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因“涉疆謠言”起訴德國學者是新策略還是作秀?


中國新疆哈密一名女子正在摘棉花。(2018年10月14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6:02 0:00

最近,中國政府表態支持部分新疆企業及個人就名譽及經濟損失針對一名德國學者提起的民事訴訟。這位名叫鄭國恩的學者在國際上揭露新疆對少數民族實行強迫勞動。一些分析人士指出,這是中共面對越來越大的國際壓力下,做出的“騷擾”海外學者的反擊策略。

中國外交部表態背書

中共新疆自治區黨委官網天山網3月8日稱,新疆部分企業和民眾委託律師向當地法院起訴了德國學者鄭國恩,指他有關新疆“強迫勞動”的研究導致當地棉花與相關產品遭部分國家禁運,造成經濟損失,要求賠禮道歉、恢復名譽並賠償損失。

消息還威脅說,對於鄭國恩之類的人員或機構,不排除還有更多受損企業與個人提起訴訟。不過,該網站並未提及是哪些企業或個人提告,以及要求賠償的金額。

隨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3月9日表示,鄭國恩的“強迫勞動”指控是“謠言”,並對訴訟表態支持,稱“鄭國恩及其背後的邪惡反華勢力”總有一天會清算。

诉讼表态支持,称“郑国恩及其背后的邪恶反华势力”总有一天会清算。

研究中國新疆問題的德國學者鄭國恩(Adrian Zenz)
研究中國新疆問題的德國學者鄭國恩(Adrian Zenz)

鄭國恩本名阿德里安·曾茲(Adrian Zenz),是近年來研究新疆問題頗有影響力的德國學者,目前是設在華盛頓、由美國國會授權成立的“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中國研究的高級研究員。他是近年通過對衛星圖像、中共官方文件及見證人等的研究,最早揭露新疆興建拘留營,大規模關押高達上百萬維吾爾和哈薩克穆斯林的學者之一。

鄭國恩去年還發表研究報告,指控中共當局在新疆強制維吾爾婦女節育,遏止當地少數民族人口成長。他的研究還指控中國大量棉織品涉維族人被“強迫勞動”。

以脫貧為由的強迫勞動

3月8日,華盛頓智庫創新戰略與政策研究所(the Newlines Institute for Strategy and Policy)發布長篇報告指出,各方專家對中共當局在新疆迫害維吾爾人的行為進行評估得出結論認為,中共當局嚴重違反了聯合國《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the Genocide Convention),符合種族滅絕行為標準。中國政府為此應該承擔“國家責任”。

約50名國際法專家、種族滅絕研究專家、中國民族政策專家和新疆問題專家參與了這次評估,包括鄭國恩。

美國聯邦政府的“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3月10日舉行有關美國公司參與在新疆“強迫勞動”的聽證會,鄭國恩也是專家證人之一。他作證說,中國以幫助“脫貧”為藉口強迫維族人勞動。

他表示,中國政府通過兩個項目對維吾爾人實施強迫勞動。第一是將農村地區的剩餘勞力輸送到第二或是第三產業。第二是,把那些從“職業培訓中心”“畢業”的人變成強迫勞工。他說,無論是工廠還是教育中心都受到政府的高度監控,在裡面的人不得不接受政府的“政治教育”,同時又被禁止任何宗教活動。

中國官方官媒的新策略?

中共外交部和包括環球時報在內的中共黨媒過去幾年曾多次指責鄭國恩的研究報告。外交部2018年2月否認鄭國恩指控的新疆存在拘留營。不過,同年8月又改口說那些都是“職業培訓中心”,用於打擊所謂的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

一向宣揚民族主義情緒的環球時報3月9日採訪了吉林大學法學院院長、中國國際法學會常務理事何志鵬。何志鵬稱,按照管轄的一般原則,(訴訟鄭國恩)這屬於“保護性管轄”,“即外國人在境外做了侵害中國國家利益的事情,中國也可以進行管轄”。

何志鵬還稱,訴訟如果開啟,中國雖不會去做“長臂管轄”的事,但如果鄭國恩到了和中國司法區域相關的地區,該訴訟還是會處理的,並不只是一紙空文。此外,相關訴訟對鄭國恩的“聲譽影響”可能比實質影響更大,而未來這種訴訟會越來越多。

對於像鄭國恩這樣的研究中國人權問題的海外學者首次在中國國內被起訴,彭博社表示這是中國反擊“新疆強迫勞動”指控的最新策略。路透社援引人權機構人士的話表示,這可能會開創一個“令人擔憂的先例”,向那些對新疆事務“直言不諱”的外國公司和個人發出信號。

鄭國恩本人近日則在社媒上稱,這些訴訟是中共準備好的宣傳反擊的一部分。他還對媒體表示,這起訴訟不會令他煩惱,只表明他的研究“真的令他們惱火”,“有絕望的因素”,讓外界看到他的研究“有真正的影響”。他強調,這起訴訟是美國對新疆的經濟制裁在產生重大影響的跡象,是他們“首次承認遭受了重大經濟損失”。

鄭國恩還表示,他相信這些訴訟能讓外界更關注新疆問題,讓人更詳盡地審視新疆發生種族滅絕的證據,實際上是個“令人歡迎的機會”。他還說,他最近一次去中國是在10多年前,未來無意訪問中國。

專家:起訴是黨的決定

在推特等社交媒體上,一些國際中國問題學者和許多網友對鄭國恩在新疆被所謂“起訴”表示不齒,認為中國這種反擊對新疆種族滅絕行為指控的最新做法“不可接受”。

因在中國代理多起敏感案件遭受打壓被迫離開中國的北京人權律師陳建剛曾在美利堅大學法學院做訪問學者。陳建剛表示,中國並非法治國家,案件能否立案,不在於是否發生了案件的事實,而在於中共的決定,尤其在新疆,中共的控制比其他省份更加嚴密。所以,起訴德國學者鄭國恩完全是中共的決定,是當局回擊國際社會對在新疆的種族滅絕和壓迫,製造大規模人權慘案指控的一部分。

他說:“這是中共的決定,不過是拿一些企業來充當原告,對外發個信息而已。中共這樣操作其實是在對外發布一個信息,對外喊話。對於強迫勞動、大規模監禁等等來提出疑議。”

真到美國法庭尋求執行?

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教授唐納德·克拉克在一個專門討論中國法律和政治的平台(China Collection)上評論此案件時表示,鄭國恩不必擔心此訴訟,因為他不會到中國去。如果這些中國公司如果試圖到美國法庭尋求執行中國法庭的裁決的話,只構成對鄭國恩的“騷擾”。不過,有人認為,如果真的來美國尋求執行,那隻能徒增外界的恥笑。

陳建剛表示,他不是國際法方面的專家,不清楚中共的公司如何能到西方法治國家來尋求執行來自一個非法治體系的所謂法庭裁決。不過,被中共起訴的學者只要不到中共管轄的地區,就是安全的,至多是遭到中共的騷擾。

他說:“你這種東西只能是在中國有效,也就是中共在自我導演,自己表演。中國國內的判決是中共可以任意書寫的。這種判決如果可以通過協議到其他國家能夠得到承認執行,那這將對世界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傷害。當然我相信這個是做不到的。文明國家肯定不會順應中共做他們的'長臂'。也就是一個騷擾,對於世界來說這是一個笑話。”

旅美維吾爾人熱伊汗·艾塞提在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一家律所任國際訴訟律師,專門處理反貪污與國際調查案件。她提對美國之音表示,正當的法庭要給被告提供一個辯護的正當法律程序(Due Process),美國法庭不會接受來自非法治社會的新疆一個法庭的裁決,尤其是這麼一個有政治影響力的案件。鄭國恩的研究都是依據事實,廣受國際社會認可。

她說:“中國是一個非法治國家,你連這個due process,就是正當的法律程序都保障不了,然後自己這個說,我們勝訴。美國法院是不可能承認的。”

強悍治疆演變成人權災難

自2009年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發生七·五維漢民族衝突的暴力事件,及2013年維族穆斯林駕車衝撞北京天安門廣場後,北京加強了對新疆人口的控制和監視。而自陳全國2016年8月主政新疆並在2017年初頒布“去極端化”條例後,當局大力強化了打壓新疆維族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族裔的規模和程度。

從2017年下半年開始,海外媒體有零星的有關維族穆斯林失踪的消息。隨後,包括德國學者鄭國恩在內的一些國際學者有關新疆大規模“再教育營”的研究陸續出現。

學者和活動人士預計,有高達100萬穆斯林被關押在新疆各地一千多個的再教育營中。另有約200萬人接受某種形式的強迫性再教育。

2018年8月,聯合國人權專家對他們所稱的大量可靠報告所顯示的新疆人權狀況表示擔憂。而在日內瓦召開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中國被首次要求公開回答對新疆維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的鎮壓問題。中國官員沒有回應。

不過此前,中國官員曾表示,在新疆加強安全措施和限制維族穆斯林的宗教活動,是為了防止暴力、分離主義、恐怖主義和宗教極端主義。

國際組織“人權觀察”2018年9月發布題為《去除思想上的病毒:中國對新疆穆斯林的鎮壓行動》的長篇報告,通過大量具體案例和專家報告揭示鎮壓措施急劇升級,除在看守所、監獄等設施外,還在“再教育營”關押超過100萬穆斯林,強迫他們學習漢語、唱紅歌、背誦針對他們的法規等政治思想灌輸。他們還被限制通信和宗教活動。

2019年11月,紐約時報報導,他們獲得的一批共有403頁的中共內部文件,為外界了解在新疆的持續鎮壓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內幕。在過去3年裡,當局已將多達100萬名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的人關進了“拘禁營”和監獄。

強迫勞動產品“暫扣令”

到了2020年,更多的證據和研究顯示,中共在新疆實行大規模的“強迫勞動”。這其中很重要的研究報告來自德國學者鄭恩國。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去年3月發表調查報告,指數以萬計的維吾爾人被迫在全球知名大型企業的代工廠里工作,其中包括耐克(Nike)和蘋果公司(Apple)。

美國智庫全球政策中心12月14日發表一份新的報告,披露新疆施行帶有強制性的勞動力轉移和脫貧計劃,僅3個維族聚居地區至少有57萬少數民族被迫離開家鄉進行效率低下、高強度的棉花手工採摘工作。中國外交部隨即否認這一指控,並批評報告的作者鄭國恩。

耐克(Nike)、阿迪達斯(Adidas)、Gap等主要時尚品牌都因使用來自新疆的棉花受到人權組織的抨擊。新疆地區生產的棉花佔世界棉花產量的20%以上,是全球紡織品供應鏈中的主要生產者。

今年1月13日,美國國土安全部再發佈公告稱,將在美國所有入境口岸扣留來自新疆地區生產的棉花和番茄產品。這一“暫扣令”適用於由新疆種植的棉花製成的原料纖維、服裝、紡織品,以及來自新疆的番茄罐頭、醬料、粽子和其他番茄產品,即使是在第三國加工或製造的相關商品。

國土安全部官員表示,該“暫扣令”向進口商發出了一個信號,即國土安全部不會容忍任何形式的“強制勞動”,企業應把新疆產品從供應鏈中去除。

中共被指控“種族滅絕”

美國國務院1月19日發布聲明,正式認定中國政府在新疆犯下“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

同時,加拿大國會通過指控中國政府在新疆犯下種族滅絕罪的提案,成為全球第一個做出此認定的立法機關。儘管中國政府猛烈批評加拿大,但最新民調顯示,絕大多數加拿大人讚成國會做法,並認為應該採取更強硬的對華政策。歐盟成員國荷蘭國會也已通過類似提案。

美國國會眾議院今年2月重新提出法案,禁止從中國新疆地區進口由強迫勞動生產的產品,並對侵犯穆斯林人權的中國官員進一步製裁。

美國國務院3月9日表示,國務卿布林肯認同特朗普政府做出的中國政府對新疆維吾爾穆斯林構成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的認定。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賴斯(Ned Price)在國務院的例行記者會上說,拜登政府支持特朗普政府在任期結束前最後一刻做出的決定,即中國在新疆實施了種族滅絕。

布林肯3月10日表示,他即將和白宮國安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在阿拉斯加與中共外事辦主任楊潔篪及外長王毅會面,會提出包括新疆人權等美國關切的議題,美國更看重中國在解決這些問題上做出的具體作為與實質成果,這也關乎兩國後續的交往。

同一天,法國外長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也發表聲明,指中國政府在新疆強迫維吾爾婦女絕育,以及在新疆大規模關押維吾爾穆斯林及其他穆斯林是“得到證實”的。

法國外長在法國參議院表示,“強迫婦女絕育、強暴關押在集中營地的婦女、失踪、大規模關押、強迫勞動、毀滅文化遺產,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摧毀清真寺,監控人民,這一切都已得到證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