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百年黨慶加緊內控外宣 中共自信何在?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資料圖片)
百年黨慶加緊內控外宣 中共自信何在?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46 0:00

中共“百年黨慶”的七月一日即將到來,中國郵政局、公安部、國家安全部三個部門,日前共同發布通告,規定6月21日到7月15日慶祝活動結束,實施進京郵件快件“全面二次安檢”。

此外,中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刊文,稱“永不叛黨不僅僅是一句誓言”,做了90年的史海鉤沉,回顧1931年中共“叛黨者”顧順章事件,並由此告誡黨內成員“永不叛黨”。

同時,《中國日報》英文版宣布,建立《西行漫記》作者“埃德加·斯諾新聞室”,通過“外國人”向國際社會“講中國故事”。

那麼,中共在“百年”之際,加緊控制社會、警告黨內和對外宣傳,是否與它一貫提倡的“自信”相去甚遠?

日本產經新聞台北支局長矢板明夫表示,在中共一黨獨裁體制之下,黨慶是其訴求執政合法性的一個重要手段。

他說:“在民主社會,政黨的合法性取決於選舉。你在歷史上哪怕有再輝煌的成績,上一次選舉你選輸了,那你就要好好反省,爭取下次選舉選贏。所以對他們來說,黨慶是非常無關緊要的事情。但是在一黨獨裁的政權裡面,黨慶是它訴求合法性唯一的手段。過去中國共產黨沒有經過選舉、沒有得到大家的承認而一直佔據著政權。它現在向自己的人民訴求是什麼呢?訴求就是我們共產黨經過艱苦卓越的戰爭,付出了巨大的犧牲,我們才有今天的政權,所以你們要感謝我。他們是這樣一個邏輯。中共有個高官叫王震,他說過我們的江山是用三千萬顆人頭換來的。你要挑戰的話,拿三千萬顆人頭來換。什麼邏輯呢?就是說你要挑戰的話,我們是完全不含糊可以大開殺戒的。是這麼一種恐嚇性的黨慶,所以它要把黨慶辦得非常大。但是我覺得,習近平上台後好大喜功,辦了各種閱兵、各種慶典。 但是我的感覺,而且我接觸的很多中國的包括一般的市民們,對黨慶都是非常不以為然的。”

紐約城市大學亨特學院兼任教授滕彪表示,中共此次搬出“顧順章滅門案”意在恐嚇“背叛者”。

他說:“中共不但對人民殘忍,對他的敵人對手殘忍,對他自己人也是非常非常殘忍的。不僅僅是顧順章滅門案這一個案子。過去這種例子非常多,AB團、反右、文革等等,這種例子太多,而且特別血腥。不提遠的,就像中共雙規,中紀委對付所謂貪官的這種方式,也是極其殘忍的。在裡面那種酷刑,包括很多非正常死亡,實際上我們經常聽到一些高官在雙規期間自殺或者意外身亡、跳樓等等,大多數情況下其實並不是自殺,而是被折磨死的。中共通過這些傳遞一個非常明確的信號,如果你變成了我們的敵人,如果你叛黨出逃,不聽話的話,等待你的下場就是監獄、酷刑、死亡,甚至如果這些也不足以威懾的話,他們就會搬出顧順章滅門案。但在這裡面又涉及到周恩來。國內很多人其實並不知道顧順章案,知道的其實也不知道周恩來在這裡扮演一個什麼樣的角色。因為很多人還是把周恩來當做一個非常光輝的形象。有些人即使是看清了毛澤東,仍然是崇拜周恩來。如果知道周恩來也這樣殺人不眨眼的話,很多人可能也會有所警醒。”

日本產經新聞台北支局長矢板明夫表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最近帶領一眾中共高官宣誓“永不叛黨”耐人尋味。

他說:“習近平帶領著共產黨的政治局常委、委員、高官來宣誓決不叛黨。我覺得如果是董經緯這個層級的話,不至於這麼興師動眾,因為董經緯連中央委員都不是。那麼我想會不會有更高級別的人出逃?這個事情我們還無從可考。中國共產黨每五年就有一次權力交遞期,內部鬥爭一定是變得非常激烈的。顧順章是當年上海特科負責抓叛徒的這麼一個人。他被捕之後馬上就叛變,供出了黨內很多秘密,致使共產黨很多早期領導人被國民黨抓住處決,給共產黨造成了很大損失。顧順章事件在共產黨內部一直是恥辱性的,也是教育政黨的一個非常典型的課本。現在把這句話拋出來,我覺得就是在向外說,黨內出大事了。”

對於中國官媒英文的《中國日報》最近宣布,要建立一個以《西行漫記》作者埃德加·斯諾命名的新聞室,通過“外國人”向國際社會“講中國故事”,紐約城市大學亨特學院兼任教授滕彪表示,這符合習近平一貫要求的對外要“講好中共故事”。

他說:“埃德加·斯諾在共產黨早期階段,一直到49年之後五六十年代,在國際上起到為中共宣傳的一個最重要的西方記者。他對中共的描述,他出版了很多書,對共產黨非常不中立的描述其實違背了記者客觀中立的基本原則,在西方引起非常大的反響。也可以說,西方世界美國、歐洲能夠對共產黨有一個好的印象,尤其在三四十年代,49年之前,斯諾可能起到了最大的作用。所以中共一直把斯諾當成最重要的西方的朋友。”

(美國之音記者尹暄對本文亦有貢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