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戰狼外交”歐洲點燃烽煙 分析:習近平政治的縮影


中共中央外事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和中國外長王毅在美中阿拉斯加高層會談上。 (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48 0:00

繼中共兩位最高外交官員楊潔篪和王毅3月19日在與美國高官的阿拉斯加會晤中大力展示“鬥爭精神”,將中共的“戰狼外交”極致展現後,近日歐洲又燃起“戰狼外交”的烽火。在中國駐法大使館辱罵法國學者和輿論是“小流氓”和“瘋狗”後,中共駐瑞典大使館又威脅一位瑞典自由記者,引發強烈反彈,促使外界呼籲驅逐中國大使。

記者屢遭中共使館威脅

近年旅居台灣為瑞典媒體快報(Expressen)從事報道的自由記者悠野(Jojje Olsson)最近在報道源於新疆強制勞動的對瑞典H&M品牌的抵制後,遭到中國大使館的威脅和警告。

快報表示,悠野收到來自中國駐瑞典大使館的一封電郵,指控他與台獨者密謀,散佈反中情緒,要他面對行動後果。悠野在自己的平台“中國新聞”(Kinamedia)上表示,這並非他第一次接到中國大使館的威脅,只是這次比以往更強烈。

悠野2007年至2016年在北京生活和報道8年,香港1年,期間因報道瑞典籍原香港出版商、銅鑼灣書店老闆桂民海被中國特工從泰國秘密抓回中國拘禁事件,2016年被中國拒絕入境簽證,之後轉往台灣,繼續報道中國事務。

觀察人士表示,中國大使館在瑞典以威脅記者的方式,試圖影響言論自由的做法並非第一次。瑞典兩大在野黨,基督教民主黨(Christian Democrats)與瑞典民主黨(Sweden Democrats)認為,中國大使館多次威脅記者的行為無法接受,再次堅定地要求驅逐中國大使桂從友。

瑞典外交部長林德(Ann Linde)回應說,他們已多次召見中國大使並告知記者的言論自由在瑞典受到憲法保障,記者有從事採訪報導的自由,要求中國大使尊重瑞典法律,並表示威脅的行為是不可接受的。

國際記者權益組織無國界記者也譴責中國駐瑞典大使館對悠野的言語威脅攻擊,聲援悠野。去年初,中國駐瑞典大使桂從友威脅某些瑞典媒體就如“一個48公斤級的拳擊手不斷挑戰86公斤級的拳擊手”。他還曾以“朋友來了有好酒,豺狼來了有獵槍”來評論中瑞關係。

駐法使館肆意辱罵

此外,中國駐法大使館官方推號3月19日辱罵法國戰略研究基金會的學者邦達茲(Antoine Bondaz)為“小流氓”(Petite frappe)。事件的起因是,曾任法國國防部長的國會參議員李察(Alain Richard)等籌備參議院友台小組今年夏天訪問台灣。中國大使盧沙野致函譴責,並要求取消訪台,但遭拒絕。法國中國問題學者邦達茲為此叫好,在推特上諷刺中國大使館“給你和你的妖魔們一個大大的吻”。

中國大使館對法國學者的辱罵激起法國輿論及政界軒然大波,他們批評中國不顧起碼的外交尊嚴和禮節,而且說話“粗野”,是中國“戰狼外交”的又一個例證。法國世界報說,“這是中國使館第一次指名道姓攻擊法國學者”。而法國的歐洲議員不分左右支持邦達茲,要求法國外交部傳召盧沙野,發出嚴厲警告。

3月21日,中國駐法使館“火力全開”回擊,在官網和推號上中法文刊登文章,稱邦達茲不是學者,而是“意識形態噴子”,用“petite frappe”(小流氓)來回應他,“也是為了避免與他糾纏”。

中國大使館的文章還為“戰狼外交”辯護,稱“如果真有'戰狼'的話,那是因為'瘋狗'太多太兇,包括一些披著學術和媒體外衣的'瘋狗'對中國瘋狂撕咬”,甚至說“羔羊外交”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法國外交部長勒德里安(Jean-Yves Le Drian)3月22日表示,無法接受中國駐法使館多次侮辱和威脅法國議員和學者,已要求召見盧沙野大使,並“提醒他要注意” 。而中國使館回應說,盧沙野23日會到法國外交部就歐盟制裁和與台灣有關問題“向法方提出交涉”。

法國外交部則回應說,將召見中國大使,抗議中國製裁包括法國籍歐洲議會議員格魯克斯曼 (Raphaël Glucksmann)在內的多名歐盟公民的決定。

分析:需要展示強國姿態

旅法親中時事評論員、現任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研究員的宋魯鄭4月11日在觀察者網上發表“'戰狼外交'是西方遏制中國的手段之一,我們切不可掉入話語陷阱”的專欄文章,認為中國的“戰狼外交”是上了西方的當,是不智的外交做法。在他看來,“戰狼”不應讓外交官,而應由媒體或學者來充當。

宋魯鄭稱,應盡快解決自己的媒體、學者無法勝任的問題,不能讓中國的外交人員一直站在和西方媒體、學者交鋒的一線。畢竟學者和媒體哪怕說錯或過激,外界也不會大驚小怪,不會上升到國家層面。

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教授對美國之音表示,這種“戰狼外交”的主要著眼點和考量是為中國國內政治服務,是給中國國內人看的,為了顯示中國可以“平視”世界了。

他說:“習近平他的權力基礎,要在中國獨裁,他依賴這些小粉紅,依賴這種很激烈的民族主義。至少在表面上要展示對國外強硬,這是國內政治的一個邏輯,是國內的政治需求。所以,國外這些外交官,還有手下這個趙立堅也好,從古至今這個獨裁政治一直是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所以他們就拼命地在海外展現這個'戰狼外交',展現是很強硬。”

結果適得其反

對於外界批評“戰狼外交”的實際效果是造成與許多國家“絕交”,馮崇義教授表示,“戰狼外交”的效果是反作用的,造成國際社會越來越反感中共,令人感到中國的外交官無視起碼的外交禮儀。

他說:“這實際效果剛好是反作用的,就是說你作為上胡來,外交禮儀也不顧,只能讓國際社會對中國更加反感。不僅僅是政府,就是民間,你看這一年多所有的國家、所有的民眾,對中國的評分,不喜歡共產黨的中國的評分都直線地上升。所以,它的效果往往是反作用的,適得其反。”

美國知名智庫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2020年10公佈的一個對14個主要西方國家的民意調查顯示,英國、德國、美國、加拿大、韓國、日本、荷蘭、瑞典、西班牙、澳大利亞等國對中國的負評升至十多年來的最高點。皮尤研究中心總共採訪1萬4276人,其中年長者對中國的惡感度更高。

對華惡感度最高的是日本,達86%。西方國家中與中共建交最早的瑞典排第2,為85%。澳大利亞是81%,比上一年急升了24%。 75%的英國受訪者對中國有惡感,上升19%。美國是73%,達到15年來最高點。意大利的對華惡感度最低,為62%,但也遠超過半數。

將歐洲國家推向美國

中國民主黨全委會主席、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對美國之音表示,原本歐洲國家在追隨美國與中國競爭對抗的問題上猶豫,但是隨著新冠病毒疫情爆發而強勢冒出的“戰狼外交”,正在將這些國家紛紛推向美國一邊。

他說:“布林肯和拜登就在上個月跟歐洲對話時還在說,會要求歐洲站隊。但現在這些戰狼們一通亂咬亂叫,使得這些歐洲國家主動地向美國靠攏。他們在幫助美國打造一個圍堵中國的一個同盟。而且讓世界越來越多的原來對他們有好感的人,發現現在沒有辦法和他們和平共處,甚至連正常的交往都不可能進行。”

王軍濤認為,“戰狼外交”受制於中國國內政治,但對外的效果實際上是事與願違。

他說:“他們本來希望這樣一個方式能夠表現出他們這種所謂的民族氣節,不要再受欺負了。但是實際上表現出來會讓人們覺得呢,他們是不可理喻的人,這樣的一個國家的話實際上是很危險的。國際社會要對他們進行提防,要想辦法在他們還沒有能夠主導這個世界之前,阻止他們成為世界的真正的領導。”

“戰狼外交”源自最高旨意

所謂“戰狼”來自一部極力煽動民族主義情緒的中國國產電影及其續集。而目前中共外交的強硬風格則被外界稱為是“戰狼外交”。

自習近平掌權後,北京逐漸放棄前幾任領導人奉行的由鄧小平提出的“韜光養晦”的外交策略而轉向強硬。現任外長王毅則是這種強硬外交路線的忠實推行者。

王毅2016年6月在與加拿大外長舉行的聯合記者會上,作為客人但不顧外交禮儀“搶答”向加外長提出的問題,並斥責記者“最了解中國人權狀況的不是你,而是中國人自己,你沒有發言權,而中國人最有發言權”。王毅的無禮失態引發外界嘩然。

中國近年湧現的新一代“戰狼”外交官的典型代表則是去年2月就任外交部發言人的趙立堅。路透社形容趙立堅等新一代“外交鷹派”,打破了長期以來中國既有的外交模式。

趙立堅在就任後不久的3月12日在推特發表爆炸性言論,指“可能是美軍將病毒帶到中國”。在網上“爆紅”的趙立堅因將新冠病毒的起源“甩鍋”美國,引發中美直接外交摩擦和對立。

路透社去年3月援引消息報導,中共外交官所以擺出“戰狼”姿態,是因為習近平早前曾下達外交政策指令,要求外交官要有“戰鬥精神”。目前已有60多個中國外交官及外交使團在社交媒體設立的帳號,強硬反擊外界對中共的批評。

路透社還表示,中共內部十幾名不願具名的現任、前任政府部門官員和官方學者表示,“戰狼外交”是習近平政治的縮影,越來越強硬的“戰狼式”外交態度及言論,將導致中國與美國等大國發生危險的碰撞,將加劇國際社會與中國的對立局面。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