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唱支RAP給你聽” 中國官方敘事及吸引年輕人的新方式


資料照:中國說唱歌手周延(GAI)在廣州的一個新年晚會上演唱。
“唱支RAP給你聽” 中國官方敘事及吸引年輕人的新方式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13 0:00

說唱音樂(rap)近年來在中國越來越受歡迎,成為了90後、乃至00後的心頭愛。 《百年》、《賡續》、再到獻給西藏“和平解放70週年”的《唱支rap給你聽》,越來越多的說唱讚歌逐漸走入了年輕人的視野。有說唱歌手表示這是一種傳播正能量的形式,而專家則認為,紅色rap不但是一種有效的宣傳形式,還是官方在試圖與年輕人建立聯繫。

從西藏到美國 紅色Rap為黨爭奪話語權

在西藏“和平解放70週年”之際,全國政協主席汪洋在布達拉宮廣場致詞說:“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就沒有新西藏。只有堅持黨的領導,走社會主義道路,才能發展西藏、繁榮西藏,這是被70年發展歷程證明的真理。”

此時,一首來自藏族青年的《唱支rap給你聽》,描繪了從凍土貧瘠到滿是綠意的雪域聖地新轉變,歌頌了從窮苦農奴翻身到高樓大廈林立的世界屋脊新變遷。

歌中唱到:“喜馬拉雅山再高也有頂,雅魯藏布江再長也有源。藏族人民再苦啊再苦也有邊啊,共產黨來了苦變甜喲。”

在美國和中國關係日趨緊張之際,新冠病毒起源問題似乎令兩國關係雪上加霜。在美國總統拜登下令開展“新冠病毒溯源調查“後,中國再次把病毒源頭跟美國軍方聯繫起來,指控新冠病毒可能來自美國德特里克堡實驗室。

此時,天府事變一曲《打開德特里克堡(德堡)的大門》,質疑了德特里克堡實驗室裡藏匿的“陰謀詭計”,調侃其不但毫無透明度更令全球許多“生靈被毀”。

“……德特里克堡藏著多少秘密?那裡僱過納粹集中營的醫生,還有日本731部隊匪首,人體實驗、生物武器,背後曾有什麼樣的魔鬼交易?”

在中國慶祝中共建黨100週年之際,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慶祝大會發言:“中國人民也絕不允許任何外來勢力欺負、壓迫、奴役我們,誰妄想這樣幹,必將在14億多中國人民用血肉築成的鋼鐵長城面前碰得頭破血流!”

此時,幾位說唱(rap)歌手攜手獻上的一首《百年》,他們唱到:“前人揮灑的熱血,現在有你我捍衛,用一顆顆的汗水,讓所有困難散退。讓我們團結一心,凝聚的力量不只一萬倍”。

西安金融業從業者小王很喜歡歐美流行音樂和說唱,她覺得像《百年》和《唱支rap給你聽》等主旋律rap如果是在七·一、十·一等特定時期出一首兩首可以勉強接受,但是她覺得這些紅色rap“很奇怪”,是在“為了紅色而紅色”。

一位來自河南的說唱歌手做了很多中國風題材的音樂作品,他表示:“我覺得作為一個地下說唱歌手,並不影響我愛國,可能我說的一些話是很地下的,不能上檯面的東西,但是我很愛我的祖國”。他還提到,說唱團體天府事變就一直都在做一些很中國的英文說唱。

目前身在法國的一位中國說唱歌手對美國之音表示,自己做的音樂更多是關於生活方面的,關注自己內心的想法。一些從地下走向主流的說唱歌手,可能會創作一些有關“祖國萬歲”、“愛國情懷”的紅色題材rap,這些對他們以後上節目、接商演和廣告會有幫助。

宣傳新工具,敘事新渠道?

說唱(rapping,饒舌)是一種有節奏、有押韻的特殊歌唱形式。根據維基百科資料介紹,說唱在流行音樂中的現代運用起源於20世紀70年代的紐約布朗克斯區,說唱據信在幾十年間已逐漸發展成美國流行樂的一種主要風格,也影響到了包括亞洲在內的世界流行樂。

中國媒體澎湃新聞曾報道說,在經歷了獵奇和小範圍實踐、傳播之後,說唱似乎已於世紀之交成為了中國流行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而在2017年,中國的第一檔說唱綜藝節目更是令中國說唱高速發展,並為其走向大眾打下基礎。

英國諾丁漢大學政治與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中國問題專家沙利文博士(Dr. Jonathan Sullivan)表示,信息和宣傳工具已經迅速適應了網絡傳播環境和不斷變化的受眾品味需求。國家和機關與數字媒體的接觸有了巨大的擴大,人民日報等傳統媒體也採取了新的內容創作方法,“新的準官方分支機構,如觀察者網,已成為網絡民族主義的中心”。

他還說:“人們認識到老式的宣傳信息並不能影響到年輕人和“數字原生代”(digital natives),他們在傳播工具上投入了大量資金,以人們更習慣的消費形式在他們的空間中傳播、接觸。”

莎拉·庫克(Sarah Cook)是總部位於華盛頓的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的中國、香港和台灣問題研究總監。她表示:“這是一種有效的宣傳形式,因為它很吸引人,而且是重複的——如果某件事重複得足夠頻繁,人們可能會在潛意識裡開始相信它是真的,即使人們覺得它很愚蠢或可疑。”

面向年輕人,吸引年輕人?

華爾街日報在7月的一篇報道中說,中國試圖借助這種藝術形式來培養年輕人與執政黨之間的感情。

莎拉·庫克認為,中國共產黨已經意識到需要改變其對外宣傳方式,以最大限度地擴大其影響力,特別是對90後,因為年輕人尤其喜歡更簡潔、更有創意的媒體。

她說:“在過去的五年裡,共產黨越來越多地使用說唱歌曲,向年輕觀眾普及刻板的黨的意識形態,比如2016年發布的《馬克思是個九零後》。”

《馬克思是個九零後》是一名北大畢業生創作的說唱歌曲,其中唱到:“人生總是充滿意外,有一天我看到他的厲害。看到我的信仰別再問why,別再看magazine我在看馬克思”。中國官媒人民日報曾發表評論文章說,有上進心、有責任感和現實情懷的青年一旦接近真正的馬克思主義,便很容易為其所吸引。文章還說:“青年人天然的正義感和責任感,可以從馬克思主義志在解放全人類、建設理想社會那裡找到皈依;而青年人心中對自由的渴望,也能在馬克思提出的人的自由而全面的發展中找到共鳴點。”

新瓶裝舊酒 主旋律變調 年輕人愛聽

庫克還表示:“吸納(co-optation)說唱歌曲是一項更廣泛的戰略的一部分,這一戰略旨在使用新的、有創意的媒體形式,例如歌曲、視頻和漫畫,並使得傳播平台多樣化,比如抖音和嗶哩嗶哩,使之更容易為年輕人所接受。”

庫克還提到,推廣說唱音樂不僅有助於塑造黨是現代的形象,而且還鼓勵年輕人用自己容易理解的方式表達他們的民族主義。這種多樣化戰略是來自中共最高層的指令,正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所提到的:“讀者在哪裡,受眾在哪裡,宣傳報導的觸角就要伸向哪裡。”

她表示,中國共產黨的戰略之一是找出現有的流行媒體製作人,然後利用他們的成功來宣傳黨的路線。像天府事變這樣的團體讓共產黨很容易就能做到這一點,因為他們已經在自己的產品中重複了黨的宣傳。 “這是一個相互加強的循環。通過利用現有媒體,黨可以說它的敘事來自‘人民’。”

沙利文博士還提到,說唱和其他形式的創造性表達通常是由普通人在網上製作的,然後被國家或是政黨所採用或改編。

他說:“網絡民族主義者總是在外交關係上走在政府前面,要求採取更加強硬的路線。這對國家來說有時很不方便,因為它必須在正式外交的要求、內在的謹慎和取捨以及作為中華民族偉大捍衛者和促進者的角色之間取得平衡。因此,處理這種關係的一種方法是製作一些緩和強硬的網絡民族主義者情緒的材料,通常包括他們自己的語言,甚至他們自己的內容,但保持貌似合理的否認(這來自網民,並非政府的做法)。一些說唱歌手就屬於這一類。”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