前副總統圖斯圖姆和馬扎里沙里夫所在的巴爾赫省省長努爾越境逃到鐵爾米茲。一些當地市民在社交媒體上說,當時能看到有大批的烏茲別克裝甲部隊開向邊界。

烏茲別克官方否認收留軍閥圖斯圖姆和省長努爾。但許多中亞媒體說,烏茲別克當局僅允許屬於烏茲別克族的圖斯圖姆和屬於塔吉克族的努爾,以及他們的80多名隨從入境,其他1000多名試圖入境的阿富汗人都被勸返。

圖斯圖姆當年曾是抵抗蘇軍入侵的聖戰者領袖之一。 90年代時,他同另一名聖戰者領袖,塔吉克人老馬蘇德一起領導阿富汗北方聯盟抗擊塔利班,但他也曾數次被塔利班擊潰。有報導說,圖斯圖姆在鐵爾米茲市有自己的住所,他長期在土耳其定居,與土耳其安全機構關係密切。

一名在鐵爾米茲市的阿富汗外交官對當地媒體說,塔利班沒有專業人才,因此要求在烏茲別克的阿富汗外交機構照常工作。阿富汗外交機構仍然懸掛外界所熟悉的阿富汗國旗,而不是代表塔利班的白色旗幟,因為烏茲別克斯坦目前沒有承認塔利班政權。

擔心激進力量抬頭 不讓塔利班在中亞找到市場

有影響的烏茲別克“報紙”網絡媒體說,塔利班執政後未必會對中亞構成直接威脅,但應特別警惕中亞地區塔利班化,絕不應讓塔利班的意識形態和統治方式在中亞社會找到市場。尤其是塔利班20年後再次執政,更應該避免把帶有極端和恐怖主義色彩的塔利班英雄化。

許多俄羅斯和中亞政治分析人士說,中亞國家都面臨著社會不公、腐敗、官員專權和貧富差別擴大等問題。一些伊斯蘭極端力量目前處於地下,一旦中亞國家發生社會不穩和危機,這些極端力量就會抬頭,塔利班的意識形態因此就會在中亞找到市場。來自俄羅斯左翼陣營的著名政治人物阿爾克斯尼斯在臉書上說,塔利班再次執政肯定會推動中亞地區的激進伊斯蘭情緒抬頭,接下來會影響到俄羅斯。

俄羅斯歷史學家祖博夫發文認為,面對塔利班捲土重來,中亞地區未來也可能會尋求另一股主要力量土耳其的幫助。他認為,除了中亞將面對挑戰外,中國新疆也會遭受波及,然後將是俄羅斯穆斯林居民較集中的高加索地區和伏爾加河流域。

俄羅斯伊斯蘭問題學者馬拉申科最近撰文討論阿富汗局勢時認為,塔利班未必會北上向中亞輸出威脅,反而可能會專注處理阿富汗內部事務,不排除塔利班會變得務實和溫和。他認為,近期在中亞地區,未必會因為社會政治危機造成不穩定而出現激進伊斯蘭力量。比如中亞主要國家烏茲別克斯坦,過去伊斯蘭勢力在當地扮演重要角色,但如今這種影響已大大削弱。他說,塔吉克斯坦的反政府力量可能會打伊斯蘭牌,但那將不會與塔利班有聯繫。

亂局持續 中俄身旁出現另一個敘利亞?

阿富汗政局使中亞國家未來更多依賴俄羅斯,俄羅斯在當地的影響會藉此擴大。但俄羅斯中亞問題學者格羅津說,雖然表面上看僅有莫斯科才能保衛中亞安全,但仔細分析,負面效應可能遠遠超過莫斯科的獲利。

格羅津:“對莫斯科來說將意味著在自己的邊界附近又出現新的衝突,新的麻煩和危機,所以應盡一切可能避免這種局面出現。”

阿富汗的潘杰希爾山谷目前成為塔利班唯一尚未控制的阿富汗地區。中亞媒體報導,阿富汗前副總統圖斯圖姆,巴爾赫省省長努爾已宣布率領手下前往潘杰希爾山谷與當地以塔吉克人為主的反塔利班力量匯合。潘杰希爾山谷反塔利班力量領袖,今年30多歲的小馬蘇德呼籲西方為反塔利班力量提供援助。

小馬蘇德的父親老馬蘇德90年代領導抗擊塔利班的北方聯盟時曾受到俄羅斯和印度等國支持。在9.11恐怖襲擊事件爆發前幾天,老馬蘇德在塔利班發動的一次恐怖襲擊中身亡。

阿富汗駐塔吉克斯坦大使阿克巴爾19日對當地媒體表示,如果目前開始的塔利班與其他阿富汗政治力量的談判對話失敗,阿富汗的未來將成為悲劇。他說,對塔利班的抵抗不僅會局限在潘杰希爾山谷,也會逐漸擴展到阿富汗的南部、北部和西部,可能有一天阿富汗人民會與全世界聯合起來共同反對塔利班。

塔吉克斯坦與阿富汗邊界兩側之間的塔吉克人長期來往密切,阿富汗如果爆發內戰,塔吉克斯坦和其他中亞國家也可能會面臨捲入內戰的風險。吉爾吉斯政治學者茹馬谷洛夫對當地媒體說,阿富汗的政局發展有兩種可能,一種是伊朗模式,但也可能會出現敘利亞模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