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戰狼國師”奉旨宣教 習近平會放棄戰狼外交?


去年3月,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推特上說,病毒是美軍帶到武漢軍運會的。此後,中國出現各種各樣的戰狼外交,接二連三、盛氣凌人。
“戰狼國師”奉旨宣教 習近平會放棄戰狼外交?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34 0:00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5月31日主持政治局會議,指示外宣和媒體要把握好語調、謙遜謙和,努力塑造“可信、可愛、可敬的中國形象”。

有分析認為,習近平的這番說法,或表明他對中共戰狼外交官和戰狼式大外宣的不滿。但與此同時,習近平邀請國內著名鷹派學者、有“戰狼國師”之稱的張維為講解如何“講好中國故事”。

中國媒體廣泛引用張維為的話表示,對誤讀中國者,“該出手就出手,該調侃就調侃,該當頭棒喝就當頭棒喝,該和風細雨就和風細雨”。

張維為奉旨講述如何傳播中國聲音,為何戰狼姿態不改?如果習近平不滿戰狼外交,為何又奉戰狼學者為國師?中國外宣會扭轉其戰狼立場嗎?

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研究員宋魯鄭表示,中央政治局開有關中國外宣的學習會,反映出中共高層意識到中國外宣系統存在問題,並沒有講好中國故事。

他說:“政治局開這樣的會當然是針對中國外宣存在的問題。中國外宣系統最大的問題是無法回應西方的攻擊,無法主導和設置議題,也講不好中國故事。政治局這樣層次的會議不可能僅僅是為了糾正某一部門的一些做法。舉個簡單的例子,像英國出現變異病毒,蔓延全球。法國80%的新增感染都是英國的變異病毒。但中國的宣傳部門就不會質疑是不是英國不透明導致的?還是法國政府無能導致的?當有事件發生的時候,它沒有辦法去進行議題的設置。因此我的理解,政治局會議的重點還是在如何解決這些問題,請張老師講課也是為了這個目的。所以我才認為外界對本次政治局會議的解讀是有偏差的。”

但《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表示,習近平提出要改善中國外宣的要求反映出他本人或者是中共高層已經意識到了問題。

他說:“我認為習近平5月31號的講話明顯帶有糾偏的意思在裡面。但是話說回來,中共的戰狼外交本來就是習近平自己一手造成的。前些年習近平就下達指示,要求外交官對中美關係、對國際挑戰要立場強硬,要展現鬥爭精神。'戰狼外交'這種說法來源於去年3月,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推特上說,病毒是美軍帶到武漢軍運會的。自那以後,我們看到各種各樣的戰狼外交,接二連三、盛氣凌人。這就導致了外界對中國外交極度的反感和厭惡,使中國形象受到損害。想來這種結果在中國的體制內、黨內也會招致些批評。我估計習近平還是在這種內部壓力之下才會提出改變點口氣,才會提出要對中國的對外宣傳進行某種調整。”

宋魯鄭則認為,中國的“戰狼外交”是由於中國的媒體和學術界在某種程度上“失聲”,這才導致了中國的外交官扮演了“戰狼”的角色,為中國政府進行辯護。

他說:“外交系統是來解決問題、化解問題,而不是激化問題的,這是從正常的職能來說。但是在中國有一個很特殊的現象,就是媒體和學者沒有辦法扮演,在話語權上來說,在捍衛國家利益、在辯論環節上來說,它沒有扮演這個作用。所以說在中國出現一個很特殊的現象,就是外交的一線人員站在了媒體或話語權博弈的一線。所以我是從這個角度來理解趙立堅先生的表現。”

但《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表示,無論是中國的外宣還是“戰狼外交”風格,問題的本質其實在於中國外交的內容和中國國內的政策。如果這些本質性的問題得不到解決,中國的大外宣就很難塑造出習近平所要求的塑造“可信、可愛、可敬”的中國形象。

他說:“中國的戰狼外交是起源於習近平的大國自信、中國模式、中國方案、人類命運共同體,這些信念。習近平只想改變戰狼外交,並不想改變他提出的中國自信、中國方案。他只想改變中國外交的某些形式、某些風格,他不想改變中國外交的內容,並不想改變中國外交的實質。意思就是說,中共對外宣傳的內容是對的、是沒問題的;但是宣傳的形式有不足、有問題,需要改進。包括他的語調、風格、姿態,這些是有問題的,是需要改進的。這麼說來,戰狼外交會不會放棄,這不太好說。但至少一段時間之內我們可以看到,中共前階段所謂的戰狼外交至少會大幅度地降低調門。只不過這麼做我覺得也不能達到目的。因為你已經顯示出你戰狼的面目了,再回過頭去裝熊貓沒什麼意思了。再說中共外交在國際上碰壁不是形式的問題、不是風格的問題,是內容的問題、是實質的問題。只要中共不改變你的內容,不改變你的實質,你怎麼改變形式、改變風格,也不可能讓人家感到可信、可愛、可敬。”

(美國之音記者尹暄對本文亦有貢獻)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