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習近平的“強軍夢”(2):障礙、困境及對美國的影響

  • 斯洋

2016年2月1日,在北京舉行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戰區成立大會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向北方戰區司令宋普選上將和政委褚益民上將授予軍旗。

中國軍隊在大刀闊斧的改革後似乎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包括指揮體系、組織形式、作戰模式和武器裝備等。解放軍改革後的戰鬥力到底有多強?對美國軍隊將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改革後的軍隊仍面臨諸多挑戰

美國國防大學國家戰略研究所今年三月出版的一份有關中國軍事改革的報告說,如果習近平的軍改成功,中國軍隊應該能成為一支適應力強的聯合作戰部隊,能應對美軍和聯軍部隊在西太平洋和台灣的行動。

但是報告還說,短時間內這支軍隊仍然面臨諸多挑戰,最主要的障礙是陸軍繼續佔主導地位。第二,由於預算增長緩慢,各軍種之間肯定會出現競爭資源的狀況;第三,是解放軍缺乏實戰經驗。

這次軍改雖然單獨建立了陸軍領導機構,標誌著陸軍不再一家獨大,而是與海空等軍種並列,但是,陸軍人員仍然占軍隊所有人員的50%。

另外,報告說,中國軍隊還需要幾年的時間來加強新組織機構的融合,各個單位、軍種和組織之間也需要調整和磨合。在這個階段,中國軍隊進行大型作戰能力受阻。

不過,報告也指出,已經有跡象表明,解放軍正在克服上述障礙,獲得更強的聯合作戰能力,比如,各戰區已經在進行海空和常規火箭的聯合軍事演習等。

中國空軍通過多次前出第一島鏈執行聯合訓練任務,已經具備了相當強的遠洋作戰能力,有能力針對東南兩個方向同時執行作戰任務。

中國人民解放軍人員參加吉布提中國軍事基地開幕式。這是中國第一個海外海軍基地,是中國擴大其國外軍事存在的重要一步(2017年8月1日)。

中國強軍的兩難困境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19大報告中說,“人民軍隊在中國特色的強軍之路上邁出堅定步伐。”但是,美國前駐華大使芮效儉說,習近平的強軍之路讓中國面臨“防禦兩難的困境”。

他說:“當中國可以強大到可以應對所有潛在的威脅的時候,中國卻變成所有鄰國的威脅。”

芮效儉說,雖然中國強調自己追求的是“王道”,但是,對中國的鄰國來說,中國走的是“霸道”。

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政治學教授羅伯特·薩特也指出,習近平近年來在中國夢和強軍夢上取得了不少的成就,但是,很少有國家站在中國這邊,更多的國家選擇“防範”中國。

中國軍隊2035 年以前不能撼動美軍優勢地位

習近平在報告中指出,軍隊是要準備打仗的,一切工作都必須堅持戰鬥力標準,向能打仗、打勝仗聚焦。

喬治·華盛頓大學政治學教授薩特在回答美國之音記者提問的時候說,中國軍隊的“假想敵”應該是美國。他說,“他們訓練的時候,他們是針對美國來進行的。”

中國的“反介入和區域阻絕武器”就是很好的例子。這些武器就是針對美軍設計的,目的是阻絕美軍介入西太平地區,更準確的說,是阻止美軍是進入“第一島鏈”, 也就是從日本本土、琉球群島、台灣、菲律賓一溜下來的眾多島嶼形成的島鏈。

不過,香港《南華早報》三月份的一份報告說,雖然中國軍隊已經從近海防禦向遠洋作戰發展,可以保護中國的海上運輸線,但是,中國作為一個全球化軍隊還在進程中,所以,整體來說還不可以挑戰美軍的優勢地位。

英國《金融時報》最近的一篇報導指出,中國此輪改革的目的是要打造一支有能力挑戰美國、到2030年時在裝備技術和作戰能力上趕上或超過美國的軍隊。

但是,報導說,這並非易事--儘管過去25年間,中國軍費預算幾乎每年都保持兩位數增長(目前約為2000億美元),但華盛頓方面的支出仍是中國的三倍。

不過,美國國防大學的報告說,中國軍隊的重組也為美中兩國軍隊的交流創造了新的機會。中國軍隊現在的構造更接近美軍,一些職位在美軍中也有對應,因此會有更有效的交流。

習家軍掌權和黨指揮槍

北京軍事博物館的中國解放軍建軍90週年展覽中習近平視察部隊的圖片(2017年8月1日)。

習近平軍改以來,不僅提升了解放軍的戰鬥力,也鞏固了中共的建軍原則“黨指揮槍”,更重要的是將軍權置於自己的有效掌控之下。

19大前夕,習近平的親信們奪取了五個軍種的帥旗,19大後,中央軍委也被習近平的盟友所把持。

香港中文大學的林和立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他擔心這樣一支軍隊的真正的戰鬥力,因為並沒有記錄顯示,習近平提拔的這些人是“德才兼備”的指揮官,他們被提拔僅是因為他們是“習家幫”的人。

2016年8月16日,中國陸軍司令李作成將軍(右二)在北京八一大樓同一位少將談話。2017年8月下旬,李作成晉升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
XS
SM
MD
LG