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阿富汗淪陷美國何所失?中國何所得?


倫敦“拯救阿富汗”抗議活動
阿富汗淪陷美國何所失?中國何所得?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30 0:00

塔利班在阿富汗東山再起並不出人意料,但其捲土重來的速度之快震驚全世界。美國原本預計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將於90天陷落,後來劃定30天撤退期限,詎料塔利班攻城略地,勢如破竹,首都喀布爾竟一夜變天。

拜登總統的阿富汗政策遭到國內外各方輿論的質疑,中國官媒更指,美國打了20年的阿富汗戰爭最終以美軍突然撤離引發的“大逃亡、大潰敗、大崩盤”而結束。

但是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表示,目前喀布爾的陷落與1970年代的“西貢潰敗”不可同日而語。阿富汗陷落,美國除了顏面之外它失掉的還有什麼?塔利班掌權,對於中國究竟是禍還是福?美國撤離阿富汗,如何影響美中競爭的實力對比和消長?

美國威爾遜中心基辛格中美關係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提醒說,美國在阿富汗問題上固然犯下許多錯誤,值得吸取經驗教訓,但同時美國為阿富汗的現代化進程作出貢獻,讓很多阿富汗人體驗到了現代社會。

戴博說:“我們應該吸取什麼教訓?很可惜我只有一個答案,我們應該吸取越南真正的教訓。第一,就是美國的軍事力量再大,我們的炸彈再多,你不能轟炸別人而得勝。這是我們應該很早就知道的。第二,美國軍隊建設別的國家,不是他的擅長,一般都成功不了。同時,雖然現在的我們的焦點放在美國的錯誤上,這很合適,因為我們犯的錯誤很多,但同時也要承認美國不完全錯。相當多,就是幾百萬的阿富汗人非常歡迎美國給他們一個機會受教育,尤其是阿富汗的女性,這也是美國做的,不是一個錯誤。她們可以進入工作場合,她們非常歡迎,很多阿富汗人不必穿博卡,她們可以參與現代世界,她們非常歡迎。相當一部分,是多數還是少數我沒有資格說,是很願意參加比較自由開放的一個世界,我覺得美國和全世界也應該吸取這個教訓的。有相當一部分阿富汗人也喜歡自由。”

戴博指出,美國在阿富汗這樣一個國家推動民主制度的失敗經驗就是,對於一個一味追求伊斯蘭教原教主義信條的政權來說,遙遠的美國想在這裡推進民主和現代化,是極為困難的。

戴博說:“最起碼你要輸出民主,第一,需要相當長的時間和投資。第二,美國輸出民主不如本國人自己發展他們自己的民主。而且我們不得不承認,阿富汗原來不是個民族國家,阿富汗從來不是現代民族國家的概念,它只不過是很多不同的部落一起住的地方,根本沒有民族國家的概念。尤其是塔利班,他們對民族國家、現代性沒有興趣。他們要的是中世紀的伊斯蘭教的原教主義的那樣一個地方。所以這些條件之下,尤其是有那麼多人為了保持中世紀的生活水平,他們敢訴諸暴力的。遠在西方的美國拿它沒辦法。”

中國某些官媒和民族主義媒體對於美國從阿富汗撤軍錶示興高采烈,美國威爾遜中心基辛格中美關係研究所主任戴博對此發問,這些媒體如果真的是為塔利班政權喝彩,那麼這些媒體“是什麼東西?”

戴博說:“拭目以待,我也回顧一下歷史,美國也是在西貢在越南被打敗了,但是後來美國有了幾十年的迅速的經濟技術各方面的發展。這個只不過是個回合。中方就說美國這次失敗就是永遠失敗,那也不見得,歷史不是這麼一回事。當然很多中國當局媒體現在幸災樂禍,看美國失敗,所以他們要把自己捧大,這是人之常情,所有的國家都會這樣做,他們也不會錯過這個機會罵美國。同時我也想問他們一個問題,你們是真的給塔利班鼓掌嗎?如果你給塔利班鼓掌,那你是什麼東西呢?你是真的要看他們所有女性再離開她們的學校、離開她們的工作單位,穿上她們的博卡?如果你再看到大規模屠殺、強姦、內戰的話,你會繼續給他們鼓掌嗎?你不會,你會說這些都是美國的錯。可事實上這是塔利班的錯,這些都會是塔利班在你的支持之下做的。所以美國是被打敗過的,可是'東山再起',你是從這裡說起,你也不能排除美國'東山再起'的可能性。而且我覺得,中國這些《環球時報》《觀察者網》慶祝完了之後,你也要問,中國和別的國家,或俄羅斯、伊朗、歐盟、美國,能一起為了阿富汗做出什麼建設性的事情?這是個非常關鍵的問題。你是真的支持塔利班嗎?或者只是喜歡美國吃一個敗仗而已?”

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資深研究員陳剛指出,從長遠來看,從阿富汗撤軍符合美國利益,是美國全球佈局的一部分。從這一件事就總結出美國的衰落,這很誇張。

陳剛說:“美國從越南撤軍以後,雖然在國際聲譽上受到影響,但是它很快在八十年代裡根總統的領導下推出'星球大戰'政策,最後獲取了冷戰的最後勝利。所以這次我們也看到美國從阿富汗的撤離長遠來講可能還是有利於美國的國家利益的。因為我們看到美國自己國內還是有些問題,包括疫情現在還沒有結束,各個國家都自顧不暇,美國這樣做有利於節約開支,把力量集中在發展本國的科技經濟,和中國進行下一步的競爭。另一方面阿富汗只是全球佈局的一部分,我們看到美國幾乎每過十幾年就會在全球丟棄一些地方,包括在非洲的索馬里,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但是這並不妨礙美國成為全球的超級大國。所以從阿富汗一件事情就反應出美國的衰落,我認為這是一個很誇張的說法。”

戴博認為,塔利班統治下的阿富汗不會是一個現代國家,塔利班政府推崇的伊斯蘭教原教主義信條會對中國政府在處理新疆問題、開展“一帶一路”的投資問題時造成極大挑戰。

戴博說:“(塔利班執政)對中國來講這是福是禍,這個很難回答。可是我覺得中國的風險、面臨的挑戰還是相當、相當之大。第一個就是安全,不知塔利班是否會支持現在新疆的一些訴諸暴力的中國所說的'分裂分子'的這些人,這是一個問題。還有一個整個中亞南亞地區,現在很多阿富汗的部落領袖、酋長,都跑到塔吉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什麼的,這樣的話,整個地區的穩定都會受影響,所以'一帶一路'和中國的投資也都會受影響。中國和美國一樣也沒有辦法管理好這些國家,所以這些是挑戰。中國給阿富汗開的藥方就是你應該追求發展,中國可以幫助你發展你的國家,中國的戰略是有一定道理的,可是問題是塔利班對現代化發展沒有興趣,現代化發展和經濟發展是威脅到伊斯蘭教原教主義者的最重要的一些信條,他們不接受這些。而且或遲或早,中國也得接受承認一個事實,它要說它不會干涉他國內政,可是其實基礎建設的投資就是一種干涉,尤其是對於塔利班這種人。原來的本·拉登就是這樣子的。他受不了沙特阿拉伯接受美國的文化影響,塔利班也是一樣。所以這些建設和發展也是一種干涉,中國還沒有意識到這些。所以它今後在阿富汗的路肯定不是很順利的。”

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資深研究員陳剛認為,雖然目前在民族、宗教及恐怖主義的影響下,中國不會立刻與塔利班執政下的阿富汗發展出緊密良好的關係,但是中國與塔利班的會面已經表明中國對塔利班的態度,“一帶一路”的政策也預示在未來中國會爭取與阿富汗交好。

陳剛說:“塔利班領導人和王毅在中國國內的會見,一個高調的會見,其實表明北京對塔利班的態度,起碼是一個認可的態度。所以我個人感覺,由於民族問題、宗教問題的方方面面,包括恐怖主義的影響,中國可能不會立刻和塔利班發展一個非常緊密合作和良好的關係,但它可能會建立一個至少比其他大國和塔利班關係更加良好的關係,所以它要好於其他國家和塔利班的關係。因為我們看到中國的'一帶一路',中亞地區是絲綢之路經濟帶必經之地,中國肯定希望未來'一帶一路'項目也能夠推廣到阿富汗地區,尤其是包括阿富汗有豐富的礦產資源、非常重要的戰略位置,包括對印太地區有很強的威懾作用,所以我認為中國的對外戰略是不會輕易放棄阿富汗這個國家的。”

(美國之音記者曉歌對本文亦有貢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