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北京插手TikTok交易雙面夾擊還是增加籌碼?


在中國和美國旗幟中的TikTok標識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32 0:00

中國政府日前更新限制技術出口目錄,讓TikTok在美國的命運再添變數。有消息稱,TikTok美國業務的出售交易因此可能難以很快達成,或拖至美國總大選之後。而特郎普總統則再次強調,如果未在期限內達成出售協議,TikTok將被封禁。北京的介入為TikTok及其中國母公司字節跳動增加了籌碼,還是令其遭受有人所形容的“美中混合雙打”?

上週五,就在有消息傳出TikTok出售交易接近達成之際,中國商務部和科技部發布限制技術出口的更新目錄,其中包含的“基於數據分析的個性化信息推送服務技術”顯然直指TikTok出售交易中可能包括的推送算法。這意味著TikTok的出售交易可能還要獲得中國政府的許可,而中國當局也可以否決這項交易。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科技政策項目主任劉易斯(James Lewis)認為,TikTok之事令中國政府措施不及,北京修改12年來都沒有更新過的技術出口管制目錄, 是一種報復措施,“一方面是中方感到憤怒,一方面是中方想要確保在任何協議中有一席之地。”

特朗普總統8月6日簽署行政命令,宣布TikTok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限制美國人和企業在45天后與TikTok以及其中國母公司字節跳動進行交易。總統在8月14日簽署的另一項行政命令要求字節跳動在90天內剝離TikTok在美資產。

過去數週來,市場傳出多家美國公司有意收購TikTok在美國、加拿大、新西蘭和澳大利亞的業務,其中微軟和沃爾瑪聯手的團隊和甲骨文公司是兩大主要競購方。

字節跳動表示將嚴格遵守相關法規,處理關於技術出口的相關業務。但一些分析人士認為,TikTok得以讓用戶沉迷其中的獨特算法是這項金額為200億到300億美元的交易的核心價值所在,北京方面的監管介入將削弱TikTok的價值。

美國霍夫斯特拉大學法學教授古舉倫(Julian Ku)推測,北京宣布的出口管制措施將損害TikTok的價值。他說:“因為它給美國買方造成不確定性,他們不確定是否可以從中國政府那裡獲得所需的許可,不確定TikTok在沒有那項受中國出口管制的技術的情況下能否運行。”

美國商業新聞頻道CNBC此前報導說,預計最早將於9月1日宣布相關交易,但截至目前尚無任何宣布。《華爾街日報》週二援引知情人士的話說,中國新的技術出口限制讓交易談判變得複雜,使得很快達成協議的可能性降低,其中問題的關鍵是算法是否可以包含在交易之中。

不過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劉易斯認為,TikTok的主要價值在於其家喻戶曉的品牌及其用戶基礎和雲架構等,而算法可以重新開發。

他說:“字節跳動現在可以說,我們現在得向北京的監管者兜售這個協議了,這另外值另外幾十億。所以這有助於字節跳動提高價格,只要交易達成。如果交易達不成,TikTok就真的毀了。”

路透社星期三援引消息人士的話說,TikTok的潛在買家正在和字節跳動商討四種可能方案,包括收購不含核心算法的TikTok在美資產、與這一協議的美國監管方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 CFIUS)談判爭取最長一年的過渡期、向中國申請轉讓算法的許可以及字節跳動向買方授權算法的使用。

目前尚不清楚雙方會採納哪個方案,以及協議可否在特朗普總統想要的截止日前完成,尤其是後三種還需要獲得美國或中國監管部門的批准。

彭博社星期二援引消息人士的話說,由於需要獲得美中兩國政府的審批,交易談判有可能會拖至美國總統大選之後。

如果如此,根據特朗普總統的行政命令,TikTok可能會被封禁。特朗普總統星期二談及TikTok時再次表示,9月15日是截止日。他說:“我告訴他們,他們必須在9月15日之前達成協議——在那之後我們會在這個國家將它關閉,”

但一些分析認為,大選後潛在的政府更迭也許讓TikTok有機會重新與美國政府談判。TikTok的母公司字節跳動上個月向美國法院提起訴訟,挑戰特朗普總統8月6日簽署的禁止與TikTok一切交易的行政命令。與此同時,中國媒體報導說,字節跳動也在準備美國業務的“關停預案”。

有觀察人士說, 北京新的限制措施旨在讓中國政府獲得相關交易的話語權,同時也是向外界展示,北京也有值得保護的知識產權,為美中之間的科技較量提供籌碼。

霍夫斯特拉大學的古舉倫教授說:“它可以對未來的案例發出信號,表明中國技術不得在沒有審批的情況下出售給外國公司,這也許可以視為中國政府意在加強其在管理中國科技發展當中所扮演的角色,並顯示出中國自身就是強大的科技創造者。”

但是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劉易斯認為,華盛頓仍然佔據上風。

“我想北京總是想秀一下肌肉,顯示他們是重要的,”他說,“但問題是,這是否符合他們的利益。唯一符合北京利益的地方只是在於向美國展示說,美國不能強迫中國公司出售業務。但這就產生了問題。因為我認為,特朗普政府不會在意公司是否破產。特朗普政府不會在意。他們因此最終佔據上風。北京會秀肌肉,但最終設定步調的是華盛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